“数学系沈奇同学品学兼优全面发展,上一学年通过了数学学士学位答辩,并多次发表si及核心期刊论文,荣获首都大学生田径运动会长跑冠军。请沈奇同学上台发言。”

    主持人用一两句话高度概括了沈奇在大一学年各方面的表现和成绩。

    沈奇低调的走到舞台中央发言位,鞠躬之后开始发言:“各位领导、各位同学,下午好。我本不想参加这场优秀学生表彰会,因为我太平凡了,配不上优秀二字。”

    领导们刚才在笑,现在不笑了。

    台下学生刚不笑,现在笑了。

    幕后的工作人员谭露露哭笑不得,沈奇你别乱说话,你说自己不优秀,不是打校领导和学生会的脸吗?

    沈奇停顿几秒酝酿感情,忆苦思甜还看今朝:“从古至今,燕园才子才女辈出,天才神人无数,前辈激励着我们,时代的发展鞭策着我们。自从踏入燕园,我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如何让自己超越平凡、抵达卓越,以符合燕大学生的身份?”

    “我苦苦思考一年,从燕大校训中找到了答案。”

    “燕大的校训是什么?”沈奇环顾台下,提出问题。

    台下学生面面相觑,我们的校训是什么?燕大门口就刻了四个字,燕京大学。

    其他大学往往会在大门口搁块石头,刻上“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之类的醒世名言。

    沈奇高声说到:“我们的校训是:没有校训!”

    “是的,没错,我们燕大和别人不一样,我们不设校训。”

    “从燕大无校训这个设定中,大家是否有所启示?”沈奇再次发问。

    燕大无校训的官方说法是,燕大精神兼并包容,尊重各方意见,不以条条框框约束师生们的自由思想。

    沈奇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以燕大前辈的智慧,难道还写不出一条振聋发聩的校训?”

    “我所得到的启示是,无即是有,不争就是争!”沈奇握右拳振臂,慷慨激昂。

    “前辈是想告诉我们,我们一无所有,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与世无争,我们君临天下!”沈奇扬起双臂斗志勃发,他没写发言稿,临场发挥。

    政治+8

    +12

    语文+2

    +3

    哗啦啦的,系统刷出一堆政治和语文经验值提升的信息。

    燕大无校训是你理解的这个意思吗?你说的这是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吧?

    谭露露紧张了,校方委托学生会组织优秀学生表彰会,是想让优秀学生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激励全体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是让你沈奇讲政治。

    好在沈奇能把握尺度,政治经验值刷的差不多了,他进行总结:“我们安静的读书,安静的做学问,当我们触及到人类知识的巅峰,我们终超越平凡。谢谢,我的发言完毕。”

    台下响起热烈掌声,领导们小声议论:“沈奇的观点虽激进,但具备一定的启示性,安静读书,超越平凡,民主自由,科学发展……燕大设置一条符合时代趋势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校训,也未尝不可。”

    一本燕大校级优秀学生的荣誉证书,8千块校级奖学金+3千块数院特别奖学金,是沈奇今天的收获。

    系统:“新成就!恭喜宿主荣获校级优秀学生奖励,特发放3万点学霸积分。”

    哟呵,吹牛逼也能获得成就!

    沈奇挺开心的,意外收获。

    宿主,沈奇

    年龄,19岁

    数学8级(133/40万)

    物理6级(272/15万)

    体育5级(392/5万)

    英语5级(476/5万)

    政治3级(2567/5000)

    语文3级(2303/5000)

    化学3级(311/5000)

    生物3级(421/5000)

    历史2级(887/3000)

    地理2级(549/3000)

    结余学霸积分:57549点

    上台发言几分钟,性价比很高,刷到新成就,学霸积分,一本荣誉证书,万把块钱。

    有机会的话,这种高级别的大型活动今后要多多参加。

    但沈奇心里清楚,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台上吹牛逼的本钱,是台下孜孜不倦的努力。

    沈奇辛苦一整年,烧死了多少脑细胞,才获得一本优秀学生的荣誉证书。

    大小算是个成就吧,在自己的个人简历文书中可以轻描淡写的带一笔。

    沈奇刚走出大礼堂门口,谭露露追了上来:“沈奇,在上一学年中,你所取得的主要成就来自数学领域,研究数学之余,你顺手拿了两个田径冠军。”

    沈奇点点头:“谭委员,你总结的很到位。今天这场表彰大会,你们学生会组织的非常成功,引发了全校师生热烈反响,好评如潮,辛苦了。”

    “不敢说辛苦,为人民服务。”谭露露笑了笑,又道:“然而刚才那场演讲,你一个字都没提到数学和田径,尽讲大道理了,**宣言宣贯会呀?听说你正在进修物理第二学位,不如来我们学部进修马克思主义专业的学位,我觉得你在这方面拥有极其惊人的天赋,简直就是出口成章,浑然天成。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研究生也就你这水平了。”

    “你觉得我有精力和时间去进修第三学位吗?虽然我也很想拿一个理学学士之外的学位。”沈奇毕竟是人不是神,能在两个学年内拿到数学+物理双学位,已是他的极限:“谭露露,以后如果还有这种全校级别的大型表彰活动,我正好也符合标准,还请校方和学生会对我进行考察。”

    “忽悠上瘾了?”谭露露不置可否。

    沈奇不高兴了:“我忽悠谁了?没看见刚才全场领导、同学热烈鼓掌吗?甚至还有一位同学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好好好,你凭的是实力。”谭露露说到,你把人家普通学生都忽悠哭了,这实力非常强悍,没点定力的萌新不建议听你沈奇的洗脑演讲,“走吧沈奇,去食堂吃个工作餐,你请。”

    “我能获得优秀学生殊荣,代表大二学生上台发言,还是很感谢你的组织工作,这顿工作餐我请,农园食堂。”沈奇刚领到一万一千块钱的奖学金,零头的十分之一拿出来,就能请谭露露吃一顿标准的工作餐。

    沈奇刚才的演讲充满激情,并不是空话套话,而是结合了亲身经历的感悟,确实有一位同学听哭了。

    另一位大二数学系的女同学上完实变函数课后独自来到大礼堂,她正好目睹了沈奇的精彩演讲,为沈奇感到高兴。

    然而沈奇在会后跟谭露露跑了,数学系的女同学走的慢,追也追不上,只能扫一辆摩拜单车跟随其后。

    次日,数院课题办公室。

    孙二雄出差归来,面色凝重:“水木、复旦的数学团队分别由孔教授、辛教授带领,他俩在数学物理方面有很强的专业水平。在刚结束的数学研讨会中,我和孔、辛两位同行进行了简短的当面交流,他们研究的课题涵盖了欧拉-泊松系统旋转星型解的存在性及非线性稳定性,还结合了n-s方程组的拟中性极限问题研究。”

    “一句话总结就是,水木、复旦跟我们做着极其类似的事情,并在课题进度上领先我们。”孙二雄出一趟差回来,瘦了好几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