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90章 计算姬热门股
    沈奇走到数院大楼门口的信息看板栏前,停下了脚步。

    看板上贴了一些重要信息。

    “我院程启刚教授联合计算机学院攻克863项目,入选‘杰出青年’名单。”

    “我院年瑞明博士在ann-th上发表论文一篇,在群论领域做出突破性研究进展。”

    “我院名誉博士peterx先生将于11月3日进行讲座,主讲内容:泛函分析及流体力学,偏微分方程的应用,数值分析与计算。”

    “我院客座教授p.griffith先生将于11月-12月授课,主讲课程《代数曲线》。”

    ……

    “牛人,都是牛人呐。”沈奇在看板前驻足良久,逐一阅读每一条告示信息。

    “牛吗?”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当然。”沈奇回头一瞅,颇为意外:“年主编。”

    年瑞明笑道:“我下岗了,正在交接工作,即将卸任《数学导报》主编一职。”

    “这……不能够呀!”沈奇觉得疑惑,年主编在今年年初发表ja论文一篇,年底发表ann-th论文一篇,一年之内在国际数学四大期刊上发表两篇论文,这种牛人凭啥下岗?而且年主编很年轻,才四十岁出头,正当壮年。

    “新的岗位依旧在数院,以做项目、带队伍为主。”年瑞明说到。

    “原来年老师升官了,我就说嘛!”沈奇心中的疑惑被解开。

    “调动到新的岗位,我正在组建新的团队,有兴趣加入吗沈奇?”年瑞明问到。

    “我正跟着孙教授做项目呢。”

    “老孙的项目完结后,我的团队欢迎你。”年瑞明求贤若渴,他即将离开《数学导报》编辑部,手下真没得力干将。

    这……这是让我背叛老孙?出来混,最重要的是讲义气。沈奇说到:“年老师,我就是个大二学生,恐怕能力不足。”

    “我最喜欢大二学生了,而且沈奇你不是普通的大二学生,一年内数院已经为你出了近十万块的版面费,你这样的大二学生,数院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年瑞明对沈奇表示欣赏。

    沈奇之前发表过几篇核心期刊论文、sci论文,期刊那边是要收版面费的。

    核心期刊的版面费不便宜,均价两万。

    近十万块的版面费,数院帮沈奇出了。

    在实际的课题项目中,一个研究团队的主力军是博士生,也有很牛的研究生能担当重任。

    在重大项目的团队中几乎看不到本科生,沈奇和欧叶是例外。

    沈、欧两人在数院内部已经打出名号,他俩天天往sos课题办公室跑,都在一栋数学楼混,年瑞明早已摸清状况。

    年瑞明喜欢带本科生,本科生的可塑性很强,而研究生、博士生基本上已定型。

    特别是沈奇这种具备研究生水平的非典型本科生,人才难得。

    “如果欧叶愿意,你俩可以一起加入我的团队。”年瑞明再次抛出橄榄枝,欲将沈、欧两人打包购入:“老孙那边,我会打招呼的。”

    哟呵,欧叶也成热门股了?

    沈奇不置可否:“孙教授的课题完结后,而我还没去普林斯顿报到,我和欧叶会考虑年老师的建议。”

    “你要去不了普林斯顿,就跟着我硕博连读吧。”年瑞明挺直接的,完事补充一句:“我博士毕业于普林斯顿,在纽约大学工作过两年。”

    年瑞明指着告示看板上peterx的头像:“当时拉克斯老爷子在纽约大学任教,我是他的助手。”

    从个人学术经历上对比,年瑞明比孙二雄的经历更有料,也更年轻,他是燕大数院重点培养的骨干型学术带头人。

    “沈奇,考虑考虑。”年瑞明点到为止,走了。

    走到大门口,年瑞明回头说到:“拉克斯老爷子的讲座你可以去听听,如果你英语听力足够好的话。老爷子的口音很重。”

    沈奇掏出手机,拍下看板上的全部信息。

    “嘿,沈奇。”这时又有位路过的中年男人跟沈奇打招呼,他从外面进入数学楼。

    “嘿,程教授。”沈奇认识程启刚教授,这栋大楼里有点名气的教授他都认识。

    “你跟欧叶的关系不错吧?”程教授问到。

    “还行。”沈奇说到。

    程教授:“我主要是负责计算数学方向的研究,帮我问问欧叶有没兴趣读我的研究生?”

    “您自己去问她呗。”沈奇指了指sos课题办公室。

    “问过,她好像不太擅长与人交流。”程教授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笑道:“而且欧叶说,你去哪她就去哪。所以啊,关键先生是你,沈奇。”

    欧叶真成热门股了,她的“计算姬”名号已在数学楼内传播开来。

    这要拜孙二雄孙大嘴所赐,老孙逢人就吹牛逼,我带的这两个本科生可猛了,一个既专且博,另一个在数学计算上极具天赋。

    本科生担当重点项目,而且就快出成果了,这种本科生你们从来没见过吧?俺老孙手下就有,还有俩,成双成对。

    牛逼吹大了,诸如年瑞明、程启刚等年轻骨干学术带头人都来挖老孙的墙角。

    年瑞明几年前获得“杰青”称号,当时他不到四十岁。

    程启刚是前不久入选“杰青”名单,他今年正好四十岁。

    “杰出青年”称号虽然带有“青年”二字,但获得此称号的科研工作者往往不年轻,35岁以下的几乎见不到,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

    以社会上的年龄等级划分,年满28周岁的居民自动退出共青团,和人生中的青年阶段正式告别。

    30-40岁属于中青年,40岁以上可称大叔大妈。

    当然了,仅限于科研领域,三十几岁四十岁的科研工作者算是比较年轻了。

    程启刚教授是专门研究计算数学的,他和燕大计算机学院联合攻克的863项目,与智能计算机系统相关。

    同样是求贤如渴,程教授希望“计算姬”加入他的团队。

    然而“计算姬”一心一意跟着沈奇走,单买这支股票无法操作,必须和沈奇一起打包购入。

    “那啥,程教授,我回头跟欧叶说说。”沈奇说到,他个人认为,程教授的专业化计算团队,比较适合欧叶的学术特点。

    和程教授告辞后,沈奇在燕大校园内溜达,遇到一个外国留学生,他就和留学生聊聊天,说的是英语。

    即将参加托福和gre的考试,沈奇需要练习一下英语的听说能力,找找感觉。

    gre相当于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最初由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四所美国顶尖大学联合举办

    相比于双极非等熵欧拉-泊松方程的非常数平衡解,gre中的数学部分对沈奇来说太简单了,v和写作部分也不难。

    gre说白了就是一份书面考卷,考试形式是机考,等同于将试卷放在电脑上操作,没有听力和口语测试。

    反而是托福,沈奇怕在听力和口语上失手。

    新托福设有听、说、读、写四个部分,其中三个部分都需要考生具备较强的听力水平。

    沈奇练习听力和口语的方式,就是找歪果仁聊天,天南海北的吹牛吹水。

    参加英语讲座也是不错的练习方式,特别是数学方面的讲座,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