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91章 我算是看透沈奇你了
    “11月3号有场讲座,主讲人是数院名誉博士拉克斯,有兴趣的同学去听听。”沈奇在数学系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然后继续跟老外吹水。

    “海伦小姐,你们美国人为什么总爱挑起战争?”沈奇讲起了英语,聊天对象是他的大学英语老师。

    海伦-玛格丽特-劳伦斯来自美国,是燕大的英语外教,她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叫“花木兰”。

    “这是银行家的阴谋,是政客转移国内矛盾的伎俩,大多数美国民众反对战争,我们全家都是反战人士。”海伦说到。

    “感觉美国很乱的样子?”沈奇问到。

    “所以我来中国了。”海伦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我的现任男友就是中国人,他非常帅,也很有魅力,更重要的是他博学多才。”

    “是吗,他也是老师?”沈奇问到。

    “不,他还在读书,在水木大学读博士。”海伦的笑容中充满幸福感,她扬起手掌,左手中指上戴一枚钻戒:“实际上,他已经向我求婚了。”

    “恭喜你!”沈奇祝贺到。

    燕大的妹子水木的汉子,果然啊,水木大学的男人有套路,连燕大的外籍女老师都被水木男拐走了。

    “我们将在他的家乡举办中式婚礼,在他博士毕业之后。哇喔,他的家乡十分美丽,我去过几次,臭豆腐特别美味,我想我一辈子都离不开臭豆腐了,以及中国。”海伦显的兴奋,“是的,我爱中国,还有中国的博士。”

    “海伦小姐,你的口味真特别。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该称呼你为王海伦太太还是张海伦太太?”

    “入乡随俗,我嫁给中国男人后,并不用更改我的姓氏。”

    沈奇和海伦一聊就是一下午。

    英语+1

    随后几天,沈奇和他的大学英语老师继续交流,找找英语听力和口语的感觉是一方面,沈奇也从海伦口中了解到不少美国的社会特征和风土人情。

    “所以你铁了心去普林斯顿?”周雨安问沈奇。

    今天是11月3日,这是理科楼的某间大教室,即将开始的是拉克斯先生的数学讲座。

    “如果不是因为数学,我真不想去美国,美国太乱。”沈奇说到,他东张西望,欧叶怎么还没来?

    “为了数学,你甘愿踏入险境。为了妹子,你却无动于衷。”周雨安感慨到,“江山美人不可兼得,自古红颜多薄命哦。”

    “美人在哪?你吗?”沈奇反问。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周雨安为妹子们感到心疼,“我算是看透沈奇你了,你爱的女人只有一个,她的名字叫数学。”

    这时,一个年轻人推着轮椅进入教室,全场自发的肃静。

    轮椅上坐着一位白人老者,他是彼得-拉克斯,当代应用数学领域的泰斗级人物。

    拉克斯长期在应用数学的圣地纽约大学任教,他对中国数学界非常友好,被燕大数院授予名誉博士头衔。

    当今数学界有不少以拉克斯名字命名的公式、定理、理论,比如拉克斯激波条件及熵在激波理论中的应用、拉克斯-温德罗夫格式、拉克斯-米尔格拉姆定理等。

    已经90岁的拉克斯是沃尔夫奖得主,这位耄耋老者丧失了行动能力,他只能坐在轮椅上发表演讲。

    年瑞明没说错,拉克斯老爷子的英语口音特别重,带有明显的东欧发音。拉克斯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后移民美国。

    拉克斯的讲座断断续续,他讲三句得停顿一会儿,然后继续发言。

    但学生们听的津津有味,包括沈奇在内。

    “非线性的方程总是令人讨厌……但在kdv方程上,正是这些非线性的效应,成就了我们……”

    “没有别的领域像混沌学一样依赖计算……有了计算,我们才能探寻混沌学的奥秘,这门数学分支足以改变世界……”

    “孩子们,你们一定听说过蝴蝶效应……蝴蝶效应就是混沌学的一种理论……”

    “蝴蝶舞动翅膀,在地球另一端造成毁灭力惊人的台风……”

    “问题是,在广袤的亚马逊雨林中,飞舞着万亿数量级的蝴蝶,哪只蝴蝶才是台风的源头……”

    “通过数学,通过计算,我们可以精确的找到这只蝴蝶……”

    “并让这只蝴蝶,在规定时间内按某种频率舞动翅膀……”

    “计算量是个天文数字,人类无法完成这项工作……好在我们发明了计算机……”

    “我们绝不能让数学变为战争的武器……但通过超乎想象的数学计算,我们可以用极低的成本,解决撒哈拉的干旱问题,或是亚马逊的洪水灾害……”

    ……

    基础数学的圣殿在普林斯顿,那里的学者负责理论研究。

    应用数学的兵工厂在纽约大学,那里的工程师负责实际运用。

    沈奇更钟意基础数学,他认为理论决定了应用等级,所以他的目标是普林斯顿。

    “快来理科楼!”沈奇给欧叶发微信,他觉得欧叶很有必要听听拉克斯的讲座,欧叶是计算姬,拉克斯是计算帝。欧叶如果能从拉克斯身上学到计算的精髓,有朝一日她有希望成为计算界的新一代皇帝,计算女帝。

    实际上沈奇早已通知欧叶今天有场数学讲座,但直到拉克斯完成演讲,欧叶也没有出现在理科楼的教室内。

    “欧叶你在干嘛!”沈奇气死了,拉克斯九十岁了,他一年就在燕大做一次讲座,听一次少一次。

    听完拉克斯的讲座后,沈奇朝数院大楼飞奔而去,欧叶你成为热门股了,数院教授们抢着要你,你是不是飘了?膨胀了?

    沈奇来到数院,推开sos课题办公室的大门,正要发飙,却发现欧叶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电脑显示屏旁边搁一小药瓶。

    欧叶的电脑屏幕上有tex文档,她正在编写sos课题论文的总结版块。

    “哎……”沈奇叹了口气,心疼,之前的埋怨早已荡然无存。

    脱去外套轻轻披在欧叶纤瘦的肩膀上,沈奇坐在欧叶的身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