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92章 受西伯利亚冷空气影响电子云稀薄到可忽略不计
    欧叶做了个梦,大概是美梦。

    梦境中的画面很模糊,只感觉身上暖暖的,如同被秋日和煦的阳光包裹。

    睁开眼,欧叶发现沈奇坐在身边守护自己,阳光透过玻璃洒进办公室。

    “唔……你回来了。”欧叶趴在桌面上说到,似乎想多睡一会儿,多做几分钟的梦。

    沈奇接杯温水,搁在桌面上:“喝点温水,不要太辛苦。”

    “没事。”欧叶坐直身子,喝了口水,依旧披着沈奇的外套。

    “sos课题论文接下来的工作由我完成,你休息几天。”沈奇说到。

    “你什么时候考托福?”欧叶问到。

    “后天。”

    “考完托福,论文工作由你完成。”欧叶说到,“这两天,我还能写点儿。”

    “不差这两天。”沈奇摇摇头,“走,我送你回宿舍休息,你需要睡眠。”

    “我真没事。”欧叶不走,“写着写着犯困,打个盹而已。”

    “你有事。”沈奇拉起欧叶的手,强行往办公室外面拽。

    这是欧叶第二次被沈奇牵手,第一次是在图书馆,读大一的时候,也是个秋天。

    今年的秋季受西伯利亚冷空气影响,电子云稀薄到可忽略不计,肌肤相亲的触感较明显。

    沈奇的手掌温暖有力,带给欧叶安全感,她不再坚持,乖乖的被沈奇牵走了,傻傻的笑。

    女生宿舍楼下。

    “数学是我们共同的追求,但不是生命中的全部。”沈奇说到,“答应我,这几天忘掉数学,每天晚上十点之前必须睡觉。”

    欧叶:“哦,那你专心考托福、gre。”

    沈奇笑道:“我会的,我最擅长的就是考试。”

    “考高点儿分。”欧叶内心是矛盾的,她不想看到沈奇考砸,但托福、gre分数考的越高,沈奇离开中国的可能性越大。

    “必须的,拜拜,注意身体。”

    11月有两场托福考试,月初一场,月末一场。

    沈奇参加的是月初这场,考点就在燕大。

    考点内每位考生单独一个隔间,面前有电脑和耳机。

    沈奇戴上耳机,开考。

    新托福采用的是ibt模式,网考,考生们的答题全在电脑上操作。

    听、说、读、写四个部分各占30分,满分是120。

    沈奇有备而来,比较顺利的完成了全部答题。

    托福成绩将在8-10个工作日后公布,考生可上教育部的网站查询。

    “不难。”

    沈奇轻松的走出考场,心情较为愉悦。

    这时沈奇的手机响了,来电人是余曼,金融数学系大二女生,欧叶的室友。

    “喂,余曼。”沈奇接通来电,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余曼在电话里焦急的大喊:“沈奇!快来我们寝室!欧叶要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寝室就我跟她两人!”

    “你在寝室呆着别动,我马上过来!”沈奇挂了电话朝女生楼飞奔而去。

    好在路程较近,沈奇两分钟内就奔到了欧叶的宿舍楼下。

    “男生不许上楼!”管理员大妈横身拦在沈奇面前。

    “出人命了!”沈奇来不及解释,他强行冲上6楼,进入欧叶的寝室。

    只见欧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脸色惨白,没有动静。

    余曼急的眼泪哗啦:“欧叶……她……她……突然就倒下了,我不懂急救,不敢乱碰她,只能给你打电话。”

    “你做的很好!”沈奇半跪在欧叶身边,探出手指在欧叶的鼻孔处,还有气息,较微弱。

    沈奇侧脸贴在欧叶的心口处,还好,尚有心跳。

    沈奇立即背起欧叶,快速扫视寝室,只见欧叶电脑桌上的笔记本开着,旁边几页白纸,写满了数学符号。

    “让你休息,你为什么不休息!”沈奇又急又心疼的大吼,背着欧叶跑出寝室,忽然回头对余曼喊到:“你找找欧叶的病历,连同她所有的药品,一起带来燕大医院!”

    离宿舍楼最近的医院是燕大医院,就在燕大校内。

    沈奇初步判断欧叶是劳累过度,他将欧叶送到燕大医院急诊室,交给急诊医生。

    “她死不了吧?”沈奇忐忑的问到。

    “送来的很及时,没有生命危险。”急诊医生对欧叶作紧急处理,“这位男同学你先离开急诊室,外面候着,别影响我们的工作。”

    沈奇在急诊室外坐立不安,过了会儿,余曼急匆匆的赶来医院,和沈奇汇合。

    “说说,什么情况?”沈奇问到。

    “欧叶昨晚很晚才睡,不对,应该是今天凌晨才睡。今天白天,我上完课回到寝室,发现欧叶趴电脑桌上睡着了,就轻轻推了下她,想让她去铺上睡,免得着凉。结果我就这么一推,她跟纸糊似的,一推就倒……”余曼心有余悸的回忆了一遍事发经过。

    “我就知道……”沈奇猜想的也是这样,欧叶熬夜写课题论文,累倒了。

    “欧叶的病历呢?”沈奇又问。

    “病历没找到,她可能压根就没将病历带来宿舍。”余曼摇摇头,拉开她包包的拉链,包里塞满了各种药物:“我把欧叶桌子上、抽屉里的药全拿来了,都在这里。到底是谁这么狠心,逼着欧叶熬夜赶论文稿?”

    “是我,无形中带给她压力。”沈奇非常自责,他拿过余曼的包包,一瓶一瓶、一板一板的取出欧叶的药。

    欧叶的药物,沈奇归纳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他认识的,另一种是不认识的。

    阿莫西林、头孢曲松、环丙沙星、复方新诺明,这些是常见的抗菌药。

    益母草颗粒、脾氨肽口服液,这些是调节内分泌及免疫系统的药物,中西药结合。

    沈奇的老妈是内科医生,常见的药物他没吃过也认得。

    但有一类药物,沈奇无法判断是哪种类型治什么病的。

    这种未知药物,欧叶装在没有标签的小药瓶里,呈白色药丸状。

    沈奇取样两粒白色小药丸,用纸巾包好,装口袋里。

    他在医学界也是有熟人的,鉴定白色小药丸的具体成分,需要专业的医学人士出手。

    这时急诊医生走了出来,对沈奇说:“里面的那位女同学因过度劳累导致精神衰弱,她的身体也十分虚弱,气血不足。我们急诊医生的任务是保命,具体诊治需要专科医生对应,建议送她去内科接受全面的身体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