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63章 红脸白脸(三更求月票!)
    打铁就要趁热,沈奇说到:“不用了龙主任,下一个环节吧。”

    “也好。”主答辩老师龙主任准备了三个问题,列成提纲。

    在一场答辩会中,重中之重就是提问与答辩环节。

    规则很简单,老师提问,学生回答,双方基于论文课题进行友好的辩论。

    答对了,辩好了,文凭拿着,拿去浪。

    答错了,辩跪了,明年再来,大兄dei。

    提问与答辩环节的设定,每所学校有所不同。

    有的学校是老师先一次性提出三个问题,让答辩学生离场准备十几二十分钟,捋捋思路,再进场回答。

    龙主任的规矩是,随问随答。

    问一个问题,沈奇必须当场作答,不许离场到外面找灵感。

    “请沈奇你翻到第15至16页,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请详细解释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论文中的阐述过于简单。”龙主任抛出第一个问题。

    费舍尔、伯迈斯特都是当代数学家,活跃于20世纪六十至九十年代。

    如今年事已高的两位老爷子已告老还乡,隐退江湖。

    甭管人在不在江湖上,两位老爷子的名号永远流传于江湖。

    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被沈奇作为一种工具运用到论文中,主要目的是承上启下,起到衔接作用。

    过渡一下而已,备胎性质,沈奇没有在论文中详细阐述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的定义、论证,而是直接使用结论。

    呈交到答辩老师手中的论文,已被沈奇修的无懈可击,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沈奇自信三位老师不可能推翻自己的论述逻辑,大局上不存在漏洞。

    如果答辩失败,唯一的原因是细节。

    提问与答辩环节,说通俗点就是找茬。

    老师从各个细微的细节上提出疑问,考察答辩学生的学术深度与广度,判断力与反应力,及思维灵活程度。

    这个关键的时刻千万不能虚,老师很多时候是故意设置陷阱,胆小的人往往是被自己吓死。

    当然了,细节这玩意其实是最难的,细节决定成败嘛。

    进场之前,沈奇并不知道答辩老师会提出什么问题,他做了多手准备,想好了各种预案。

    请详细解释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

    不难,已有准备。

    沈奇稍作思考,随即答到:“该函数是一阶半光滑的,根据这个性质,第15至16页的问题可改写为一个非光滑方程系统。龙主任,需要我详细解释这个非光滑方程系统吗?”

    龙主任摆摆手:“不用,说主要思路即可。”

    “ok,那我接着说。”沈奇继续说到,“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如果扩展开来,我至少得在论文里多写20页,未免有凑字数之嫌。我这篇论文不是写给数学新人看的,所以我不可能将一个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写20页。”

    “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的导入,列出了最初的半光滑分析概念,克拉克广义雅可比阵是局部有界且上半连续的,因此我在此处直接使用费舍尔-伯迈斯特函数的结论,用df定义所有的x属于Φ的集合,最终解决论文中第二部分的问题。”沈奇解释到这里,停顿数秒,观察答辩老师的表情。

    “可以了。”龙主任点点头,他为啥要问这个基础问题,是担心答辩人抄袭,或者不求甚解生搬硬套。

    有些学生逼急了真这么干,找篇论文改编一下交上去拉倒。

    沈奇有问有答,立即作答,答到了点子上。

    龙主任表示欣慰,接着提出第二个、第三个问题,难度递增。

    沈奇对答如流,hold住全场。

    “可以了。”

    “解释的合情合理。”

    龙主任的点评就如他的性格一样,平静,祥和,与世无争。

    搞的沈奇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慈眉善目的数学系主任老龙头也太好说话了吧?

    主答辩老师的三个问题问完了,我这就过了?

    燕大数学系本科文凭到手了?

    “龙主任,咱这就进入总结环节了哈?”沈奇试探性的询问。

    “不要急。”龙主任亲切的笑道,左瞧瞧,右瞅瞅:“马老师,熊老师,你们有补充问题吗?”

    “我先说吧。”马老师是一张不苟言笑的扑克脸,从开场到现在,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沈奇,请翻到第4页,我认为你开篇的算法就不严谨。”这是马老师的第二句话,有杀气。

    沈奇面带笑容,内心中反而安定不少。看出来了,龙主任唱红脸,马老师唱白脸。

    对嘛,这才是我大数院的风格,一场答辩哪有那么容易过关。

    “请马老师点评。”沈奇礼貌的说到。

    “在子问题(pk)中,式3不该是目标函数的二次模型在xk点的局部线性化逼近,算错了,逻辑错误!”马老师严肃的指出论文中的一处错误,一处他认为错误的地方。

    “什么?”沈奇赶紧翻动论文,马老师一出手就发大招,好狠!

    哪里错了?

    我的逻辑怎么就不严谨了?

    开篇这几页不可能错的,就连那位超级烦人的审稿人,也认同我开篇的算法。

    开篇算法逻辑错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篇论文白写了,前提设定都错了,后面还论述个毛线。

    答辩现场一片寂静。

    沈奇在发呆。

    三位答辩老师看沈奇发呆,等待沈奇的回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沈奇持续发呆。

    “沈奇?”马老师提醒了一声。

    “哦。”沈奇抬头,直视马老师的眼睛。

    这双眼睛不大不小,不喜不怒,睿智与孤傲齐飞,真诚与欺骗共舞。

    没错!

    马老师是在诓我!

    逻辑陷阱!

    马老师提出的补充问题,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一个不存在定论的问题。

    不要着了马老师的道儿,顺着他的节奏,那就死定了。

    你明显就是带节奏啊老马,换作一般人,还真被你给吓跪了。

    反其道而行之。

    经历过短暂的恐慌和畏惧后,沈奇迅速恢复常态,从容自信再次归位。

    论文答辩的核心是什么?

    是辩。

    老师提出的观点不一定正确,在这个特定的场合,不一定正确。

    学生要迅速识破老师的招数,作出最合理的辩论。

    沈奇正在经历的这场学位论文答辩,不仅考的是专业知识储备深度,更是对他判断力、洞察力、反应速度的综合考察,以及一点点的倔强和坚持。

    这年头当个大学生也不容易,综合素质是关键,综合型人才的存活率较高。

    “马老师,在子问题(pk)中,实际上并不存在所谓的算法逻辑错误,我是这么认为的。”沈奇心中已有对应方案,心中有米,嘴上无敌:“如果存在,那么这个存在本身就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