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74章 你们感受到乐趣了吗
    燕大数院教本科生的老师对沈奇说,你还来上课干嘛?

    普林斯顿那边八字没有一撇,沈奇现在的身份略显尴尬,数学本科学位证拿到了,却又不能立即读研。

    生活好像缺少了一点点的激情。

    平心而论,纯理论的学术研究是一件枯燥的事情,经年累月的枯燥,至死方休。

    如何在长期的理论研究中寻求一些刺激,一些新鲜的活力,沈奇也想知道答案。

    沈奇需要主动出击,在平淡中寻求激情。

    “李真强!”忽然,讲台上的一位教授大吼一声,严厉训斥:“你这个学生怎么回事,上我的大物课长期睡觉?”

    李真强猛然惊醒,睡眼惺忪:“对不起孙老师,我错了!”

    老教授的脸一黑:“我姓任,不姓孙!姓孙的是教你们高代的!”

    高代课结束之后,数学系大一学生在同一间教室上大学物理课,授课老师叫任步启。

    任教授快要退休的年纪了,脾气却非常火爆:“连授课老师的姓氏都记不住,李真强,你的平时成绩为0分!”

    李真强的名字很霸道,但性格并不强势,他认怂了。

    大学物理这门课程是数学系的必修课之一,数学和物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彻底划清界限很难做到,相爱相杀是常态。

    任步启是物理学院的教授,他教非物理专业学生的大学物理课。

    数院的教授同样会教非数学专业学生的高等数学课。

    “下个月就期末考试了,你们这届数学系学生,是我教过最差的一届!”任步启大发雷霆,燕大物理学院实力强大,这个学院教授的风格跟数院截然不同。

    沈奇很心痛啊,任教授你说话理太偏,咱们这届数学系学生的平均成绩绝对吊打你们物理系,跟我们一届的物理系,高数上挂了四分之一。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有线人。

    “还有你,沈奇。”任步启骂完李真强接着训沈奇,“身为班长,你大物课的出勤率百分之五十都不到,当什么班长,撤了算了。”数院老师都不怎么管沈奇了,物院老师却对他挺上心。

    “我确实没起到模范带头作用。”沈奇表示抱歉,这学期忙着写数学论文,进行学位答辩,他确实没怎么关注物理。

    现在数学学士学位证书到手了,沈奇制订了计划,准备下大力气攻略物理,在数学物理这个分支上寻求突破。

    “你们数学系一共三十几个人,这堂课的出勤人数为15人。”任教授的眼中有杀气,“沈奇,你说怎么办吧。”

    “我喊他们回来上课?”沈奇试探问到。

    “不必了。”任步启冷冷说到。

    不必了,简单三个字,寥寥十笔画。

    其中的含义,在座学生心里明白。

    “行了,不耽误大家的学习时间,继续上课。”任步启在讲台上来回踱步,似在思考。

    站定之后,任步启现编了一道题:“把这间教室的桌子、椅子、讲台及其余一切物品搬走,只留下我和你们,问我们这些人的总质量,与教室内空气质量之比是多少?估算即可,必考题。”

    估算是物理学中经常使用的一种手段,一般来说,并不要求估算的结果很精确,在数量级上相差不大即可。

    估算的方法往往不止一种,掌握方法简单有趣,脑袋转不过弯则手足无措。

    任教授现编的这道估算题,没有给出任何具体数据,问教室里的人类质量与空气质量之比是多少。

    “有点意思。”沈奇天天写论文,论文写多了也烦躁,偶尔做做题也是调剂身心健康。

    沈奇快速扫视教室,人类共16人,其中老师一人,学生15人。女人一人,男人15人。

    教室高度约为人体高度的两倍,由教室内桌椅的竖列数可估算出教室宽度约是人体宽度的10倍。

    由教室内座位的横行数,包括讲台区域折算的附加行数,可估算出教室长度是人体厚度的约45倍。

    那么,教室所占空间体积,大约是一个人体积的900倍。

    理论上来说,这间小教室可以同时塞900个人进来,按堆砌积木的方式,堆满为止。

    取16比900,得到教室内人类体积与空气体积比值的估算值。

    体积之比估算出来了,要得到质量之比,还需一组密度数据。

    那么问题是,人体的密度取什么值合适?

    人能在水中游泳,说明人体密度与水的密度近似。

    水的摩尔质量为18,空气的平均摩尔质量可近似取30。

    考虑到水分子密排,空气分子的间距约为空气分子大小的几十倍。

    沈奇最终估算出一个值,10。

    可以近似的认为,教室里16个人的总质量,是教室内空气质量的10倍。

    这个估算结果令沈奇稍感意外,是人类太轻还是空气太重?

    上述这些观察、计算全在沈奇大脑中完成,耗时15秒左右。

    “多少?”沈奇问身边的欧叶。

    “10。”欧叶同样依靠心算得出估算值。

    那应该没错了,沈奇对欧叶说:“你来回答任教授的这个问题。”

    欧叶举手。

    任教授:“欧叶你估算出来了,这么快?多少?”

    欧叶:“10。”

    啪!

    任步启打了个响指:“欧叶同学思维敏捷,出勤率接近百分之百,你们都应该像她学习。没错,答案是10,这间教室里所有人的质量加起来,近似等于空气质量的10倍。我们只需估算数量级上的近似,不必纠结精度。这跟你们学习高代、数分有所不同,物理学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灵活多变,充满乐趣,你们感受学习物理的到乐趣了吗?”

    沈奇发现物理老师貌似都爱打响指,他高中物竞队的老师就是这样,大学物理老师还是这样。

    课间休息时分,任教授单独找沈奇训话:“我知道你已经拿到学士学位证书,你可以不来听我的大物课,但你是否应该督促其他同学出勤上课?”

    “是我监督不力,对数学系的学生来说,物理有其重要意义,我会让他们上课的,提高全班的出勤率。”沈奇说到。

    “听说你读高中时拿过cpho的金牌?”任步启问到。

    沈奇点点头:“拿过,我高中物竞队的老师,就是燕大物理学院毕业的,天体物理博士。”

    “哦,叫什么?”

    “穆蓉穆老师。”

    “原来是小穆,我学生。”任步启淡然说到,一股名师风范油然而生。

    沈奇身子一抖,我是穆老师的学生,穆老师是任教授的学生,那么按字排辈,任教授是我的祖师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