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75章 你说话的方式能不能简单点
    “是嘛,小穆教过你高中物竞。”任教授桃李遍天下,他学生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穆老师教的非常好,我也没花费额外的精力,就拿到了cpho金牌。哦对了,祖师爷,我这枚物竞金牌是金牌里的第一。”沈奇简要介绍了自己曾经在物理方面取得的小成绩。

    “什么祖师爷?搞的江湖气这么重,这里是大学不是堂口,叫我任老师。”有这么层关系,任教授对沈奇亲近了几分。

    从燕大的辈分来说,沈奇、穆蓉都是任教授的学生,他俩是师弟、师姐的关系。

    从南港二中的辈分来看,穆蓉是沈奇的老师,要高出一辈。

    总而言之这关系傻傻分不清楚,现在是燕大场景,沈奇称任教授为任老师:“任老师,我从小就对物理学十分感兴趣,否则也不会去参加cpho。很可惜啊,因为高中毕业了,我没能去参加ipho,抱憾终生。”

    “好,好,感兴趣就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任教授欣慰的说到。

    “请问任老师,如果我想拿到物理第二学位,该怎么操作?”沈奇虚心请教。

    “很简单,你把物院相关专业的学分修满就行了。”任教授理所当然的说到。

    “但很有可能,我在燕大只剩下一年时间。”沈奇简单说了说出国留学的计划。

    “那就用一年时间,修完全部学分。”任教授还是这句话。

    “咱们物院不存在学位论文答辩制度?”沈奇问到。

    任教授竖起两根手指:“两年。”

    “两年?”

    “本科至少读两年,专业课平均分90分以上,可以申请学位论文答辩。这是物院的规定。”

    “哦,知道了。”沈奇心说还是大数院牛逼,我大一就通过了数学学士学位答辩。

    交流了不到十分钟,大物课继续进行。

    沈奇琢磨着,按照物院的规定,只用接下来一年时间拿到物理学士学位是很困难的。

    就算到了大二下,沈奇的物理专业课平均分在90以上,这时放暑假了。

    大三开学,申请物理学士论文答辩,一切顺利的话,大三上拿到物理学士学位证书。

    美国的研究生入学一般分春季和秋季,春季1月,秋季9月。

    所以最大的敌人是时间。

    如果时间来不及,沈奇只能放弃物理第二学位,他是与时间赛跑的男人。

    要修满物理专业的学分,大学物理这门课程不算数,燕大物理专业的学生不学大物,正如数学专业的学生不学高数。

    以燕大物院物理学专业为例,他们的专业必修课是《高等数学》、《线性代数》、《力学》、《电磁学》、《热学》、《现代光学基础》、《数学物理方法》、《电动力学》、《热力学与统计物理》、《现代量子力学》、《固体物理学》……等等。

    “到了大三参加答辩,不如用一年时间把物理学的全部学分修完,对我来说这是最合适的方法。”

    任教授的大学物理课结束后,沈奇作出决定。

    “不要把自己逼的这么紧。”欧叶表示心疼,她说到:“晚一年出去也没什么的。”

    “时间不等人啊欧叶,我们马上就二十岁了,并没有作出任何光宗耀祖的成就,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非常焦虑。写几篇论文不算什么,跟真正的科研成果相去甚远。”沈奇抚着额头说到,忧心忡忡。

    “长话短说。”沈奇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了这几月来他碎片式采集的数学灵感。

    将这些碎片式数学灵感整理成学术论文,是一件相当庞大的工作。

    沈奇粗略估算过,这些灵感可以整合梳理出三十篇左右的数学论文,写完这些论文大概需要花费三年时间。

    前提是这三年不干别的,就写数学论文。

    沈奇有能力独立完成这项宏大的数学论文工程,这三十篇数学论文涉及数论、实变函数、黎曼几何、泛函分析、拓扑学、数学物理等诸多分支,如果全部写出来,加上沈奇之前发表的几篇数学论文,完全可以出一本论文集。

    又要拿双学位,又要准备托福、gre,又要主攻数学物理方向,沈奇有点心力憔悴的赶脚。

    “完成几篇算几篇吧。”沈奇和欧叶探讨其中一个灵感,丢番图方程的可解性。

    众所周知,丢番图方程的求解问题在初等数论及代数数论的研究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例如费马问题的解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

    然而由于不定方程的形式多样,使得这方面仍存在许多未解决的问题。

    “灵感我提供,论文你来写,ok?”沈奇对欧叶说到。

    “ok。”欧叶不假思索的回答。

    “我尽量给你提供数论方向的灵感,你适合往这个分支深入发展,专精一支吧欧叶,连我都暂时选择了数学物理专精,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沈奇说的是真心话,任何一门学科研究到深处,会发现自己原来如此渺小,如此无能。

    做人不要太飘,全能型的科学家在21世纪的今天属于传说,脚踏实地先把一个小分支做到最好是靠谱的选择。

    争取物理第二学位,沈奇的初衷是想加深物理学底蕴,以便在数学物理领域寻求突破。

    在燕大教务信息网上,沈奇查到了物理学专业大一到大四的全部必修课程安排,几点钟在哪间教室上课,什么时候考试,这些信息都有。

    接下来就是手续问题,去燕大教务处填个表,交些材料,证明自己在本专业上学习成绩优异,有余力修第二学位,就可以了。

    沈奇是数院的在籍学生,去修物理第二学位,这是自觉自愿的行为,没人管他,天高任鸟飞,你爱咋地咋地,考试及格就行,就给你学分。

    物理学院,学位评定委员会。

    “老师,高数和线代,我就不用参加考试了吧?”沈奇把数学学士学位证书递给老师看。

    老师是物院学位评定委员会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说到:“高数和线代是我们物院物理学专业的必修课,学分不可替代,必考。”

    沈奇从包包里取出五本数学期刊,黑的、白的、黄的、蓝的,什么色儿的都有,这些期刊象征着中国数学蓬勃发展的喜人形势。

    沈奇跟老师解释:“老师你看,我发表过核心期刊和sci的数学论文,全是高等代数领域的,高代涵盖了高数和线代。”

    “比如说这篇《线性不等式约束的广义非线性互补问题解析》,它刊登在国家核心期刊《数学导报》上,我长话短说吧,我的这篇核心期刊论文,其主要观点是,基于广义互补问题构成的半光滑方程组的广义雅可比矩阵……”

    老师头都大了:“别别别,我知道你沈奇数学好,但你说的这些数学专业术语我听不懂,隔行如隔山。沈奇啊,你说话的方式能不能简单点?”

    老师是负责物理学院学位审核的行政人员,他并不是很懂学术专业问题,特别是纯粹的数学专业问题。

    “老师,我并非是来闹事的,我觉得我真没必要接受高等数学和线性代数的测试,我直接参加物理专业课的考试就行了吧?”沈奇为啥要跟物院老师讲道理呢,因为线代和光学被物院安排在同一天同一时间段考试。

    线性代数是物理学专业大一的课程,光学是这个专业大二的课程。

    两门课程的考试时间冲突了,对沈奇这种特殊学生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