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77章 不同的体系
    光学是普物的重要分支,全息术是光学中的一门正在蓬勃发展的分支,它利用相干光干涉得到物体全部信息。

    全息感光片放置在z=0的xy平面上,感光片同时接收参考光和从物点发出的球面波,经显影处理后制成全息片。

    此处需要作一个证明,在全息片后的±1级衍射光分别形成物点的虚像和实像,并求两像点的位置。

    沈奇考虑到球面波在z=0平面内的复振幅,在傍轴条件下,即球心离xy面足够远。

    这里可得到一个近似关系:

    [(x-x0)^2+(y-y0)^2+z0^2]≈iz0i+(x-x0)^2+(y-y0)^2/2z0

    用原参考光照明上述全息片时,需要经过一轮数学处理,以得到全息片后的复振幅。

    ……=βa^2bexp{ik/2d0[(x-x0)^2+(y-y0)^2]}+……

    这耗费了沈奇一定的时间。

    真相即将浮出水面,等号右边第一项是基本上沿照明光方向传播的所谓“晕轮光”,第二项代表一发散的球面波,第三项为另一级衍射光。

    关键的是第三项,利用u=sinθ/λ和k=2π/λ,因子exp(-i4πux),可进行改写。

    最终沈奇完成证明,得到会聚点即实像点的坐标为(x0-2d0 sinθ,y0,d0)

    迟到10分钟进场,用45分钟做完这份光学卷子,沈奇检查一遍之后交卷。

    在一群物院大二师兄师姐的注视下,沈奇不作过多停留,交了卷赶紧走人。

    实际上沈奇并非第一个交卷的人,有位男生比他更早交卷,早了大约几分钟。

    沈奇走出教室,发现第一个交卷的男生站在走廊的窗边。

    男生戴着眼镜,个子挺高,接近一米九,黑衣黑裤黑皮鞋,双手插裤袋,立的笔直,远眺并不蔚蓝的天空。

    “这眼神,这气质,一看就是个学霸,同道中人。”沈奇对男生作出初步判断。

    忽然,男生扭头扫了沈奇一眼,说到:“之前没见过你。”

    沈奇:“我叫沈奇。”

    男生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遂继续观察雾霾肆虐的天空。

    沈奇走到窗边,物院男生的身旁,和男生一起看天,能见度非常低。

    两人就这么站着,不言不语,3分钟过去了。

    沈奇终于忍不住了:“师兄,你看到了什么?”

    男生说到:“木星和土星很正常,但天王星的运动轨迹显的异常。”

    大白天的你在看星星?沈奇不露声色的答到:“天王星不是沿着一个精确的椭圆运行,这可以解释为,一股幽暗的力吸引着它。”

    男生:“不管如何,牛顿定律在太阳系范围内绝对正确。”

    沈奇:“我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海王星被发现了。”

    两位燕大学生的一段对话,实际上重温了天文史上的一个经典案例。

    人们发现天王星并不是沿着椭圆轨道运行,那么引力定律面临被推翻的危险。

    一位叫勒威耶的物理学家大胆预测,一定存在一颗幽暗而看不见的行星,这个行星在吸引天王星。

    不久后,这颗行星被柏林天文台观测到。

    它通体淡蓝,非常美丽,地球人以海王波塞冬的罗马名字“尼普顿”来命名这颗蔚蓝行星。

    海王星就是这么被发现的。

    沈奇并不擅长天体物理,但他在高中物竞队的老师很擅长,穆蓉本科学的就是天文学,硕博连读时升级为天体物理。

    “一切与牛顿定律相一致,椭圆平面并不在‘天空平面’上。”男生又道。

    “对更远的距离,引力定律也是正确的。”沈奇说到。

    “是啊,我们不仅能理解星云,而且从引力定律出发,甚至还能对恒星的起源获得某些灵感。”男生说到。

    “师兄怎么称呼?”沈奇接不下去了,这人好会装b,在天体物理这个分支我说不过他,必须我的物理博士师姐出马才行。

    “杨定天,天文学专业。”男生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

    “阳顶天阳教主?”

    “杨利伟的杨,人定胜天的定天。”

    “定天师兄是大二的吧?”

    “大二。”

    “相请不如偶遇,快到饭点了,要不咱们去喝两杯?我相信你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而我,有酒。”沈奇猜测,这风格,这装b的手法,杨定天在物院逼王排行榜上定有一席之地。

    杨定天:“不必了,你请回吧。”

    沈奇并不懊恼:“也好,那我先回数院,改日再来讨教。”

    “你是数院的?”杨定天波澜不惊的面庞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意外。

    “数学系大一。”沈奇发现了,他在物院的知名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至少这位杨师兄不认识他。

    “大一就跨专业来考光学?”杨定天问到。

    “我已经拿到了数学系学士学位证书,正在进修物理学第二学位。”沈奇道出实情。

    “看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杨定天不禁多打量了沈奇几眼,“今天这酒,我请。”

    两人结伴而行,朝校外小餐馆走去。

    “我的过去很平凡,喜欢数学,也喜欢物理,竞赛保送,来到燕大。”沈奇给杨定天满上一杯雪花勇闯天涯,然后给自己也满上。

    “i?还是ipho?”杨定天一饮而尽杯中酒,是条豪爽的汉子。

    “i,你呢?”沈奇问到。

    “我的过去也很平凡,ipho。”杨定天喝完一杯又倒一杯,完事补充一句:“参加过两届ipho。”

    两次入选物竞国家队六人名单,这很吊了,沈奇敬杨定天一杯,一口喝完杯中酒:“为什么选择天文学?”

    “真理存在于宇宙,而绝大多数人类迷失在油盐酱醋中。”杨定天望向窗外,抬头看天,眼神深邃而坚定。

    “师兄的格局果然宏大。”沈奇心说你咋不上天呢,他给自己加酒:“咱聊点接地气的话题吧,本科阶段的物理,哪门课程最难?”

    “还好,都不算很难。”杨定天说到,“物理难的不是术,而是道,道法自然,万变不离其宗。”

    “定天老哥你直说吧,你物理专业课平均分是多少?”在不断的交流切磋中,人类取得进步,沈奇从杨定天身上发现,物院的装b体系跟数院有所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