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179章 一份薄礼
    快放暑假了。

    徐锐携家属请沈奇、陈晓婷吃饭。

    四位来自南方的老乡同一年读大学,读了一年大学即将告别萌新阶段升大二。

    沈奇数竞保送燕大,徐锐体育保送到首都科技大学,陈晓婷硬考考上了传媒大学。以及徐锐的女友杜纤纤,她曾是u19级别全国女子铅球冠军,保送到了水木大学。

    这四所大学在全国具备一定知名度,两男两女,四个老乡,四位重点高校的大学生,他们在五道口的一家餐厅吃饭。

    “正式介绍一下,杜纤纤,我的女朋友,水木大学的学生。”徐锐谈了女朋友后稳重了不少。

    “纤纤,你瘦了。”沈奇跟杜纤纤打招呼,他之前见过杜纤纤,读高中的时候。

    “读大学这一年,我瘦了十几斤呢。”杜纤纤瘦了十几斤,目前的体重是一百六十多斤。

    陈晓婷不穿鞋一米七九,穿了高跟鞋比沈奇还要高,她的体重一百二十多斤,身材非常标准:“纤纤你好,我是陈晓婷,徐锐的高中同学。”

    “晓婷,你身材真好,羡慕哟。”杜纤纤是真心羡慕陈晓婷,从事铅球运动的她瘦到一百六十斤已是极限,体脂含量过低的投掷类运动员很难出成绩。

    沈奇挺敬佩杜纤纤的,为了国家,为了中国女子田径运动的发展,杜纤纤年纪轻轻便放弃了美丽和苗条。

    杜纤纤不敢过度减肥,她毅然决然的保持高热量、高脂肪的日常饮食,她是值得尊敬的铅球女健将。

    “所以你俩正式确认了恋爱关系?”沈奇问徐锐和杜纤纤。

    “嘿嘿。”徐锐笑了。

    “嗯。”杜纤纤羞涩的低头。

    沈奇举起酒杯:“来,我和晓婷敬徐锐、纤纤一杯,祝你们幸福。徐锐,纤纤,你俩一个练百米,一个攻铅球,真是天生一对运动情侣,这狗粮我服。”

    陈晓婷助攻:“一定要幸福哦,在一起,在一起。”

    午宴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进行,沈奇主持。

    沈奇注意到,徐锐和杜纤纤的行李箱搁在餐桌旁:“你俩今天的高铁回南港市?”

    “不是,明天早上的飞机。”徐锐说到。

    “那带着行李来吃饭干嘛?”

    “吃完饭,我和纤纤直接去机场了,在出发厅对面的酒店住一晚,明早7点的飞机,提前一个小时办登机,只能住机场附近,否则赶不上航班。”徐锐解释到。

    杜纤纤不敢抬头,田径赛场上的飒爽铅球女健将,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娇羞的一面。

    “哦。”沈奇懂了,徐锐你故意订这么早的航班吧,套路很娴熟嘛。

    “喝酒喝酒!”徐锐找沈奇喝酒,酒过几巡,他喝大了:“沈奇……你……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们学院下周放暑假,我下周回家。徐锐你少喝点,等下还要去机场。”沈奇最烦的就是徐锐酒量不行还贪杯,一米九几的人,一瓶红酒就大了。

    “晓婷……你……你呢?”

    “我呀……呃,也是下周吧。”

    陈晓婷的酒量也不行,几杯红酒下肚已是满面通红,筷子都拿错了,她拿的是沈奇的筷子。

    可能是遗传,沈奇的酒量挺好,他从没喝醉过。虽然沈奇他爸经常喝大,但老沈喝大的标准线是2斤白酒,红酒随意。

    “据说学渣找不到老婆?”徐锐搂着沈奇,大笑:“呵呵……呵呵呵,沈奇我跟你说……最先娶媳妇的……就是学渣……呕……我要吐了,扶我去卫生间。”

    “纤纤啊,你得管管徐锐,家教要严。”沈奇搀扶徐锐朝去男卫生间走去。

    “呕……沈奇……呕……你跟晓婷处的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徐锐撕纸巾擦嘴:“今天我喝大了,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只怕你在燕大的乱花丛中迷了眼,说,喜欢你的妹子是不是很多?或者你有没有喜欢的妹子?”

    沈奇:“等你哪天清醒了,我再告诉你。”

    “心疼陈晓婷……呕!”徐锐开始第二轮呕吐,酒量确实太差。

    饭后,沈奇将徐锐、杜纤纤送上出租车,再将陈晓婷送回传媒大学,便返回燕大。

    沈奇回燕大的路上,经过一天桥,一戴墨镜、蓄着山羊胡的小老头冲沈奇招手:“朋友,你有卦。”

    “不,我从不挂。”沈奇笑道,“你算的不准,大师,拜拜。”

    “你命犯桃花。”大师也笑了,从容淡定:“桃花运太旺,必将导致财运、事业运受损。我算卦不收费,只求点化世人,寻得善缘。年轻的朋友,我送你一件护身符,乃龙虎山四宝之一,可助你桃花长盛,财业同旺。”

    江湖人士必然身怀绝技,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沈奇拱手道:“大师,谢谢你的一片好意,我是大学生,发表过sci论文,一心跟着党走,护身符您留着送给真正的有缘人吧。”

    “两会顺利召开,党和国家对宗教文化的健康发展做出了重要指示,朋友,收下这件护身符,和你跟着党走的初心并不违背。”大师还挺关心时政的,这年头各行各业都需要综合型的人才。

    搞科学理论研究的人,怎么能盲目相信封建迷信呢,沈奇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次日,孙二雄找到沈奇:“你写了篇论文,关于强奇异积分算子的,投给了《数学学报》,这课题是老鲁给你的吧?”

    燕大的数学圈子就这么大,谁又能瞒得过谁,也没必要隐瞒,沈奇点点头承认了。

    “沈奇,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我带进数学界的,我是你在燕大金秋营的专业主教官。”孙二雄魁梧的身躯抖了抖,貌似对鲁教授很不爽。

    沈奇诚恳说到:“孙教授,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我的恩师,是我的学术领路人。”

    孙二雄表示欣慰:“算你小子还有点感恩之心,老鲁都出手了,我老孙也不能亏待你。沈奇你马上升大二了,我没什么贵重的礼物送你,就送你一个课题吧,为你的大一生涯划上一个圆满句号。”

    “数院特色。”沈奇啼笑皆非,数院穷啊,导师们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厚礼,只能送课题聊表心意。

    “马上放暑假了,你回家之后研究一下,这课题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孙二雄将课题资料拿给沈奇,“这个课题做好了,我相信对你的学术资本积累将起到重要的作用,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

    “这……这份礼物也太贵重了吧!”沈奇感受到了国家赋予他的艰巨科研使命,有难度,但他一定会克服困难砥砺前行,因为他对孙教授的这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非常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