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08章 前往普林斯顿
    7月,沈奇开始收拾东西,他留在燕大的时间不会超过一星期。

    沈奇的寝室门外挤满了人,周雨安、蔡青、罗季三位室友以人墙姿态堵在门口,维持治安。

    周雨安回来了,他将留在寝室陪沈奇住最后一个星期。

    “《拓扑学》谁要?”沈奇拿起一本几乎翻烂了的数学教材,问到。

    “我要!”

    “给我给我!”

    寝室门口数学系的同学们争先恐后的举手求书,这可是沈奇大佬用过的教科书。

    “李真强,你给我老实点!退后三步!”治安队长周雨安怒喝一声,手持扫帚面带杀气。

    “周班长,给我个机会,给我机会吧!晚上我请你吃饭!”李真强苦苦哀求。

    “周班长一身正气,富贵不能淫,李真强你这小人速速离去!”罗季义正辞严的说到。

    沈奇即将出国,数学系班长一职正式交接给了周雨安。

    出任数院最核心专业的班长,周雨安现在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而且周雨安的学习成绩仅次于欧叶,他在数学系有一定的威望。

    实际上周雨安的人脉、威望、组织能力远高于欧叶。

    因为欧叶除了和沈奇交往,基本上没什么其他的社交活动。

    欧叶跟班上的其他男生不来往,她也就偶尔跟周雨安交流几句。

    毫无疑问,周雨安将成为班上未来一两年的核心人物,这届数学系就一位女生,绝大多数事情还是男生说了算。

    求书可以理解,但必须讲规矩,周雨安横帚立于门口,如同战神。

    “老班长,我最喜欢拓扑学了,把你的这本《拓扑学》送给我吧!”李真强见新登基的数学系皇帝不好说话,便直接找太上皇沈奇寻求帮助。

    “李真强是个好同学,求知欲浓烈,《拓扑学》送你了。”沈奇扬了扬手中的《拓扑学》。

    罗季心领神会,他走到沈奇面前,双手接过《拓扑学》,返回门口递给李真强。

    李真强虔诚的双手接书,高呼:“谢谢,谢谢老班长赐书!”

    李真强如获至宝的离开沈奇的寝室门口,他翻阅沈奇读过的《拓扑学》,非常感慨乃至感动。

    没人比沈奇更勤奋了,这本《拓扑学》旧的不能再旧,可见沈奇研读过很多遍,读的非常仔细,关键处有沈奇留下的一行行小字,这是他的读书心得。

    虽然看不懂沈奇写的是啥,但李真强倍受鼓舞,逼王之所以是逼王,除了天赋亦有努力,沈奇有资格装b,他流的汗水比别人多。

    “《实变函数》谁要?”

    “《代数曲线》谁要?”

    “《偏微分方程》谁要?”

    沈奇一本接一本的送出他读过的数学书籍,无一不是旧书。

    最有价值的就是旧书,数学系逼王用过的旧书。

    数学系的同学们皆有收获,人人有份,沈老班长雨露均沾。

    赠书活动结束后,沈奇关上寝室大门,从枕头底下抽出几本压箱底的宝贝。

    这几本书是数学系最基础的教材,《高等代数》、《数学分析》、《解析几何》。

    周雨安眼睛一亮发出一道绿光,他是个懂行的人,他知道这几本基础教材是真正的a货。

    和沈奇接触时间最长的人是周雨安,读大学之前他就认识沈奇,他们是奥数国家队的队友。

    几年前在英国参赛的时候,沈奇就在研读这几本大学数学教材。

    周雨安跟沈奇在英国参赛期间住一间房,他认得这几本书。

    数分i-iii一共三本,高代上下册一共两本,解几只有一本。

    这六本数学基础教材跟随沈奇的时间最长,其中高代的封面都没有了,扉页发黄,像是从古墓里盗出来的。

    “咱们四个就别见外了,随便挑。”沈奇对三位室友说到。

    周雨安挑了高代上下册,罗季选了数分i-iii,厚道的蔡青拿了册数最少的解几。

    都是一个寝室的好兄弟,罗季过意不去,遂将数分iii匀给蔡青。

    一人分得两本沈氏秘藏名典,三位室友皆大欢喜。

    安排好一切之后,沈奇跟罗季、蔡青、周雨安一一拥抱,告别。

    “数学系的江山,拜托给你了。”沈奇对周雨安说到,特别的郑重。

    “保重。”纵有千言万语在心中,周雨安最终只说了两个字,眼中有泪。

    兄弟们已别过,女朋友当然需要特殊照顾。

    沈奇扛了一箱子的纸,交付给欧叶。

    箱子里装的是沈奇在燕大期间的全部手稿。

    欧叶抹眼泪,她知道这一天终于降临,男朋友要走了。

    沈奇掏出一件贴身物件,这是他记录灵感的小本本。

    “这个小本子,对你或许有用。”沈奇将小本本递给欧叶。

    欧叶嚎啕大哭,身子颤抖,抱着沈奇说不出话来。

    将能送的东西全部送完,沈奇这是净身出国。

    沈奇轻抚欧叶的长发,柔声劝慰:“别哭,别哭,我在普林斯顿等你。读研期间,如果遇到美国的法定长假,我会回国看你。”

    “在那边……注意安全。”欧叶哽咽说到。

    “我欠你两件礼物,瑞士自由行和一篇数论论文。”沈奇抱歉的说到,随即立下承诺:“不久后的将来,我一定会兑现。”

    “不用放在心上。”欧叶擦干眼泪,注视着沈奇的眼睛,幸福且感恩的说:“遇见你,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

    虽然沈奇邀请欧叶去南港市,但欧叶终究还是没去沈奇他家。

    沈奇独自一人回到南港,他将在家逗留一段时间,陪陪父母,然后于8月15日从南港机场出发前往美国。

    “女朋友呢?没带回来?”沈志山略显失望。

    “她也会去美国留学,到时候我们一起回来。”沈奇解释到。

    “有她的相片吗?叫什么名字?”范云霞问到。

    “有相片,她叫欧叶,欧是欧拉的欧,叶是傅里叶的叶。”沈奇拿出手机,将他和欧叶在未名湖边的合影发给老爸老妈。

    “这姑娘,长的可真白嫩啊。”沈志山对欧叶的第一印象非常好,他赞不绝口:“秀气,斯文,鼻子好看,眼睛也好看,跟沈奇挺搭的。”

    “她这双眼皮……割过的吧?”范云霞放大相片,细细观察。

    “妈!”沈奇哭笑不得,“你职业病犯了吧?我以我的专业素养向你保证,欧叶身上没有任何一个部位是假的。”

    在家的时光总是短暂。

    8月15日,沈奇依依不舍的跟父母告别,踏上了远渡重洋的求学之路。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非常辛苦。

    沈奇抵达了纽约肯尼迪机场。

    普林斯顿最早的校名是新泽西学院,校址历经伊丽莎白镇、纽瓦克,最终迁到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并于1896年正式更名为普林斯顿大学。

    普林斯顿市距纽约市不远,沈奇于当天抵达普林斯顿市。

    普林斯顿市是一座小城市,这座城市最出名的旅游景点,大概就是普林斯顿大学及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

    普林斯顿大学坐落在乡村田园之中,景色宜人。

    沈奇拖着大箱子抵达普林斯顿大学正门外,止步,并未继续前行。

    “来了,终于来了。”

    除了日常生活用品,沈奇没有带一本和数学相关的书籍来美国。

    从头开始,新的挑战。

    沈奇喜欢这种挑战。

    其实国内的参考书籍带来也没用,普林斯顿数学系研究生院的教材、文献大部分是他们自己编写的,学生报到后才发放。

    普林斯顿大学的正门并不是金碧辉煌的那种造型,看上去跟其他大学的校门没什么区别。

    这扇门有个名字,叫做菲兹兰道夫门。

    沈奇站在菲兹兰道夫门外,可以看到校内主建筑拿苏楼。

    拿苏楼上镌刻普林斯顿的校训:“dei-sub-nune-viget。”

    这句古体拉丁文表达的含义是:“她因上帝的力量而繁荣。”

    从东方远道而来的沈奇,他在菲兹兰道夫门外矗立了十分钟,并未踏进校门。

    普林斯顿的传说,沈奇早已耳闻。

    面前的这道校门,普林斯顿的学生只有两次机会出入,一次是入学,另一次是毕业。

    如果中途溜出来,那你就毕不了业。

    普林斯顿官方并不承认这个传说,但这个传说在全美乃至全世界广为流传。

    沈奇回头眺望远方,那是东方,祖国的方向。

    然后沈奇迈步踏入普林斯顿校园,传说中的数学圣殿,我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