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10章 迅速进入状态
    “数学物理,一个神奇而美妙的世界。”穆勒点头称赞,对沈奇的depth选择表示满意。

    “那么辅助方向呢?”穆勒又问。

    按照普大数学系惯例,学生选择主攻方向后,还需确定一个辅助研究方向,即breath。

    沈奇的breath当然也要选择穆勒教授擅长的研究领域,除了数学物理,穆勒教授在代数几何、数论、群论等方面也有一定实力。

    沈奇立即作出决定:“我选择代数几何为辅助方向。”

    “代数几何,一个神奇而美妙的世界。”穆勒点头称赞,对沈奇的breath选择也表示满意。

    德国老头的英语词汇量有限,神奇、美妙两个英语单词在他话语中出现的频率很高。

    “数学物理和代数几何,都是非常深奥的领域,我钦佩你的勇气,年轻人。”穆勒与沈奇的第一次见面,在友好和谐的氛围中进行。

    “我同样钦佩穆勒先生的渊博知识和学术造诣,毕竟你是教数学物理和代数几何的知名教授。”沈奇说到。

    “原本我以为你会选择数论。”穆勒说到。

    沈奇答到:“我的女朋友在研究数论,我不能抢她的饭碗。”

    “这个理由非常充分!多么神奇而美妙的一对情侣。”穆勒教授对沈奇竖起大拇指,他的性格不像是一个德国人,更像是法国人或意大利人。

    “喝杯咖啡吧,加糖吗?”穆勒拿起咖啡壶,请沈奇喝咖啡,交谈甚欢。

    “普通的饮用水就好了,谢谢。”沈奇礼貌的说到,“我刚到美国,不太适应喝咖啡。”

    “那好吧,白开水更健康。”穆勒给沈奇倒了一杯白开水。

    沈奇从没见过这么和蔼可亲、这么随性的德国人。

    当然了,沈奇见过的德国人也不多,在燕大读书时见过一个德国留学生,一张刻板的扑克脸,严谨而自律。

    “穆勒教授,接下来我该做什么?”沈奇问到。

    穆勒操作电脑输入沈奇的资料,过了会儿说到:“你每个学期需要获得45个学分,当你拿到225个学分的时候,就能拥有普林斯顿数学系硕士学位。然后你可以选择读我的博士,或者读其他导师的博士也没问题。”

    “所以我需要用五个学期获得足够的学分。”

    “通常不用那么久,三到四个学期拿到硕士学位是平均用时。这里的最快纪录由陶和云保持,他们都是用两个学期拿到硕士学位,然后攻读博士。沈,你应该听说过陶和云吧?”

    “当然。”沈奇点点头,陶是陶哲轩,云是他的师兄云威。

    见过了导师,选择了depth和breath,需要尽快修完225个研究生学分,然后攻读博士,拿到phd。

    沈奇很清楚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

    数学系在今年秋季一共招了12位研究生,其中3人来自美国本土,9人来自全世界9个不同的国家。

    普林斯顿数学系招学生挺严格的,一季只招这么点儿研究生,全中国就沈奇一人来此读研。

    今年秋季入学的12位数学系研究生全部是男孩子,没有一个女孩子。

    普林斯顿招学生严格,招女生更加严格。

    没想到重男轻女现象会出现在一向自诩民主平等的美国,而且还是全美排名no.1的普林斯顿。

    不管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博士生,如果她是个妹子,那她一定特别特别优秀,世界级的优秀。

    沈奇以及同期入学的数学系研究生们,他们都有导师,他们同样需要上课。

    只是上课、考试,或者只做课题、写论文,这两种方式都无法修满必须的225个研究生学分。

    上课+写论文这种组合方式,是数学系研究生将要完成的任务,最多五个学期,最少一个学期(理论上)。

    目前的最快纪录是两个学期,由陶哲轩、云威共同保持。

    斯贝尔曼大厅由著名华人建筑师贝聿铭先生设计,它是一栋教学楼,数学系研究生的课程大多在此进行

    斯贝尔曼大厅的某间教室正在进行的授课是《代数几何》,教室里坐了10个学生,他们都是数学系的研究生。

    沈奇也在这里,这是他到普林斯顿后的第一课。

    代数几何是沈奇的breath,他有方向性的选听这门课程。

    教室里的十位数学研究生,入学的年份、季节有所不同。

    这里不存在严格的研一、研二之分,都是导师制,研究生们想听什么课自己去听,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

    “众所周知,对于有孤立多重点和寻常多重点直线的代数曲面,某个4次曲面应该起3次伴随曲线对于曲线的作用。”代数几何的教授讲到此处停顿下来,敲了敲黑板,说到:“如果要使这个二重积分在四维曲面的二维域上保持有限,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

    教授提问,学生讨论,这是普林斯顿的教学模式。

    “很明显,q是4次多项式,q=0是一个伴随曲面。”一位加拿大研究生说到。

    “我补充一下,通过f=0的多重直线,且在f=0的每一个k阶多重直线处有一个至少是k-1阶的多重直线。”一位以色列研究生补充说明。

    “喔,很漂亮的论述。”教授鼓起了掌,他是罗马尼亚人。

    教室里有一位教授+10位学生,其中只有一个美国人,这是普大数学系的特色,外国人比美国人多。

    高手,都是高手,沈奇微微一笑,加拿大人和以色列人脑袋瓜子转的很快,思维灵敏,逻辑严谨,把我想说的话都说了。

    “那我也补充一句。”沈奇不甘寂寞,“第一类二重积分类似于第一类阿贝尔积分,我们只需将n=4代入即可。”

    “很好!”罗马尼亚籍教授对沈奇称赞到,又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沈奇。”

    沈奇听完这节代数几何课,马不停蹄又去听了节n-s方程的解析,这是数学物理领域的课程。

    “你的回答很完美,你叫什么名字?”n-s方程的教授问到。

    “沈奇。”

    再然后,沈奇去听了节数论的课,因为今天没有其他数学物理和代数几何的授课了。

    “你叫什么名字?”

    “沈奇。”

    “你叫什么名字?”

    “沈奇。”

    ……

    开学后的一个多礼拜,沈奇将数学系研究生能听的课程全听了一遍,他认真听讲,积极参与课堂讨论,很少犯错,观点鲜明且逻辑合理,给诸多课程的教授留下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