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12章 确认过论文,就是你
    ,。

    艾伦-穆勒来美国前曾在德国波恩大学任教,那时的玛丽-施密特在波恩大学数学系读本科,是穆勒的学生。

    从波恩大学毕业后,玛丽-舒尔茨-施密特博士来到普林斯顿数学系,担任穆勒的助教。

    从本科生到博士生,玛丽的姓氏发生了变化。

    她读博时嫁给了一位叫舒尔茨的男人,所以现在的名字是玛丽-舒尔茨-施密特,她的指上戴着结婚戒指。

    “舒尔茨-施密特博士,你的头发染成了金色?”沈奇试探问到。

    “本来就是金色,在德国读博的时候我染成了红色。”舒尔茨-施密特说到。

    德国女博士放在网上的头像p的太厉害,她长着一张凯特-布莱切特的脸,硬生生给p成了妮可-基德曼,还带光晕效果。

    “你的博士毕业论文非常精彩,我拜读过很多次,关于丢番图方程的埃维策证法是神来之笔。”沈奇无法确认眼神,所以只能确认论文。

    “这要感谢你的有效代数逼近,沈奇。”

    舒尔茨-施密特玩味的笑了笑:“我在博士毕业论文的第7页,引用了你的算法。然而奇怪的是,不久后你将你的论文从arvix上撤下,至今未见正式发表。以后我们都在一个团队工作,你可以叫我玛丽。”

    没错!

    确认过论文!

    就是她!

    就是你这个德国女人,让我没有兑现承诺,我答应欧叶的论文至今未发表,你却趾高气昂好生风光!

    “很高兴见到你,玛丽,你的美丽让世界上其他女人感到妒忌。”沈奇露出微笑,主动跟玛丽握。即便心中不爽,面上也得有风度。

    “也包括你的女朋友吗?”玛丽跟沈奇握了握,她的气质成熟,性格跟随性的穆勒、乔纳斯相比有所不同。

    沈奇继续保持微笑:“我的女朋是天使。”

    “呵呵。”玛丽和沈奇的初次交流到此为止。

    乔纳斯无聊的喝着咖啡,貌似不关心沈奇和玛丽之间的笑里藏刀、针锋相对。

    穆勒倒是很感兴趣:“玛丽,沈奇,你们认识?”

    “未曾见面,已是老友。”沈奇一副从容的样子,简明扼要的讲述了他和玛丽之间的论文往事。

    按辈分,玛丽是沈奇的师姐,但沈奇觉得这位德国熟女师姐一点儿都不可爱,她具备较强的攻击性。

    “原来你俩之间还有这段故事。”穆勒说到,“言归正传,今天的例会现在开始,乔纳斯,先说说你的博士论文吧。”

    乔纳斯端起咖啡杯,平静的说到:“我的博士论文需要一段时间完成,是的,我正在思考。”

    “你已经思考了两年半,一个字都没写出来,一篇论文都没发表。”穆勒只是提醒,并未催促。

    “我需要点时间,是的,我需要时间,数学这门学科,思考过程胜于最终成果。”乔纳斯喝了口咖啡,觉得有点苦便加了点糖。

    “好吧,乔纳斯你说的很对,请继续思考。”乔纳斯不急,穆勒也不急,穆勒教授同意乔纳斯的观点,思考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曾在普大任教的安德鲁-怀尔斯先生思考了十年未发表一篇文章,直到费马大定理被他证明。

    普林斯顿的学术氛围确实很宽容,普大广阔的胸怀容纳各种科学怪人、狂人,乃至精神病患者。

    在奥斯卡最佳影片《美丽心灵》中,罗素-克劳成功饰演了天才数学家纳什。

    患有精神疾病的纳什,他的真实故事就发生在普林斯顿,他最终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普大只设文、理、工三科,美国非常热门的工商管理、法律、医学不在普大的学科设置中。

    从18世纪建校到今天,普大从来没设置过商、法、医等在市场上很吃香的学科。

    这所研究型大学秉承学术研究至上的宗旨,功利性方面的事情考虑的很少。

    所以乔纳斯在普大想呆多久就呆多久,不着急。

    “那么玛丽,你呢?”穆勒转而询问玛丽的研究课题进度。

    玛丽翻开文件夹,十分正式的递给穆勒一份书面报告,不似乔纳斯口头打哈哈。

    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玛丽性格中的严谨性、程序性,她说到:“我的课题进度按计划实施,当然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圣诞假期之前,我应该能取得重要进展。”

    穆勒快速审视玛丽的报告文书,这实际上是一篇尚未完成的数学论文:“玛丽,你这几个月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但好像并未看到什么新东西。恕我直言,这篇论文目前的具体论述、证明显的老套,甚至有些乏味。一百多年过去了,该用的办法都已用尽,我们必须激发创新的思维模式,才有可能破解rh。”

    “教授,你说的很对。”玛丽有点沮丧,但并未低下她骄傲的头颅。

    “rh?”旁听的沈奇莫名的激动了一下,数学界的rh缩写不多,玛丽是研究数论的,在数论领域,rh代表黎曼猜想。

    riemann-hypothesis,七个数学千年难题中的一个。

    1858年,哥廷根大学的教授黎曼在一篇只有8页关于素数分布的论文中,提出了著名的黎曼猜想。

    一两百年过去了,正如穆勒所言,数学家们绞尽脑汁,该用的办法都已用尽,rh仍未被完全证明。

    “是的,正如你理解的那样,沈奇,rh就是黎曼猜想。”穆勒将中的论文稿递给沈奇,轻描淡写的说到:“这个课题有一定难度,却也充满乐趣。”

    沈奇接过论文先看摘要、引言,他无比兴奋,穆勒教授的团队正在向rh发起猛烈攻势!

    黎曼假设的核心是黎曼zeta函数ζ(s)=Σn^-1(re(s)>1),其性质是解决数论问题的强有力工具,在解析数论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直是解析数论研究的热点课题。

    众所周知,素数在自然数中的分布并不遵循任何规律,然而黎曼观察到素数的分布与函数ζ(s)密切相关:函数ζ(s)的所有复零点都在σ=1/2这条垂直的直线上。

    如果这个猜测正确,那么素数分布就有规律可循,并且数论中的许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