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如ax^4-by^2=1的丢番图方程至多只有两组正整数解。

    上面这句话是美国数学家沃什未加证明的猜想。

    有些数学系的学生会抱怨,诸如哥德巴赫、黎曼、费马、卡塔兰、沃什这些坏蛋好讨厌的,他们不负责不加证明的提出猜想,害的我们挂科。

    是啊,他们就是这么讨厌,每个人都可以这么讨厌,数学是公平的,任何学过数学的人均有权利大胆的提出猜测。

    洞察力让人的感知变得敏锐,敢于提出猜想的数学家一定具备极高的洞察力,他们不需要证明,他们只需预知。

    逻辑推导力负责验证,具备超强逻辑推导力的数学家扮演裁判的角色,他们完成证明,或者否定猜测。

    在21世纪的今天,提出具有价值的合理猜想越来越困难,因为数学前辈们耗时几千年把该幻想的事情几乎幻想完了。

    接下来的工作大部分是验证,证明一个悬而未决的著名猜想,亦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在《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这个案例中,沈奇你体现出了极强的逻辑推导能力,没问题,投稿吧。投去《美国数学会杂志》或者《数学年刊》,为什么不呢?”穆勒看完沈奇的论文,说到。

    《美国数学会杂志》、《数学年刊》都是美国人办的数学期刊,它们和瑞典人办的《数学学报》、德国人办的《数学发明》,并称为国际四大数学期刊。

    “好的,等会儿就投稿。”沈奇原本打算将这篇论文投去《美国数学汇刊》或者《太平洋数学杂志》这种美国一流、国际次一流的数学期刊,既然穆勒教授鼓励他往国际四大期刊投稿,那就这么干吧。

    “共同第一作者是oh……yeah?”穆勒教授尝试性的发音。

    “是的,欧~~叶,我的女朋友。”沈奇纠正穆勒的发音。

    “她是中国人?”

    “中国人。”

    “奇怪的发音,有趣的名字。”穆勒审完了沈奇的论文,将论文递给玛丽:“玛丽,你专攻数论,你看看吧。”

    接过沈奇论文,玛丽的表情精彩极了,信以为真却保持质疑,咬牙切齿又极力克制,想要推翻然而目标无懈可击,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没人比玛丽更熟悉沈奇的这篇论文。

    仅就这篇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证明的论文而言,玛丽可能比欧叶更加了解论文作者沈奇。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太太,而是你的死敌。

    在这篇论文中,沈奇用到了图厄-西格尔关于二项式函数的帕德逼近方法,从而精确求解图厄方程及图厄不等式。

    这种超几何方法的有效代数逼近,在沈奇手中运用的无比娴熟,比他年初的时候更精纯。

    沈奇玩逼近的手法对于玛丽来说太熟悉了,她在博士毕业论文中引用过沈奇这种手法产生的结论。

    他,又变强了……玛丽呼吸变的急促,胸口猛烈起伏,近日睡眠不足导致她气短胸闷。

    然而陌生的是,在帕德逼近结束后,沈奇并未引用玛丽的绝活儿--非零代数整数处理,这让玛丽感到悲哀,痛心,甚至有些失落。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明明用过我的绝活儿……玛丽恨恨的扫了沈奇一眼,不甘心。

    形势趋于明朗,既然沈奇在图厄-西格尔关于二项式函数的帕德逼近之后,不使用非零代数整数处理,那么他必然会放弃埃维策证法---玛丽的另一手绝活儿。

    惴惴不安的,玛丽翻阅沈奇的论文到最后几页,果不其然,这个中国小子!

    沈奇大胆使用gap准则结合约化方法,巧妙的过渡到四次方程ζ=aw^v+b/ a1w^v+b1等价于决定序列中的所有平方数。

    这几乎是致命一击,让玛丽失魂落魄,非常无力,感觉身体被掏空。

    最终沈奇举重若轻、化繁为简的完美证明了,形如ax^4-by^2=1的丢番图方程至多只有两组正整数解。

    沃什猜想被一位不满二十一岁的中国年轻人用一种全新的、简洁的方法彻底证明。

    玛丽的脸忽白忽红,她比沈奇大七岁,她毕业于德国名校数学系,拥有博士学位。

    她曾十分骄傲,但此刻无地自容。

    和沈奇的证明方法相比,玛丽的博士毕业论文略low。

    玛丽不愿承认也得承认,沈奇更像是一位真正的数学博士。

    来自中国的年轻男人用熟练流畅的数学技巧,四两拨千斤的操作手法,将德国女博士征服。

    不服也得服,事实摆在眼前,学数学的人可以被击败,但绝不能无视真理。

    呼吸越来越急促,玛丽浑身发热,她脱去小西服外套,在脱外套的过程中只听见“pia”的一声脆响,一颗纽扣弹落。

    黑色小纽扣原先的栖息地是玛丽贴身的白衬衣,急促的呼吸使玛丽胸口起伏落差变大,抖动频率加剧。

    德国女博士的胸口就这么一抖,竟无意中将贴身白衬衣强行崩开,纽扣被崩飞。

    这……

    三位男士显的惊讶,玛丽这手绝活儿太牛逼了,胸口一抖,纽扣一崩,力道惊人,弹性爆炸。

    “不好意思,我去换件衣服。”玛丽故作镇定,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起身离开办公室。

    “这个女人,居然不穿文胸。”乔纳斯摊手说到。

    “德国女人都这样。”穆勒解释说明。

    “厉害。”沈奇服了,德国女人一言不合就暗器伤人,好凶险。

    玛丽换完衣服回到办公室,穆勒教授研究团队的学术例会继续进行。

    经友好协商充分探讨,会议同意沈奇的论文《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投去《美国数学会杂志》的提案。

    并就第二个议题黎曼zeta函数ζ(2n+1)展开了长时间的辩论。

    辩论双方是沈奇和玛丽,穆勒就两种不同观点给出了中肯的评论,他说到:“我的初衷是想让玛丽、沈奇你俩深入合作,但现在看来,同一个课题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解决方案。我宣布今天的会议结束,半个月之后我希望看到求同存异的最新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