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22章 怪我咯(求月票!)
    爱德华-威腾的父亲是研究相对论的物理学家。

    子承父业,爱德华-威腾具有超乎想象的物理直觉,以至于他提出的深奥物理学理论,连他自己都无法阐述清楚。

    于是爱德华-威腾通过数学语言解释他的超弦理论,因此获得菲尔兹奖。

    国际数学联盟颁奖的依据是,爱德华-威腾先生对超弦理论做了大一统的数学处理,成就卓越,贡献突出。

    爱德华-威腾自称不懂数学,他应该是指不懂全部的数学,只懂一点点而已。

    在爱德华-威腾所懂的这一点点数学领域,他的水平胜过世界上绝大多数专职数学家,比如说低维拓扑学。

    低维拓扑学研究四维及更低维度的流形,因为代数拓扑的介入,低维拓扑学和代数几何紧密相关。

    在这节代数几何课上,威腾教授讲解了他对低维拓扑学的认识,并结合弦理论进行发散。

    课堂上的学生懵逼的多,听懂的少,没人可以打断威腾的讲课,听都听不懂,不知从何介入。

    威腾已经习惯了不被世人理解,别说这些学生了,就连他的同行也没几个真正的懂他。

    最近几年,威腾没有带过任何一个研究生、博士生,因为之前的学生让他失望。

    空有一身窥探宇宙奥秘和微观世界真相的本领,威腾找不到接班人。

    “微观可以是这样的。”威腾手中有一条口香糖,他剥去包装纸,将口香糖拉长拉长再拉长。

    “也可以是这样的。”威腾将口香糖压缩压缩再压缩,最终揉成一个小丸。

    威腾用一条口香糖演示微观世界的变化,并同步解说:“当我们进入四维空间,所观测到的三维空间,和我们在三维空间中所观测到的三维空间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三维单形是一个四面体,那么四维单形则是一个具有五个顶点的广义四面体……”

    “可从未有人进入过四维空间,以及更高维度的空间。”终于有学生打断了威腾教授的讲课,这个学生是沈奇。

    威腾走到沈奇面前,说到:“所以只有你听懂了我在说什么?”

    沈奇的兜里正好也有口香糖,他剥开一条口香糖的包装纸,将口香糖拉长、压缩、揉成小丸,模仿威腾的语气说到:“微观可以是这样的,也可以是这样的,但真相其实是……”

    沈奇将口香糖塞入口中咀嚼起来:“是这样的。”

    “我该称呼你为爱因斯坦还是薛定谔?”威腾教授笑道。

    “沈奇,我叫沈奇。”

    “沈奇,他成功演示了21世纪的拓扑学!”威腾突然兴奋起来,语调变的抑扬顿挫。

    转而恢复常态,威腾又说到:“在这之前,我讲的都是20世纪的拓扑学,20世纪的理论已经过时,却没有人对我提出质疑,除了沈奇。”

    其他学生面面相觑,并未从21世纪的两条口香糖中,领悟出21世纪拓扑学的真谛。

    课后,威腾让沈奇留在教室,很感兴趣的问到:“你学过弦理论?”

    “不,威腾教授,实际上我不懂物理学。”沈奇摇摇头。

    弦理论认为所有的亚原子粒子都并非小点,而是类似于橡皮筋的弦。

    弦理论存在的意义是以大一统的模型描述整个宇宙,当然了,这个理论难以被具体实验所验证,至少现阶段无法验证。

    “虽然我拥有物理学学士学位,但在普林斯顿,这根本不算什么。”沈奇惭愧的说到,“我试图以数学方法解释威腾教授的问题,一个射影代数流形中余维为正整数的代数子簇,其基本类所生成的向量空间时刻变动。”

    “解释的不错,我当年也是这么解释了一下,意外的收获了菲尔兹奖。你知道吗,沈奇,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数学家,但事实证明,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数学家是明白人。”威腾显的有些遗憾,他将自己定位为物理学家却意外收获了菲尔兹奖,然而诺贝尔物理学奖始终与威腾无缘。

    “呵呵。”沈奇干笑两声,威腾的意思是世界上其他物理学家水平有限,瑞典皇家学科院聘请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审专家们看不懂威腾的物理理论,或者看懂了也没法验证,甚至有人说弦理论是伪科学。

    只有那些搞纯理论研究的数学家,能明白威腾的一身真本领。

    威腾在十几二十年前挺红的,最近几年,他苍老了不少,在学术界有些消沉,凉了

    “你是个有天赋的学生。”威腾结束了与沈奇的简短交流,沈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与威腾别过后,沈奇忽然悟出一个了不得的idea:“orbifold!”

    orbifold在数学领域被视为带有奇点的流形。

    orbifold涉及众多分支,包括拓扑学、代数几何,以及威腾擅长的弦理论。

    在拓扑学中,常常将orbifold奇性视为拓扑流形上的一个orbifold结构,类似微分流形可视为拓扑流形带一个光滑的结构。

    黎曼猜想的证明暂且缓一缓,反正没有头绪。

    沈奇立即去到燧石图书馆,查阅了一些资料后,决定做一个比较冷门的课题研究。

    对于辛流形,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学者证明了两个辛流形等价当且仅当其基本群同构。

    研究如何利用orbifold基本群来刻画辛orbifold群胚的研究成果几乎找不到。

    “做个冷门课题玩玩,没准还能得奖呢。”沈奇对于获奖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他最近经常被刺激到。

    前不久沈奇被玛丽的老公给刺激到了,她的老公在短短几年内狂刷11个数学奖项,像个魔鬼一样。

    就在刚刚,沈奇被威腾给刺激到了,威腾一研究物理的,还不情不愿的拿了个菲尔兹奖。

    指望证明黎曼猜想拿菲尔兹奖,指不定等到哪年去了。

    热门课题的竞争者多,竞争激烈。

    冷门课题只要能出个成果,获奖的希望很大。

    然而研究冷门课题最大的障碍是,有用的参考文献太少了,找不出几条给力的引用。

    “所以,只能靠我脑补了。”沈奇写了个书面报告,准备找穆勒教授申请立项。

    ……

    (最后几个小时了,请大家投月票!希望能冲进分类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