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24章 神一样的男朋友
    陈省身数学奖每两年颁发一次,颁发给近两年内做出重大数学研究成果的中国年轻学者,每届有两个获奖名额。

    陈省身数学奖候选人由推荐产生,两名同行专家可联名推荐候选人。

    鲁国珍在孙二雄的办公室找张椅子坐下,翻阅《美国数学会杂志》,细细研究沈奇、欧叶关于沃什猜想的证明。

    “沃什猜想是个二线猜想,不能跟哥猜、黎猜相提并论,但对于这个猜想的证明,为丢番图方程及数论研究解决了重要的实际问题。”鲁国珍作出客观评价。

    孙二雄点点头,递给老鲁一支烟,他难得跟老鲁在学术观点上达成一致意见:“被证明成立的猜想才有用,能对实际应用起指导作用的理论才是好的理论。当代学术界非常现实,不管黑猫白猫,会抓老鼠的就是好猫。而真龙遨游云端,凡人可仰望却不敢靠近,也无法靠近。”

    “你的意思是真龙不接地气呗,虚的。”老鲁点上香烟,说到:“这个沃什猜想的证明,属于黑猫白猫抓老鼠系列,接地气,实用,我同意和老孙你联名推荐沈奇、欧叶为陈省身数学奖候选人。”

    “最近两年作出重大研究成果的中国年轻数学工作者倒是有几个,先把沈奇、欧叶的名字报上去吧,事不宜迟,好像11月30号是推荐截止日。”老鲁将ja还给孙二雄,说到:“但是在四大数学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中国年轻数学工作者中最近两年只有一篇,就是沈奇和欧叶的这篇沃什猜想证明。发表一篇四大期刊论文,至少可以在咱们燕大数院当副教授。”

    推荐候选人的具体工作由孙二雄操办,他当然要告知候选人本人,万一候选人不愿意参加陈省身数学奖的评选,最终拒绝领奖那不是搞笑了。

    孙二雄一个电话打到美国,虽然欧叶距离他只有5米远,但孙二雄先联系沈奇,他知道欧叶肯定听沈奇的话。

    “陈省身数学奖候选人?孙教授你真是我的恩师!大恩不言谢,回国后我请孙教授吃顿好的。”沈奇得知这个消息后比较感动,老孙你真是雪中送炭呐。

    “评上奖再说谢吧,别高兴的太早,挂了,国际长途太贵。”

    结束和沈奇的通话后,孙二雄来到隔壁的办公室,对欧叶说:“正式通知你一下,欧叶,你将和沈奇一起被推荐到本届陈省身数学奖候选人名单中。不需要准备什么,等着就行了。沈奇已经同意参加评选了。”

    “谢谢孙教授。”欧叶表示感激。

    这间办公室以前叫sos办公室,是孙二雄、沈奇、欧叶一起做课题的专用办公室。

    现在间办公室更名为soz办公室,是孙二雄、欧叶、周雨安一起做课题的专用办公室。

    孙二雄手头不止一个项目,沈奇出国后,由周雨安补位。

    周雨安和欧叶读大三了,他俩的主攻方向已经明确,周雨安主攻微分几何,欧叶主攻数论。

    微分几何运用数学分析的理论,研究曲线、曲面在它一点邻域的性质,与拓扑学、变分学、李群论相互交叉,它从代数几何中抽取出来再精雕细琢,研究小范围上的曲线、曲面。

    代数几何+数论是朗兰兹纲领的核心,这两个分支的强力组合,被认为有可能完成数学大一统的伟业。

    代数几何、数论覆盖的范围很广,这两个分支又可细分为许多小的细分研究方向。

    微分几何与解析数论的交集是复变函数,孙二雄充分整合周雨安和欧叶的专业特长,安排周、欧两人合作研究一个复变函数的课题,即soz课题。

    “有个神一样的男朋友,真好。”周雨安手中一本《美国数学会杂志》,他非常羡慕欧叶。

    沈奇能在国际四大数学期刊上发表论文,周雨安并不觉得很奇怪,迟早的事情。

    这篇沃什猜想证明的论文作者名字中亦有欧叶,让周雨安感到压力。

    沈逼王远在美国,此逼王不管是距离上还是学术上皆离周雨安太遥远,而欧叶就在周雨安身边。

    “这个奖应该是他的,我只是打酱油。”欧叶流露出幸福感,她才读大三就在四大期刊上发表论文,这是个传说。她的男朋友好歹是普林斯顿数学系的研究生。

    “有个神一样的男朋友,真好……”周雨安反复念叨这句话,魔怔了一样。

    “写论文吧周雨安,现在只能靠咱俩了。”欧叶好开心的,心情美丽,她在微信上给男朋友发去一个么么哒的表情。

    “可我没有神一样的男朋友……”周雨安还在复读。

    “毛病。”欧叶不搭理周雨安了,她聚精会神编写她负责的那部分论文。

    ……

    美国,普林斯顿。

    即便是在普林斯顿,能在国际四大数学期刊上发表论文也是一件倍受关注的事情。

    以沈奇发表沃什猜想证明的《美国数学会杂志》为例,这份期刊一季度出一期,通常情况下一期刊登10篇左右的论文,一年刊登40篇左右的论文,而投稿人来自全世界,论文收录率不超过1%。

    《美国数学会杂志》今年的四期已经全部出版,共计刊登39篇论文,其中18篇来自美国的大学或科研机构。

    这18篇来自美国大学或科研机构的论文,其中5篇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及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

    全世界并非只有美国的学术机构研究数学,全美也并非只有普林斯顿这座小城市研究数学,纽约、波士顿、洛杉矶等大城市亦有数学大佬坐镇。

    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t、哈佛、u等名校的数学实力同样强大,伯克利、纽黑文等城市也有uc伯克利分校、耶鲁大学等名校介入数学界的竞争。

    特别是伯克利分校最近几年猛的不像话,美国国家数学科学研究所在伯克利运作的如火如荼,伯克利分校已然成为美国西海岸“数学之都”,试图与东海岸的普林斯顿分庭抗礼。

    普林斯顿大学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是两家机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独自承担科研任务,并不隶属于普林斯顿大学。当然了,高等研究所和普大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历史渊源,可以认为她俩是一对姊妹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看看今年来自普大和高等研究所的5篇ja论文,其中4篇的作者都是成名已久的数学专家,或者最近风头正盛的年轻骨干。

    唯独沈奇是一名在读研究生,刚入学三个月。

    “先生们,今年我们干的并不出色,在四大期刊上一共发表了12篇论文,算上高等研究所的2篇,刚好和伯克利的数量相等。”查尔斯-费佛曼主任看上去并不满意今年的学术成果,他是普林斯顿数学系主任。

    今年普林斯顿大学在四大期刊上共计发表了12篇论文,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发表了2篇。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论文产量不多,那里的大牛已不需要靠刷论文来提高声望,他们发文章主要看心情。

    这是间宽敞的屋子,位于路德大厅内部,是普林斯顿数学系大佬们开会的场所。

    壁炉中的炉火烧得正旺,复古的装修风格让人误以为回到了中世纪的欧洲,雕刻漂亮花纹的精致茶壶和咖啡壶正如普林斯顿的风格,不求大而全,只求小而精。

    “谁说不是呢,我去伯克利很多次,比我回以色列的次数更多。”埃隆-林登施特劳斯教授说到,“要知道伯克利最出名的不是数学,而是姑娘们。”

    呵呵呵。

    屋子里的一群先生们会心的笑了,气氛得以缓和。

    这间屋子里一共坐了10位菲尔兹奖得主,刚才发言的费佛曼主任、林登施特劳斯教授均拿过菲奖。

    剩下的二十几人没得过菲奖,却各自拥有诸如沃尔夫奖、阿贝尔奖、克劳福德奖、拉马努金奖等业内同样出名的数学大奖。

    如果此时有不法分子袭击这间屋子,导致里面的大佬全军覆没,数学界有可能倒退十几年,一夜回到20世纪。

    拿过国际奥数金牌大奖的沈奇不敢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喊来旁听数学系大佬们的月度例会。据说是数学系主任费佛曼的意思。

    沈奇能做的就是倒咖啡,给身边的威腾教授倒咖啡。

    在这间屋子里,i金牌获得者比菲奖得主更珍贵,物以稀为贵嘛。

    威腾教授做了个谢谢的手势,对沈奇投去鼓励的目光。

    “今年唯一的惊喜来自一位研究生,他在ja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要知道这并不容易做到。”费佛曼主任望向沈奇,说到:“不管如何,沃什猜想的证明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沈奇,说说你的观点,关于沃什猜想。”

    “哦?”沈奇有些意外,我就是个旁听的小萌新,主任大佬你点我的名干嘛呢?

    “在普林斯顿,期刊那边发表了不算正式发表,我们这些人通过了,才算。”威腾教授给沈奇讲了讲普林斯顿的内部规矩。

    这样啊,还有这个规矩?你们这些人咋不上天呢?

    沈奇清了清嗓子,调整心态准备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