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25章 一小步和一大步
    查尔斯-费佛曼12岁学完微积分,17岁毕业于马里兰大学,20岁获得普林斯顿数学博士学位,22岁时成为芝加哥大学的正教授。

    查尔斯-费佛曼获得菲尔兹奖时年仅29岁,在座的另外九位菲奖得主获奖时,都没有费佛曼年轻。

    费佛曼小时候是个数学神童,年轻时是震惊世界的数学天才,如今是普林斯顿数学系主任,这里的大boss。

    普林斯顿大学招揽全世界的天才,掌管这些天才的管理者本身也须具备天才实力,否则管不住一群天才。

    费佛曼从孩童时代起就领先同龄人,一直领先到他变成小老头,这种人具备很强的野心和统治欲。

    六十岁出头的老天才费佛曼,盯上了二十岁出头的小天才沈奇。

    围观的群众是中年大叔天才,以及更老的天才们。

    如果能获得陈省身数学奖,获奖者是要上台发言的,并会在随后的学术会议中回答中国专家们的提问。

    沈奇就当今天是颁奖会现场了,考问他的专家组中的任何一位,花钱请都请不来。

    这几十位大佬聚集在一起,别说陈省身数学奖的颁奖会了,即便是菲奖颁奖会,也不是每届都能看到的盛景。

    “尊敬的费佛曼先生,我很荣幸加入今天的学术讨论会。”沈奇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慢慢走动,状态一点点的出来了:“关于沃什猜想的研究一直在持续,但并没有谁用一种最便捷的方式将其证明,于是我这么干了,我的灵感是给出虚二次域中一些数的有效无理性测度。很幸运,我成功了。”

    费佛曼一手端着咖啡,一手翻阅《美国数学会杂志》,翘起二郎腿,眼神犀利的问到:“你的这份灵感,在你的论文中没有提到。”

    “论文中提到不算数,在座的各位先生通过才算数,这是普林斯顿的规矩。”沈奇踱步到窗户边,胳膊肘搭在窗台上,面带微笑看似从容,大脑中却无比紧张的组织下一轮语言。

    “是的,这是普林斯顿的规矩。”威腾教授乐了。

    “中国男孩,你学的可真快,聪明的小伙子。”埃隆-林登施特劳斯教授笑了。

    沈奇正在尝试用普林斯顿的方式,让普林斯顿的大佬们认识他、接受他、记住他。

    看来初有成效。

    不苟言笑的是费佛曼主任,他将咖啡杯放在桌上,貌似有些不满:“通过虚二次域中一些数的有效无理性测度,进而给出有效代数逼近,你的方法并不新颖,甚至有点老土。”

    这……沈奇心说,是的呀,主任您说话可真直接。

    沈奇沉默了,心中快速思考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刚刚给沈奇助攻的林登施特劳斯教授,竟反戈一击的指出:“帕德逼近,图厄方程,gap准则,没错,沈奇你用的全都是几十年前乃至一百年前的技术。”

    这……沈奇愕然的望向林登施特劳斯教授,这位以色列人是数论专家。

    普林斯顿的高级会议莫非是这种风格,前一分钟表扬我,后一分钟刁难我?先奶够了,再一拳击杀?

    同样在翻阅《美国数学会杂志》的一位中老年白人大佬补充说到:“并没有新技术。”

    否定三连!

    沈奇望向这位大脑袋、细脖子、皮肤白得刺眼的白人大佬,此人不是别人,正乃80年代名噪一时的数学天才格雷德-法尔廷斯。

    格雷德-法尔廷斯获得菲尔兹奖时32岁,也算年纪轻轻便功成名就,他是代数几何及数论领域的权威专家。

    查尔斯-费佛曼、埃隆-林登施特劳斯、格雷德-法尔廷斯三位菲奖得主在一分钟内接连逼问、否定沈奇,这让沈奇大感意外。

    就在几分钟之前,沈奇还以为是让自己来参加普林斯顿杰出青年表彰大会呢。

    威腾教授对沈奇耸耸肩,他表示爱莫能助,他对数论不擅长。

    国际学术斗争果然无比复杂、残酷,沈奇慢慢走到壁炉边,蹲下,观察炉中之火。

    一群大佬就这么看着沈奇,只听得见噼啪的木头燃烧声。

    “沈奇?”费佛曼主任提醒沈奇该醒醒了。

    沈奇站了起来,面向各位大佬,依旧保持从容的微笑:“阿波罗登月项目中并未使用一项新技术,全是已知技术的综合运用,我认为,综合也是一种创新。费佛曼先生,你觉得呢?”

    “接下来我回答林登施特劳斯教授的问题,我确实没有使用一项新技术去证明沃什猜想,但我定义的图厄方程跟世界上其他的图厄方程不一样,在此定义中,如果对于某个k大于等于0,u2k+1是一个平方数,则u1也是一个平方数。我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个这么定义的人,当然了,这不算什么,任何一个具备初等数学知识的人都可以下定义。”

    “法尔廷斯教授,你的问题跟林登施特劳斯教授一样,我的回答是,当我对重新定义的数学假设做出有效逼近,它就是新的,全新。”

    ……

    沈奇游走在各位大佬之间,宛如一位游吟诗人,高声吟诵他认为美妙的诗篇。

    沉着,自信,就算不能百分百确定也要一定要表露出自信的模样。

    沈奇在这间屋子里作的大多数陈述,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论文中,因为他也是刚刚领悟出来新的灵感。

    人呐,都是被逼出来的。

    就算被逼死,也一定要体面。

    《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已经正式发表,如果再给沈奇一次机会,他认为自己可以写出一篇更棒的论文。

    这要感谢三位菲奖得主的逼问。

    沈奇在半个小时之内将思想境界和学术认知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

    数学经验值+1

    +2

    ……

    数学经验值哗啦啦的刷,沈奇现在已经9级了,这种大规模日常刷数学经验值的现象,数学抵达5级后从未出现过。

    沈奇不作停顿的陈述了半个小时。

    费佛曼主任的咖啡续了三杯,他没有打断沈奇,他终于露出了笑容。

    林登施特劳斯、法尔廷斯两位世界级的数论大师不住点头,沈奇的专业陈述开始渐渐打动他们。

    看着各位大佬不再发问、否定,沈奇终于吁了口气,其实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这场辩论中,他的论据有一半以上都是现编的,如果照着他写的论文念一遍,肯定被大佬们批判的怀疑人生。

    并不是说沈奇论文写的漏洞百出,而是普林斯顿数学系大佬们的要求太高,甚至苛刻。

    除了会写,你还得会说,会表演,戏份一定要足,表情必须丰富多变,自信中带着谜一般的微笑。

    “我对于沃什猜想证明的陈述到此为止,谢谢。”沈奇连续表演半个多小时,口干舌燥,面部肌肉笑抽筋了。

    “很精彩,比你写的论文更精彩。”费佛曼主任鼓起了掌,对沈奇说到:“这就是我邀请你参加今天会议的目的,普林斯顿数学系本科生的数论教科书,因为你的一个证明需要重新修订一版。”

    “而主持修订工作的编写者中,有两位菲尔兹奖得主。是的,ja发表你的论文不算数,要我们这群人通过了才算数。格雷德,埃隆,你们的意见呢?”费佛曼主任转而询问两位数学大师的看法。

    法尔廷斯教授说到:“新的数论教材大概会减少7到9页。”

    林登施特劳斯教授说到:“沈奇的名字将出现在新教材中,他于今年证明了沃什猜想,减少的7到9页是因为沃什定理的新增。”

    “这是数学的一小步,却是你的一大步,我编写过三本教科书,供普林斯顿和霍普金斯大学的学生使用。孩子,想挑战一下吗?”威腾教授看着沈奇,问到。

    “爱德华,你太懒惰了,才三本,我有六本。”

    “爱德华加上安德烈,刚好比我多一本。”

    “沈奇,我的孩子,想挑战一下吗?”

    众大佬纷纷问到,他们所编写的教科书都是数学界的经典教材,就连“西海岸数学之都”伯克利,也在偷偷使用普林斯顿某些教授编写的数学教材。

    “我……”沈奇无语了,我不是针对你们其中的哪一位,我想说的是,在座的各位都是……真大佬!

    哈哈哈。

    笑声四起。

    大佬们不再逗沈奇,挑剔的他们算是认可了沈奇的小成绩,这是数学的一小步,却是一位年轻数学研究者的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