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26章 扩大知名度(三更求月票)
    ,。

    沈奇在美国呆了106天,就他所处的环境而言,美国是个民主、宽容、和谐、安全的国家。

    并没有遭遇过枪击案,连枪声都从未曾听过。

    世界人民大团结,非白色人种拥有和白人平等的地位。

    这里没有drug,人们热爱跑步、锻炼和各种健身运动。

    这里不用担心失业,人人都过的忙碌而充实。

    这里言论自由,你受到尊重是因为你具有非凡的智慧和良好的修养。

    美利坚合众国,american-dream,你因上帝的力量而繁荣。

    一直到到第106天,沈奇都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在这106天之内,他从未迈出过普林斯顿校门一步。

    然而在第107天,沈奇改变了这一想法,他被抢了,在纽约。

    这起持枪抢劫案发生在晚上,持格洛克的白人青年枯瘦的像具僵尸,他不住的吸鼻涕。

    “我需要点钱,我不想杀人。”白人青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眼神凶狠,漠视生命。

    然后沈奇将钱包里的三百美元现金全给了他。

    沈奇认怂了,没有进行任何反抗,据他观察,一旦作出反抗动作或看似反抗的动作,这个抢劫犯会毫不犹疑的开枪。

    “纽约,全美最繁华的城市,白天是天堂,夜晚如地狱。”沈奇在酒店内的餐厅狂灌香槟,压压惊。

    “早就跟你说了,晚上不要离开酒店。”玛丽有些埋怨的说到,“我把你活着带来纽约,如果带一具尸体返回普林斯顿,穆勒教授会杀了我的。”

    纽约距普林斯顿市不远,沈奇和玛丽于今天傍晚抵达纽约,他俩明天早上将参加一个数学研讨会,在哥伦比亚大学。

    入住酒店后,沈奇下楼取点现金,然后就被抢了,在酒店旁边的富国银行外。

    实际上这是沈奇第二次来纽约,第一次是8月15日,他从中国飞来纽约后不作停留,直接去了普林斯顿。

    沈奇终于迈出了普林斯顿校门,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普大,陪同人员是玛丽。

    本想见见美国的大好河山吧,见个毛线,出门就被抢!

    沈奇郁闷死了,美国估计也就普林斯顿这种小城市的治安稍微好点,外面的大城市太乱了,社会啊社会,美国社会惹不起。

    “嘿,别喝了,嘿!”玛丽阻止沈奇继续饮酒,她一把夺过沈奇的酒杯:“明天开完会你想怎么喝都行,但今晚适可而止。”

    “口渴而已。”沈奇摊说到,然后起身:“总而言之谢谢关心,明天见。”

    次日早上,哥伦比亚大学。

    沈奇和他的同事玛丽按时抵达“常春藤数论研讨会”的会议现场。

    本次会议聚集了美国东北部八所著名大学的数论专家和学者,与会代表就黎曼猜想、哥德巴赫猜想、伯奇-斯温纳顿-戴尔猜想、沃什猜想等数论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及深刻的探讨。

    会议的学术气氛非常浓厚,与会代表纷纷发表意见。

    来自宾大的莫里斯教授向康奈尔的杰弗斯教授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愤然离场。

    据称,杰弗斯教授偷窃了莫里斯教授未曾公开的稿,并无耻的将其成果占为己有。

    沈奇吃了一惊,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美国学术界也存在剽窃现象?

    随后,沈奇进行发言,会议得以恢复正常秩序。

    黎曼猜想、哥德巴赫猜想、伯奇-斯温纳顿-戴尔猜想尚处于猜想阶段,没有定论。

    唯独沃什猜想被沈奇证明,他代表普林斯顿数学系发言,得到了大多数与会代表的认可和赞许。

    “如果v3是一个平方数,则对任意的k大于1,v2k+1不是一个平方数,且方程(t+1)x^4-ty^2=1最多只有两组使得x和y都是正整数的解……”

    沈奇穿一身黑色西装,打了条红色领带,他持ppt翻页笔,风度翩翩侃侃而谈,时不时解答几句与会代表的疑惑。

    沈奇的演讲十分精彩,逻辑清楚、陈述严谨却不显的枯燥。

    玛丽听的入神,她似乎忘记了家中不愉快的烦心事,唯有博大精深的数学能让她获得暂时的平静。

    他进步的太快了,他真是个天才?玛丽不由的盯着沈奇,年轻的普大数学系研究生在数学面前,体现出了远超同龄人的成熟稳重,如同入行多年的资深教授。

    玛丽对沈奇没有了任何的芥蒂,因为沈奇的水平已经超过她了,并且还在继续加速前行。

    自从通过了普大数学系大佬俱乐部的考验,沈奇变的更加自信,在纽约街头他是个无寸铁的中国留学生,但在数学领域他拥有威力强大的自制武器。

    “感谢普林斯顿沈先生的演讲,茶歇时间到了,十五分后请沈先生继续他的演讲。”会议主持人说到。

    茶歇时间,沈奇终于和他曾经的偶像龚长伟见面了。

    龚长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数学教授、数论专家,他迟到了几分钟,没能赶在会前跟沈奇见面。

    “伟神,终于见到你真人了!”沈奇自来熟似的跟龚长伟拥抱,这是他在美国社会中第一次跟人说中国话。

    “别别,你才是神。”龚长伟笑道,“早就听说过沈奇你这位燕大师弟了,我现在是你的粉丝。沃什猜想我研究过好几年,半途而废,没曾想最终被你给证明了。”

    “改天咱聚聚,和云神一起。”

    “耶鲁离纽约很近,今后咱们仨常联系,希望以后能有合作会。师出燕大同门,理应相互关照。”龚长伟递给沈奇一张名片,说到:“有事打电话,我来美国好多年了,毕竟比你熟悉情况,学术上、生活上有什么疑惑可以问我。”

    “好,常联系。”沈奇跟龚长伟互换名片,燕大数学系的师兄师弟在美国最大的城市顺利会师。

    很开心啊,在美国终于见到个中国老乡了,这算是跟组织联系上了。沈奇抖擞精神,准备进入会议厅开始他下半场的演讲。

    沈奇很重视这次“常春藤数论研讨会”。

    虽然与会者只有几十人,来自八所大学而已,也不是数学全领域的盛大研讨会,但沈奇乐于参加这种学术专项研讨会,在普林斯顿之外的地方扩大自己的学术知名度,目前已经扩大到了纽约地区,及周边的常春藤盟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