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28章 稳如狗
    平安夜,神圣夜,圣诞假期半个多月。

    不管是美国人,还是欧洲人,信奉基督教的师生大多利用圣诞假期回家和家人团聚。

    大风吹,雪花飘,沈奇感到孤独寂寞,还有点冷。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沈奇百无聊赖的接起电话:“hello。”

    来电人说的是中国话:“沈奇你好,我是中华数学会刘茂清,还记得我吗?”

    “刘干事!”沈奇大感意外,刘干事老熟人啊。

    刘干事的一口京腔,让沈奇在美国寒冷寂寞的夜晚感到温暖:“刘干事,您老还在中华数学会上班啊?咋还是干事呢?我读高中那会儿您就是干事,现在我都读研究生了,您也该升会长了嘛……”

    沈奇的话匣子打开了滔滔不绝,他需要一个倾述对象。外面苦,外面累,远赴他乡的学子独守寒夜快要崩溃。

    这个倾述对象最好不是沈奇的家人和至亲至爱的朋友,但也不能是陌生人。

    刘干事是个非常合适的倾述对象。

    沈奇嘚吧嘚吧倾述了好久,刘干事终于忍不住打断:“喂,沈奇,你以为我打国际长途就是听你诉苦?”

    沈奇:“抱歉抱歉,原来您还有正事找我?”

    刘干事以一种官腔,更像是照着什么文件在宣读:“沈奇先生,经推荐人推荐,及专家组评选,现授予你陈省身数学奖,以表彰你在数学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请于1月10日之前抵达香港大学,参加‘中国数学家大会暨陈省身数学奖颁奖仪式’。”

    “这……”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让沈奇的脑子断电了两秒钟。

    恢复供电后,沈奇大喜:“这太好了,谢谢刘干事,感谢中华数学会颁给我这个奖项!”

    “你人在美国,邀请函以电子版形式发给你,稍后你查收一下邮件。我就是个传话的,毕竟咱俩认识。总而言之祝贺你沈奇,平安夜快乐,在美国注意安全。”刘干事嘱咐了几句,便结束通话。

    沈奇打开电脑查收邮件,果然,中华数学会官方发来一封邀请函,描述的内容和刘干事说的差不多,并附“中国数学家大会暨陈省身数学奖颁奖仪式”具体的议程安排、酒店住宿等信息。

    这么大个事情,为了百分百确定,沈奇一个电话打个孙二雄:“孙教授,据说我选上陈省身数学奖了?”

    “中华数学会的人通知你了是吧?你在美国的联系方式是我告诉他们的。没错,祝贺你啊沈奇,你得奖了!”孙二雄的声音听上去挺兴奋,“赶紧订机票,1月10号之前抵达香港,到了之后会有专人接待你。”

    “马上就订!对了,欧叶呢,她也选上了吗?”

    “据说欧叶在第二轮筛选中被淘汰了。没关系,你选上就好了,她是这么说的。到时候我也会去香港,香港见。”

    “好吧,孙教授香港见!哦,问一下,你会带欧叶去香港吗?”沈奇知道中国数学家大会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去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中国数学专家才有资格参会,或者以专家助手身份获得邀请函。

    “你想我带她去香港吗?”孙二雄问到。

    “当然!”

    “那你先订票吧,挂了。”

    结束通话后,沈奇立即在网上订了纽约飞香港的往返机票,最早只有1月8号的机票,8号就8号吧,正好赶上。

    “陈省身数学奖,中国三大数学奖项之一,中国年轻数学工作者的最高荣誉,咋不给我点学霸积分奖励?”

    沈奇激动过后冷静下来,他考问系统,然而系统保持沉默没有答复。

    “难道还有变数?或者是奖杯、证书到手了,才给学霸积分奖励?”

    根据会议要求,沈奇整理了一份会议论文,相当于是沃什猜想证明的浓缩讲解版,这花费了他几天时间。

    度日如年的等到1月8日,沈奇前往纽约肯尼迪机场,搭乘飞往香港的航班。

    陈省身数学奖最初由香港企业家捐资设立,几十年来得到了香港企业家持续不断的资金赞助。

    中华数学会将本次“中国数学家大会暨陈省身数学奖颁奖仪式”安排在香港举行,体现了两岸三地中华儿女一家亲的和谐局面。

    内地数学有燕大学派、复旦学派,但千万不要忽视珠三角的香港学派。

    作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水木学派的传承,香港的数学实力一直不弱,后与英国学院派相结合,催生了一种独有的数学风格,即港派数学。

    由亚洲名校港大作为东道主来主办这次中国数学盛会再合适不过了。

    香港东道主很热情,安排的较周全。

    沈奇一下飞机,就被西装革履烫着时髦发型的香港友人,请上了一辆埃尔法v。

    埃尔法一路向港岛方向驶去,港大校区位于港岛,沈奇住的酒店也在港岛。

    透过车窗,沈奇看到了熙熙攘攘、忙忙碌碌为生活奔波的男男女女。

    狭窄却有序的街道上店铺林立,早茶店、煲仔饭、糖水铺、鱼蛋档一家连着一家,让沈奇倍生亲切感。

    沈奇对香港非常熟悉,他来过多少次他自己也忘记了,他家离香港很近,香港人的生活饮食习惯及语言与珠三角其他城市差不多。

    沈奇住宿的酒店在维港,能看到海。

    明天将召开“中国数学家大会暨陈省身数学奖颁奖仪式”,参会人员七七八八该来的都来了,大多数跟沈奇住同一家酒店。

    唯独孙二雄和欧叶没到,飞机晚点。

    沈奇在酒店见到了中华数学会会长。

    会长交待了一些明天大会的注意事项,并祝贺沈奇获奖。

    会长都说了沈奇已获得本届陈省身数学奖,那肯定是没问题了。

    沈奇心中大定,在酒店餐厅享用晚餐,开始梳理明天获奖感言的腹稿,并在脑海中模拟颁奖仪式后的学术讨论会,把自己想象成各种学派、各个研究机构的数学专家,对意识中的“真我”进行提问、考问、逼问。

    沈奇给自己设计的专业问题稀奇古怪,古怪到他自己都回答不上来。

    在模拟场景中,“沈奇”被“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所长”的一个问题给难住了。

    所长划动手指,在空气中勾勒出一堆毫无规律可言的数学符号:

    2ifqi(e^2.37e2/8)≥1,r0≥1,b^2t+a^2=(t+1)n1^8……

    这些杂乱的数学符号在所长富有魔力的手指间跳舞,它们散发出荧光,飘散在空气中如同萤火虫。

    “沈奇”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如此复杂的数学问题,不知从何寻求突破口,连一丁点儿的线索都找不到。

    系统忽然刷出信息:“新成就!恭喜宿主获得陈省身数学奖,并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基础奖励30万点学霸积分,乘以数学主天赋2.0,最终奖励60万点学霸积分。结余1068749点学霸积分,请宿主确认。”

    “呵呵。”沈奇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从“专家考问”的幻想场景中回归现实。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汗水没有白流!”沈奇心中暗喜,表情恢复常态。如果不是系统突然冒出来发福利,他可能会陷入人格分裂。

    结余一百多万学霸积分,富的流油啊!

    毫不犹豫的,沈奇将数学升为10级。

    在系统的等级设定中,8级-10级是精英级,11级-13级是大师级。

    那么10级就是高级精英,离数学大师已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