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32章 数学比生活更有趣
    黄维峰39岁,中国名校教授,他获得陈省身数学奖不算什么稀奇事儿。

    沈奇21岁,国际名校在读研究生,他获得陈省身数学奖在中国数学界相当罕见。

    质疑沈奇的人有没有?

    眼红沈奇的人有没有?

    当然有。

    中华数学会颁这个奖给沈奇,是很有勇气和魄力的一个决定。

    当然了,这也有更高层面战略意义的考虑。

    国家层面鼓励青年科研工作者早日介入重大科研项目,这是长久之计。

    学术寿命越长,对国家的贡献越久远,是普通百姓也能想明白的道理。

    富国强军的重大工程,从前期研究到正式立项,再到实施、验证,至最终完结投入使用,没有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搞不定。

    科研团队的核心成员经常变动,不利于项目研究和执行。

    所以学术成熟较早的科研工作者,能在其青年时期介入甚至主持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对国家对人民来说都是一件利在千秋的事情。

    很可喜,这种学术成熟较早的青年科研工作者呈现增长趋势,80后设计师成为了c919项目的骨干,90后工程师参与了新航母驱动系统的研发,他们是中国宝贵的财富。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只不过沈奇这位人才真的是太年轻了,这也更加显出中华数学会的决心和魄力。

    沈奇西装革履走上舞台,面色郑重沉稳,心怀敬畏眼神虔诚。

    跟记者们作秀可以插科打诨装装b,面对全中国的数学专家,沈奇不敢造次。

    “数学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她是一个女人,值得我们去爱。”

    这是沈奇的开场白。

    “当然,他也可以是一个男人,值得我们去爱。”沈奇补充说明。

    全场先是哗然随后赞同,是啊,也有女性数学家的嘛,数学就是她们的男人。

    “如果不爱她,怎么可能相伴一生无怨无悔,我很爱我的女人,是的,我爱她,无怨无悔。”沈奇说到此处停顿数秒,观望台下却是黑压压一片分不清人脸。

    观众席上,孙二雄、欧叶、周雨安连号入座。

    欧叶原本身体乏力,此时容光焕发。她欣喜而骄傲,因爱而喜,为她的男人感到骄傲。

    周雨安忍不住鼓起掌来,曾经一个寝室的哥们如今登台领奖,这是每一个热爱数学的人的梦想。

    “如果数学真是女人,那么沈奇你就太花心了……”周雨安一边鼓掌,一边喃喃自语。

    “你没他花心,你只爱男人不爱数学,所以你跟他有差距。”周雨安对欧叶小声说到,“我甚至开始怀念曾经的那个计算姬,毫无人性可言的三无少女是最强大的。”

    “我不后悔。”欧叶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怼周雨安,然后补充一句:“另外,我也爱数学。”

    “强词夺理,呵,女人。”周雨安摇摇头,继续听沈奇的获奖感言。

    “我说的是真心话……”欧叶心说,我对数学的爱才叫正常的爱,他呀,他对数学是疯魔。

    沈奇在台上来回走动,迈着缓缓的步伐:“我不是数学神童,小时候最讨厌的科目就数学,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必须得学好数学,因为学不好数学,高考肯定很惨。”

    “新世界的大门从此打开,我爱上了数学。”

    “有人问我,数学会不会很枯燥?”

    “我反问他,日复一日的生活会不会很枯燥?”

    “他无言以对。”

    “我告诉他,数学比生活有趣。”

    “谢谢,我的发言完毕,再次感谢中华数学会颁这个奖给我,谢谢!”

    沈奇鞠躬致谢,获奖感言发表完毕。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沈奇的感言发自肺腑,感染了在场的大多数人。

    会后,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21岁数学天才沈奇:有一种爱叫数学,比生活更有趣。”

    沈奇回到酒店,洗澡,上床。

    “你今天的演讲很动情。”欧叶躺在床上说到。

    “是啊,说些心里话而已。”沈奇躺在欧叶身边,说到:“我爸明天来香港,一起吃个饭吧。”

    “哦。”欧叶紧张了,小心翼翼问到:“沈叔叔喜欢什么?”

    沈奇:“生意人嘛,喜欢钱。”

    “那……”欧叶无言以对却又觉得有点道理,她非常为难:“那我总不能,送你爸银行卡吧?”

    “哈哈哈,你太幽默了,来,亲一个。”沈奇笑的在床单上打滚,滚着滚着亲了欧叶一下。

    “初次见面,我得送你爸礼物,一点心意。”欧叶挺倔强的,又问:“除了钱,他总有爱好吧?”

    “欧叶你太讲礼数了,弄的我很不好意思,我跟你爸见过好几次了,啥也没送,他还请我喝了一瓶脉动。女朋友不入家门,不用带礼物的,这是我们老沈家的规矩。吃个便饭而已,就这么简单,我爸很好说话的。”

    “好吧。”欧叶口头答应了,心中还是忐忑,见家长这种事情,会不会很尬呢?表现不好的话,会不会扣分呢……

    “别想那么多了,睡吧。”沈奇劝慰道,然后带上欧叶一起在床单上打滚。

    “坏蛋……每天都要……唔……轻点……疼……”

    ……

    初尝人事的年轻男女,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爱情升华后的一段时间,激情是最饱满的。

    双方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方,在外面无法倾诉的苦恼可以跟身边的人说,收获的喜悦可以跟身边的人分享,两人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携手奔向幸福的终点。

    沈奇体质很好耐力惊人,他不怎么倒时差亦神采飞扬。他一点闭眼,六点起床,温习一下今天学术研讨会的报告资料,身体并没有被掏空,尚有余勇可贾。

    激情之后的早上,欧叶没有起床,累瘫了。

    沈奇打电话叫来早餐,喂欧叶喝牛奶,再剥个鸡蛋。

    欧叶的身体需要进一步调理,太过激烈频繁的爱爱,她受不了。她心理上接受沈奇狂风暴雨般的激情,身体承受不了。

    “对不起,小叶子,是我不好。”

    “没事,赶紧去开会吧。”

    日程很紧凑,早上9点,学术研讨会开始。

    有两个主要会场,围绕两位获奖者展开了激烈而友好的学术交流。

    沈奇所在的这个会场,以数论领域的专家为主。

    其实沈奇心里很清楚,读大学阶段他发表了11篇论文,在这些专家眼里,真正能拿出来显摆的只有一篇,就是在普林斯顿读研期间,发表的四大期刊论文《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

    沈奇手持ppt翻页笔,大屏幕上播放沃什猜想证明的核心内容。

    “当c不同于上述的值时,由方程ax^4-by^2=c决定的曲线上的整点个数问题,或整点个数上界问题,是非常困难的问题。我解决了这个问题,证明了沃什猜想,接下来,我将着重报告这个问题解决的思路。”沈奇激情饱满,高谈阔论。

    “稍等,我有个疑问。”这时一位专家打断了沈奇的报告,他指出:“我认为你定义的前提条件是不充分的,值得商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