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34章 天地之间唯数学最玄
    “在这里,我设a,b,a1,b1为q(√-d)中的代数整数,将方程16化为一族图厄方程,至此,结论趋于明朗。”

    “实际上我在燕大读书期间,便已推导到这一步骤,然而就差临门一脚完成射门。带着这个遗憾,我去到了普林斯顿留学。”

    “数学这种事情啊,有的时候也需要一点点的机缘巧合。”

    “在普林斯顿某个平静的夜晚,我突然悟出一个道理,大家请看最后一页……”

    沈奇流畅的报告到最后一页,准备收尾。

    就在这时,会议室大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位老者。

    “吴老!”孙二雄身子一抖。

    “吴老!”苏教授眼中放光。

    “吴老!”闫教授露出尊敬的神色。

    “吴……吴老?”周雨安觉得这位老者好生面熟,却一时叫不出名字。

    “吴……吴老。”沈奇认得这位老者,他有些意外,却依然保持正常语速完成了报告:“我令△=k(±b1q-pa1)≠0,由推论2.1可知,沃什猜想是成立的。”

    吴老的到来吸引了全场所有专家学者的注意力,吴老目前坐镇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是中科院院士,数论领域最权威的专家。

    大佬驾临,让沈奇觉得这场研讨会开的有那么一点意思,虽然吴院士只听到了沈奇报告中的最后一句话。

    吴院士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敲了敲桌面说到:“都看我干嘛?沈奇是主角,我是来旁听的。”

    “吴老,我已经报告完了。”沈奇颇为遗憾的说到。

    能跟院士交流学术问题是很荣幸的事情,可惜,吴院士来迟了,让沈奇感到惋惜。

    “报告完了?那进入提问环节吧。”吴老环顾会场一周,对在场的专家学者说到:“沈奇是主角,你们也是主角,中国数学的进步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我今天只是旁听,不发言,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

    您老可是院士啊,又不是空气,您老想不存在就不存在?

    不存在的。

    会场采取自由讨论模式,不设专职主持人,报告者就相当于主持人。

    沈奇充当起主持人一职,他面向全体与会者说到:“关于沃什猜想证明的报告到此结束,下面请各位专家提问。”

    闫教授率先发问:“沈奇,请返回第22页,我认为方程16化为一族图厄方程,你的处理方法是否可以更简洁一些?比如找到一个满足此性质的最小数?”

    到了这个阶段,有人试图完全推翻沈奇的结论,几乎是不可能的。

    推翻沈奇,就等于打了中华数学会的脸,打了威震中华的燕大学派的脸。

    中华数学会刚把陈省身数学奖颁给沈奇,你就推翻沈奇最重要的一个贡献,干嘛呢你?与全中国为敌?

    当然了,也无人具备实力推翻沈奇关于沃什猜想的证明。

    四大期刊之一的《美国数学会杂志》已经认可了沈奇的论文,普林斯顿几十位菲尔兹奖、沃尔夫奖、阿贝尔奖的得主通过了沈奇的证明。

    谁有这个实力与全世界为敌?

    除非他是上帝。

    闫教授显然不是上帝,他也知道沈奇关于沃什猜想的全局证明是正确的。

    打脸,那也只能在局部细节上打脸,提出一些局部有待改进的处理方法,不会影响整体结论。

    闫教授苦心研究沃什猜想八年,他希望能在局部细节上纠正沈奇的一些不合理论述。

    又是你,闫教授。沈奇心中有些烦了,我招你惹你了?我特么之前压根不认识你啊!

    拿个中国国内的奖而已,又不是菲尔兹奖,有必要纠结于细节吗?挑骨头啊,你是鸡蛋里挑骨头。

    大师风度,大师风度。

    沈奇克制内心的不爽情绪,笑道:“ok,感谢闫教授的建议,那么我来解释一下……”

    “不用解释了。”忽然,吴院士发话了。

    全场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吴院士身上,您老不是只旁听不发言吗?

    “忍不住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吴院士也是个性情中人,他看了看闫教授的名牌,对闫教授说到:“小闫,你这问题提的很没有水平,这里是中国数学家大会,要提高会议效率啊小闫,大家的时间都非常宝贵。找到一个满足此性质的最小数,又能如何?茴香豆的茴字,第三种写法有意义吗?搞数学的人别这么虚,能不能说点实在的?”

    “我……”闫教授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无言以对。

    “呵呵。”孙二雄偷着乐,你小子吃瘪了吧,想打沈奇的脸,结果院士帮沈奇出头反打你的脸。

    算了,俺老孙还是看戏吧,看来不须俺出手,沈奇自有贵人相助。

    “小闫,你这问题提的很没有水平啊”这种话,也只有吴院士敢讲,毕竟人家闫教授是堂堂正教授,跟孙二雄一个档次。

    “算了,算了,你们都别提问了,我来问吧,我就问一个问题,问完散会,节约时间。”吴院士站了起来,虽已满头白发,却是老当益壮。

    吴院士,你果然还是出手了!

    沈奇激动了,能直面全中国最权威的数论专家,这种机会不是经常能遇见的,而且还是在中国数学家大会这种全国性质的正式会议上。

    闫教授的问题,沈奇真是懒得去回答,但没办法,形式还是要走的。

    吴院士,他肯定不会提一些很low的问题。

    沈奇准备好了,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小紧张。

    吴院士走到会议室前方,拿起水性笔在白板上写下一堆数学符号,他用书面方式向沈奇提出问题:

    r0>1,2ifqi(e^2.37e2/8)≥1,b^2t+a^2=(t+1)n1^8,f=iai/ibi√t

    写完之后,吴院士对沈奇做了个请的手势,从始至终没说过一个字。

    “这……吴老这写的啥?跟沃什猜想相关?”周雨安懵逼了,完全看不懂,想我也是学过数论的人啊,居然看不懂?

    “当然。”孙二雄凝眉沉思,他找到了一点点的线索,但不敢完全确定。

    “有点意思。”出身于燕大的苏教授瞧出一些端倪,却不敢妄下定论。

    “所以,这是……”闫教授心中一颤,如果早几年遇见吴院士,最先完成沃什猜想证明的人,肯定是我啊!只是,吴院士给出f=iai/ibi√t,用意究竟何在?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沈奇身上,想看看这位最年轻获奖者如何应对吴院士的无声提问。

    沈奇心中大惊,这……这……这也太离奇了吧!

    在几天前的虚幻场景中,沈奇在大脑里模拟过这个场景:虚幻出来的“中科院数学研究所所长”,在空气中写出一堆毫无规律可言的数学符号。

    而此刻,在现实中,吴院士在白板上写出一堆有规律可言的数学符号。

    抛开排列组合的顺序不谈,虚幻场景和现实场景中的数学符号,它们非常相似!

    沈奇使自己冷静下来,没办法,这个逼不装也得装了。

    数学这门学科学到高端层级,有时候难以用数学本身来解释,它甚至跟玄学沾上了一点边。

    或者说,玄学原本就是数学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