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37章 生活还得继续
    周雨安上个月考完托福,112分,比欧叶高一分,他的英语一直不错,几年前在英国参加i,还是周雨安充当沈奇的临时翻译。

    gpa同样是4.0,周雨安是个优秀的学生。

    按照百分制成绩来算,周雨安的专业课平均分比欧叶低0.8分。

    周雨安申请个美国大学不难,难的是普林斯顿的offer。

    跟欧叶相比,周雨安的科研经历有限,他目前正在跟着孙二雄做一个课题项目,课题代号soz,成果尚未发表。

    而欧叶也是soz项目组的成员,欧叶在科研经历上永远压着周雨安一头。

    如果跟沈奇那季类似,普林斯顿数学系一季只在中国招一位研究生,那么欧叶和周雨安这两位同班同学形成了竞争态势,谁去普林斯顿总归有个先后顺序。

    周雨安的压力也不小,他视沈奇为学术上的追赶目标。

    “保重,逼王,再会。”周雨安跟沈奇拥抱告别,简单六个字,前两个字寄托祝福,中间两个字承载希望,最后两个字放飞梦想。

    沈奇乘机离开香港,返回普林斯顿。

    生活还得继续,学术学无止境。

    为了让家人、挚爱过上更好的生活,沈奇不容止步,必须勇往直前。

    在普林斯顿读研的第一个学期,沈奇选择进修16门课程。

    第一学期的最后两个月,沈奇的大部分精力放在沃什猜想、黎曼zeta函数ζ(2n+1)、orbifold基本群来刻画辛orbifold群胚等重要研究课题上,导致他只完成了16门课程中10门的进修,剩下的6门课程延迟到第二学期进修。

    10门课程,沈奇拿到了80个学分,《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这个课题成果经普大数学系研究核实,最终折算为70个学分给到沈奇。

    那么沈奇在第一个学期通过课程进修+论文发表的组合方式,拿到了150个学分,距普大数学系硕士学位225个学分的目标还有75个学分的差额。

    陶哲轩和云威在普林斯顿读书期间,仅用两个学期就获得硕士学位,这是非常惊人的效率。

    因为普大数学系的课程设置,以及数学论文验证、发表的周期等因素,沈奇觉得用两个学期拿到普大数学系硕士学位已是极限,陶哲轩和云威的最快纪录只能被追平,无法被刷新。

    一个学期收割普大数学系硕士学位,这种超神般的业绩,数学之神也难以做到啊,除非是全盛时期的刷论文狂魔欧拉复活重生。

    数学界普遍认为,四大主神中欧拉的手速最快,更新最勤,身体最棒,精力最充沛,用情最专一。

    高斯胜在质量取胜,灵感决定一切,他一生中发表的论文数量不到欧拉的一半,但以“高斯”命名的数学、物理方面的定理、公式多达110个,是欧拉的两倍有余。高斯只做精品,开创了哥廷根学派几百年的品牌口碑。

    牛顿博学多才、知识面最广,他的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他有天才的大脑,也有功利性较强的凡人之心。

    阿基米德最富想象力,他最具传奇色彩但结局最悲惨,他在家中被一位罗马无名小卒给刺死。

    数学四大主神的画像,沈奇挂在了普林斯顿的公寓中,他以四大主神为偶像,四大奖项为目标,四大期刊为基石,给自己设定新的中长期规划方案。

    普林斯顿的phd当然需要尽快到手,沈奇在美国开过会,在香港开过会,这年头的高端数学圈子,没有博士头衔撑门面显的有些丢人。

    “如此估算,第二学期我只要再在四大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完成一门课程的进修,就能硕士毕业读博了。”

    黎曼zeta函数ζ(2n+1)的课题论文由沈奇和玛丽联合起草,投去了四大期刊中最负盛名、if最高的《数学年刊》。

    几个月过去了,这篇论文依旧处于同行评审状态,似乎毫无进展。

    从香港获奖归来之后,沈奇状态神勇,灵感滔滔不绝。

    曾经几乎把沈奇逼成神经病的冷门课题《orbifold基本群来刻画辛orbifold群胚》,现在有了新的进展。

    沈奇独立完成这个课题,他的手速很快,更新很勤,身体燃烧,耐力持久。

    “欧拉附体了!”

    沈奇挑灯夜战,铅笔写断两支。

    “很明显,{,}g定义合理,且满足双线性、反对称性、雅可比恒等式与莱布尼茨恒等式!”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设g=(g0,g1),h=(h0,h1)为群胚,通过光滑映射处理,理论上我可以得到一个orbifold泊松映射!”

    “我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若g的orbifold基本群平凡,轨道空间igi=g0/g1是连通的拓扑空间,则……则……则?”

    自嗨到顶点的沈奇戛然而止,最关键的那一下突然出不来了。

    “呼……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吧,总而言之orbifold的课题取得了重大突破,人呐,要懂得知足。明天天找穆勒教授请教一番。”

    爽到极点哆嗦一下,之后一段时间会空虚而疲惫。

    哆嗦不出来更加疲惫,而且压抑。

    沈奇累了,洗澡睡觉,此时已是凌晨两点。

    在几千年的数学史中,orbifold非常的年轻,上世纪50年代才出现了orbifold的概念,它不能算是一个独立的分支,它是拓扑学与微分几何相互交叉产生的一个新理论。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orbifold理论涉及众多的数学、物理分支,如拓扑学、代数几何、弦理论等。

    “穆勒教授,我现在遇到个难题,若g的orbifold基本群平凡,轨道空间igi=g0/g1是连通的拓扑空间,我想要得到一个orbifold纤维连通且orbifold单连通的存在,请问该怎么处理?”沈奇在穆勒教授的学术例会上,抛出这个课题。

    “沈奇,恭喜你获得陈省身数学奖,了不起的孩子。陈省身是一位伟大的数学家,我跟他一起开过会,不止一次。”穆勒并没有立即解答沈奇在学术上的疑惑。

    “谢谢。”沈奇心说,难道穆勒老爷子也不懂?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解决《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沈奇,毕竟你是参与者之一。”穆勒说到。

    “好吧。”沈奇点点头,又说到:“不过《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还有什么需要研讨的课题吗?我们已经投递到了《数学年刊》,目前正在评审中。”

    “当然有问题,被退稿了,需要大改。”玛丽显的苦恼,她也是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

    “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沈奇受到了打击,这篇解析数论的论文,他付出了不少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