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41章 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
    “十分遗憾,沈奇,我认为这篇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递推公式的论文,投给《数学年刊》,无非是被再次拒绝而已。”穆勒教授面色凝重的说到。

    “穆勒教授,我在这篇论文中使用的数学技巧,高于我完成沃什猜想证明的那篇。”

    “如果你坚持投递到《数学年刊》,我并不反对。如果《数学年刊》收录了你的论文,我将为你支付版面费。祝你好运。”穆勒教授说到。

    “那么细节呢,穆勒教授,细节是什么?我究竟错在了哪里?”

    “理论上ζ(2n+1)可以表示为π^2n-1的有理倍数与2个收敛较快的级数之和,没错,我认同你的级数推导法,但是,我并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重新算一遍一致收敛性吧沈奇,或许你会找到你真正的问题所在。”

    “好的,我会再次计算验证。穆勒教授,关于我的orbifold课题论文呢?”

    “这篇orbifold的论文先放在我这里,我需要仔细研究,暂时无法给出评价。”

    穆勒教授否定了沈奇的一篇论文,另一篇有待进一步研究。

    沈奇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校对《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

    他快要吐了,一看到rienn这个人名及与此人名相关的公式、猜测,沈奇就想吐。

    呕!

    哇!

    沈奇忍不住吐了出来。

    酸黄瓜、菜叶子什么的混杂在一起,看上去还挺新鲜。

    “可恶的黎曼。”

    沈奇嘟囔着,清扫地板上的呕吐物。

    穆勒教授始终不认可沈奇关于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使用级数推导法得到递推公式的这篇论文。在同一个问题上,穆勒教授这次和玛丽站到了一起。

    也有好消息,穆勒赞同沈奇在orbifold这篇论文中的论证。

    沈奇坚持认为自己对于黎曼猜想的理解不会错。

    “黎曼使我呕吐,所以我必须找他讨个说法。”

    世人皆醉我独醒,沈奇和他最后的倔强,将《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这篇论文的单方面修改版,再次投递到《数学年刊》。

    作者只有沈奇一位,他独自承担一切。

    《orbifold基本群来刻画辛orbifold群胚》这篇论文,沈奇投去了《数学学报》,这份期刊是瑞典人主办的,同样是四大期刊之一。

    来到普林斯顿后,沈奇在四大期刊中的三家投了论文,其中《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被《美国数学会杂志》收录,正是这篇论文使沈奇在中美数学界崭露头角。

    《数学年刊》已经拒过沈奇一次。

    沈奇尚未跟《数学学报》打过交道。

    四大期刊中还剩最后一家是德国人主办的《数学发明》,沈奇暂时没有好的idea再写一篇高质量论文投去《数学发明》。

    等待《数学年刊》、《数学学报》审稿的这段时间,沈奇集中精力研究黎曼猜想,他查阅了海量的文献,从黎曼本人到哈达马德,从哈代到拉马努金,再到目前还活着的大牛的论文、学术专著。

    希尔伯特曾说过:“如果我一百年后复活,我睁眼后的第一个问题会是,黎曼猜想解决了没有?”

    华罗庚的老师、英国数学大师哈代一生致力于黎曼猜想的证明,哈代是敢于上帝作斗争的男人,但他仍未能战胜黎曼。

    哈代临终前说到,他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能证明黎曼猜想。

    华罗庚先生同样是一位解析数论的大师,他和拉马努金是师兄弟,在剑桥读书时皆拜哈代为师。

    华罗庚先生在素数分布及哥猜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陈景润是他的得意弟子。

    希尔伯特在1900年的那次千禧大会上作出过一个著名预言:“我最关心的是三个数学问题,黎曼猜想、费马大定理、α^β猜想。黎曼猜想有望在五十年内解决,费马大定理有望在八十年内解决。而α^β猜想永远超出了数学家的能力,它无法被解决。”

    事情的发展与希尔伯特盟主的预料恰恰相反,α^β猜想于1934年被t.施耐德证明,费马大定理于1995年被安德鲁-怀尔斯证明,黎曼猜想至今无人完成证明。

    黎曼猜想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魔力和价值,一百多年来使得诸多数学大师为它着迷?

    数学界普遍认为,从黎曼猜想出发,证明了许多有趣的结论,它们互不矛盾,远优于被证明的无条件结果。

    更为重要的是,个别的推论后来被无条件的证明,这样从黎曼猜想所得到的结果也就为这一问题的研究指出了方向。这正是黎曼猜想的重要价值。

    潜心研究黎曼猜想的这段时间,沈奇时不时的恶心想吐,食欲不振,头昏眼花,生物钟紊乱。

    “若rh成立,则当1/2≤δ≤2时,有……呕,哇!”

    沈奇又吐了。

    清扫完公寓地板,沈奇将垃圾桶放在身边,继续钻研logζ(s)在半平面δ>1/2内正侧,s=1是它的对数支点的问题。

    “哇!”

    这次沈奇没有吐在地板上,全吐在垃圾桶里。

    “如果无法证明黎曼猜想,我就,我就……!”

    沈奇杀红了眼,每天只研究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却始终找不到最关键的那个破题点。

    换谁谁吐。

    《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再次投稿给《数学年刊》后的一个半月,沈奇遭遇了雪上加霜的打击。

    “沈奇先生,就《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这个课题,希望你完全考虑清楚了问题的本质,再给我们投稿。这是第二次了,我们不希望看到第三次,谢谢,祝你好运。”

    这是《数学年刊》编辑的邮件答复,这次连审稿人的评审意见都没有附上。

    哇!

    哇哇!

    沈奇冲进卫生间抱着马桶狂吐,吐到没有任何食物残渣可吐,只剩酸水潺潺流出。

    《黎曼zeta函数ζ(2n+1)的问题》这篇论文,沈奇认为他不可能错,这篇论文被同行专家认可,对他后续完全证明黎曼猜想起着非常关键的铺垫作用。

    然而事实很残酷,就连沈奇的准备工作专家都不认可,更别谈真刀真枪跟rh刚正面了。

    沈奇病了,卧床不起。

    他从没病的如此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