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卧床养病期间,穆勒教授前来看望,乔纳斯前来看望,就连玛丽也来了。

    “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身体上,以及心态上。”穆勒教授说到。

    “你得学会享受生活,沈奇,生命中除了数学还有其他有趣的事情。”乔纳斯说到。

    “总而言之,健康胜过一切。”玛丽说到。

    “谢谢,谢谢大家的祝福和关心。我会好起来的。”

    养病的这几天,沈奇算是想通了,一意孤行死路一条。

    除非自己具备天下无敌的实力,也就是系统设定的“无敌的我如此寂寞”、“在非人的领域同样无敌”这种等级。

    事实证明,以10级的数学等级强行破解黎曼猜想,只落下四面楚歌的被动境地,还把自己逼出内伤。

    事实同样证明,黎曼猜想配得上千禧难题之一。

    那么容易被证明就不叫千禧难题了。

    “还是脚踏实地一些吧,做一些基础课题的研究,发几篇普通论文找找感觉。有些事情强求是没用的,随缘。”

    沈奇逐渐调整心态,上上课,散散步,顺便考了个新泽西州的驾照。

    买了辆二手雪佛兰,沈奇有事没事就开车出去转转,最远的一次开到了康州,买了几件纪念品。

    这段时间沈奇也在反思总结,为什么会把自己弄的这么苦逼?

    17岁之后一路顺风顺水屡创佳绩,学霸光环在头顶闪闪发光,21岁在四大期刊上发论文,获得陈省身数学奖。

    这四年是开挂的四年,沈奇收获了很多荣誉和称赞,被誉为中国数学新星。

    一个年轻人在短短几年内获得了别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心态会有变化。

    沈奇正在努力调整心态,试图找回初心。

    初心是什么?

    安静的、平静的当学霸,尊重数学的客观规律。

    看来沈奇已经平静下来了,即便他寄予厚望的论文《orbifold基本群来刻画辛orbifold群胚》被《数学学报》打了回来,他也没有太过抓狂。

    论文写的不好,那得修。

    自己存在问题,那得改。

    “我不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我也存在缺点,穆勒教授,请你帮我看看这两篇论文。”平静下来的沈奇找到了穆勒,带着两篇论文。

    一篇是关于高维fuchsian群基本域的研究,另一篇是关于可收敛到稳定同伦群中非零元的研究。

    两篇论文都是群论相关的课题,属于基础研究,算不上极其高深,却也具备一定的研究价值。

    本来沈奇是想做成一个课题,写着写着写成了两篇论文,从两个不同的角度论述他对群论的观点。

    “看来你的自我调节能力不错,这两篇论文没有什么问题,细节上稍微处理一下就可以了,这里,还有这里,对严格抛物元和严格双曲元给出基本域的构造方法,需要细化。”穆勒教授提出了中肯的意见。

    “好的,立即修改。”沈奇虚心接受意见和建议。

    “不得不说,沈奇你是个数学天才,你写论文的速度太惊人了,即便在恢复阶段也如此惊人。”穆勒教授说到。

    沈奇说到:“穆勒教授,我觉得我应该积累到足够的学术经验后,再向一些世界级的猜想发起冲击,是比较合理的做法。”

    “谁说不是呢,我早就跟你这么说了!”穆勒教授笑了起来。

    “谢谢穆勒教授,我决定博士阶段依旧选择你为我的导师。”

    改完稿子之后,沈奇将两篇群论的论文投去了《太平洋数学杂志》以及《美国数学汇刊》。

    两家都是美国的数学期刊,其影响力与国际四大数学期刊有一定差距,但在美国国内属于top10的期刊。

    生活重新归于平静,沈奇之前想着两个学期拿到普林斯顿数学系硕士学位,现在他不这么刻意了,顺其自然吧,为什么要这么心急呢?做研究切忌心急。

    当一个人非常固执干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欲速不达。

    当他真正沉淀下来,那便海阔天空。

    沈奇正在经历一场心灵上的蜕变,这与开不开挂无关,只与人内心深处的那一根弦相关。

    就在研究生第二个学期即将结束时,沈奇收到了一个好消息,他获得了福特奖。

    这个奖项由美国数学协会颁发,对过去一年中发表高水平论文的学者颁发奖项,需要缴纳2万美金的评选费用。

    沈奇在几个月之前已经交钱了,从穆勒教授的科研经费中拨款,报名参加福特奖的评选。

    为节约开支,美国数学协会并不组织颁奖典礼什么的仪式性活动,这一届六位福特奖获奖者的名字刊登在《美国数学月刊》上,这是美国数学协会主办的一本期刊。

    福特奖证书邮寄到了普林斯顿数学系,沈奇正在欣赏这本精美的证书。

    “福特奖证书还是挺漂亮的。”沈奇将福特奖证书收藏起来,和陈省身数学奖的证书放在一起。

    2万美金反正不是自己掏钱,福特奖它大小算是个奖项,却也不是无名之辈交钱就能获奖的。

    沈奇有普林斯顿背景,拿过中国的数学奖项,关键是他有干货,他关于沃什猜想证明的论文刊登在《美国数学会杂志》上。

    系统:“新成就!宿主获得美国数学协会颁发的福特奖,基础奖励35万点学霸积分,乘以数学主天赋2.0,最终奖励70万点学霸积分。结余1018810点学霸积分,请宿主确认。”

    “这……花钱弄到的福特奖,基础奖励居然达到35万点学霸积分,比陈省身数学奖的基础奖励多5万点。”

    沈奇觉得这有些不合理,但还是接受了这一事实。

    不管如何,花钱搞来的福特奖是个国际性奖项,这个奖项颁给任何国籍的数学研究者。

    陈省身数学奖是中国国内的奖项,只颁发给国籍为中国的数学研究者。

    120万点学霸积分,可以将数学10级升为11级的大师级。

    拿了个福特奖,加上之前攒下来的30万多一点学霸积分,沈奇发现自己又快要升级了。

    “穆勒教授,请问类似福特奖这种需要缴纳评选费用的国际性奖项,还有吗?”获奖后的沈奇请穆勒教授吃饭,以表心意。

    “没了,放眼全球仅此一个,最近二十几年美国数学协会想钱想疯了,才设置这么个规定。1995年之前,福特奖不需要交钱参选,每位获奖者还能获得1万到2万美金左右的金钱奖励,这笔奖金是不用交税的,多么纯真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