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44章 穆勒-沈定理?
    “欧叶的托福分数比我低一点点,gre比我高一点点,gpa和我持平都是4.0。”

    “我的科研经历没有欧叶丰富,我只发表了一篇论文,还是跟欧叶一起写的。”

    “如果欧叶在面试的时候正常发挥,那应该没我什么事情了。”

    周雨安跟沈奇解释了一下国内的情况。

    “哦,这样啊。”沈奇猜测的也是如此,欧叶的那种口头表达能力,如果遇见严厉的面试官,她可能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结束了和周雨安的通话,沈奇打给欧叶确认情况。

    果不其然,欧叶的书面成绩非常优秀,但面试搞砸了。

    整场面试,几乎都是普林斯顿的面试官在说话,欧叶偶尔回答几个单词。

    面试官抓狂了,给了欧叶最低的面试分。

    “他提的问题,好奇怪呀,我,我……”欧叶在电话那头急的快要哭出来。

    “不要心急,莫要慌张,且容我想想。”自己的女人急了,沈奇千万不能急,如果两个人都急了,那就没得救了。

    “你下一季继续申请普大数学系,有没有把握?估计还是有点悬,面试卡在那里。”沈奇显的有些凝重。

    “那……那怎么办呀?”欧叶的社会经验欠缺,她束手无策。

    “除了普林斯顿,你还投了其他的美国大学吗?”沈奇用尽量平静的口吻询问。

    欧叶:“没。”

    “你……哎,这很欧叶。”沈奇拿欧叶没辙了,他在公寓里来回走动,思考对策:“现在还有时间,小叶子你听我的,给美国东海岸、普林斯顿周边的其他名校投递申请文书。”

    欧叶:“可我想去普大。”

    “情况特殊,退而求其次吧我的小叶子!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的数学系同样很强,纽约离普林斯顿很近,类似从首都开车到廊坊的距离而已,我可以经常去纽约看你,这没什么的,不少在首都上班的人还住在廊坊呢。在美国只要有车,这都不算是个事儿,我买了辆雪佛兰,交通问题已经解决。”沈奇想出一个折中方案。

    忽然,沈奇灵机一动:“对了,咱们的师兄龚长伟在哥大数学系当教授,你可以报他的研究生啊!长伟师兄是研究数论的专家,正好和你专业对口!”

    “赶紧的欧叶,立即给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投申请文书!运气好的话,你明年1月就能去纽约读书,先在长伟师兄那边呆个一两年,然后来普林斯顿读博。到美国了一切都好说,我帮你安排普林斯顿读博的一切事宜。我就问你欧叶,你听不听我的?”

    “听,我听你的。”

    小两口子算是达成一致意见了,欧叶先去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然后来普林斯顿读博。

    没办法啊,谁让欧叶过不了面试这一关呢。

    这种曲线挽救爱情的策略,是沈奇目前能想到的最佳策略。

    那么问题来了,位于纽约市的哥伦比亚大学也是常春藤名校,他们家的面试就一定会给欧叶及格分?

    这需要深入了解一下。

    “穆勒教授,我不知道是否存在这种制度,就是你亲自出面当面试官,面试一位中国学生?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数学天才。”沈奇并不死心,他做了两手准备,立即找到了穆勒教授,想让穆勒教授直接招欧叶来普林斯顿。

    “非常遗憾,沈奇,不存在这种规定,至少在普林斯顿不存在。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招生制度比较灵活,你可以让她试试。”穆勒教授解释了一番,对于招收国外本科生来普大读研,本校教授只做该生的书面学术成绩评估,不参与面试,面试由专业的面试官操办。

    沈奇有龚长伟的联系方式,去年开“常春藤数论研讨会”时两人互换了名片。

    联系龚长伟之前,沈奇先跟孙二雄打招呼,让孙二雄也帮忙吹吹风。

    龚长伟一听这么个情况,立即拍板,欧叶这个学生不错的,我对她有印象,她和沈奇联合发表了《丢番图方程沃什猜想的证明》,没问题,让欧叶来哥大读我的研究生吧,我亲自面试她,视频面试。

    沈奇放心了,龚长伟亲自当面试官,至少不会故意刁难燕大师妹。

    而且欧叶的书面成绩摆在这里,她又是主攻数论的计算姬,师从数论专家龚长伟非常合适。

    9月,沈奇成为了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的博士生。

    与此同时在中国,欧叶、周雨安两人进入大四阶段,他俩分别做准备工作,准备在明年1月前往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报到。

    等待欧叶的时间里,沈博士决定做一些有意义、有趣的学术研究。

    这个有趣的想法来自一个意外的发现。

    沈奇本来是要找一篇法尔廷斯发表于80年代初期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法尔廷斯证明了一个定理,从而为他在1年后证明莫德尔猜想奠定基础。

    正是因为证明了莫德尔猜想,法尔廷斯在80年代红极一时,获得了菲尔兹奖。

    法尔廷斯目前在普林斯顿工作,是《数学年刊》的主编。

    沈奇寻找大牛法尔廷斯的老论文,是为了做一个有意义的研究,他需要引用法尔廷斯这篇论文作为素材。

    在这本80年代初期出版的数学刊物中,沈奇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秘密,是另一篇论文。

    这篇有趣论文的作者有两人,艾伦-穆勒,以及托尼-曼宁。

    托尼-曼宁是哪位大神,沈奇并不清楚,但他知道,艾伦-穆勒就是他的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穆勒教授。

    艾伦-穆勒、托尼-曼宁这两位数学研究者在1982年联合发表了这篇论文,关于巴拿赫空间的研究。

    巴拿赫空间是一个热门的研究方向,几十年来一直都是。

    在这篇巴拿赫空间的论文中,艾伦-穆勒、托尼-曼宁声称他俩证明了一个了不得的定理,并命名为“穆勒-曼宁定理”。

    然而在沈奇的印象中,他从未听过“穆勒-曼宁”相关的数学定理,这两人的名字组合在一起,看上去更像是有机化学合成中的人名反应。

    “穆勒-曼宁定理”是这么描述的:

    令x是巴拿赫空间,x*是x的共轭空间,则下诉论断等价:

    (1)如果x*∈s(x*)在s(x)上达到它的范数,则x*是单位球b(x*)的w*可凹点;

    (2)x是强光滑空间;

    (3)x*的每个w*闭凸集是逼近紧的切比雪夫集。

    “所以穆勒教授你和这位曼宁先生,单方面宣称证明了这个定理?”沈奇非常好奇的问到。

    确实很好奇啊,三十几年过去了,i并未承认所谓的“穆勒-曼宁定理”。

    什么个情况,全世界的数学家耗费三十几年时间,到现在还没验证完成“穆勒-曼宁定理”的证明成果?

    “这是我和曼宁早期的研究成果,当时我们觉得它一定正确,但现在我发现,其实漏洞百出。”穆勒教授不堪回首的说到,似乎年轻的时候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沈奇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这个定理的描述没有问题,当然了,没被彻底证明之前,它只能算是个假设。如果让我来完成证明,我想我有一种新的尝试能弥补漏洞,将证明过程尽量做到严谨、完美,最终得到i的承认。”

    穆勒说到:“那你试试吧,我会跟你一起重新开展证明工作,21世纪的证明工作。如果我们成功了,它将被改写为‘穆勒-沈定理’。”

    “请问曼宁先生呢?如果我取代了他的位置,他会不会有意见?或者改为s定理比较合适?”沈奇提出建议,尊重原创作者的学术地位。

    “这个遭天杀的混蛋……他在十年前已经死了。”穆勒教授忽然咬牙切齿的说到,显得悲伤,憋屈。

    “愿曼宁先生在天堂安好。”沈奇表示遗憾,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不幸死于十年前。

    “天堂?这个混蛋肯定下了地狱!没有s定理,只有穆勒-沈定理,让我们开始这项跨越世纪的工程吧,沈奇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