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47章 非欧几何
    意大利人斐波那契的数学水平是大师级,他的翻译水平是大师+。

    意大利所处的地中海腹地连通欧亚非,全世界的商品和知识在此交融。

    精通多钟语言的斐波那契是威尼斯商人的儿子,他翻译了埃及、阿拉伯、印度、中国的数学文献,并融会贯通形成欧洲文艺复兴版的数学大百科。

    欧洲数学因此复活,随后的几百年之内欧洲数学天才辈出,数学进入了最鼎盛的黄金年代,其深远影响一直持续至今。

    “接下来我将认识卢卡-菲尔比诺蒂。”沈奇锁定一位深色卷发、浓眉大眼的白人男生,资料显示,卢卡-菲尔比诺蒂是一位意大利留学生,教室中具备南欧人外貌特征的只有这位男生。

    深色卷发、浓眉大眼的男生举手示意他就是卢卡-菲尔比诺蒂。

    沈奇问到:“卢卡,请告诉我第一次数学危机发生的年代,以及原因。”

    “公元前400年左右,根号2被发现了。”卢卡拿腔拿调的以希腊史诗吟诵的口吻,戏份很足的演绎到:“万物皆数,宇宙可度,希帕苏斯,邪恶之主。”

    哟呵,你可真能演,在米兰戏剧学院进修过的吧,卢卡?

    沈奇的演技被激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辅导学生,他希望能跟这些年轻的小伙子打成一片。

    “我亲爱的朋友。”沈奇踱步到卢卡面前,手中一本《非欧几何》缓缓翻页,他抬头凝视天花板,以苏格拉底般的厚重语调娓娓陈述:“卿言偏颇,吾心寥落,根号之2,合理存在。”

    卢卡和沈奇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两只戏精,果然这是在飙戏呀!

    其余学生没想到沈奇是这种带课风格,幽默而灵活,从容亦大度,比那些老头子们有趣多了。

    沈奇、卢卡之间切换希腊史诗画风,一问一答阐述了第一次数学危机。

    毕达哥拉斯学派信奉“万物皆数”,他们认为宇宙间的万物皆可公度,即表达为两个整数之比。

    根号2的出现让毕达哥拉斯惊恐不安,这个邪恶的数字居然无法表达为任何两个整数之比!

    不存在的,根号2或者类似根号2的邪恶数字是绝对不存在的。

    然而毕达哥拉斯的学生希帕苏斯成功证明了根号2的存在,无理数的概念因此诞生。

    “无理”是相对于有理数而无理,无理数本身是合理的。

    这就是发生在两千多年前的那次数学危机,它因根号2及无理数而产生,史称“第一次数学危机”。

    “我非常满意卢卡的答案。”沈奇走回到黑板前,说到:“等价交换,我将公布我的年龄信息。我今年21岁,再过几个月满22岁。”

    “老天,我也是21岁,而我还在读二年级!”斯蒂芬夸张的大喊大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斯蒂芬,科罗拉多大叔,当你23岁读四年级的时候,同样是23岁的奇,他有可能成为你的论文指导教授。”卢卡大胆预测了这么一种情况。

    卢卡今年19岁,年轻代表着希望,他比那些20岁以上的老家伙们更具潜力和年龄优势。

    “超级啰嗦的意大利人!”斯蒂芬来自科罗拉多州的一座五线小城市,是班上为数不多的美国本土学生。

    虽然普林斯顿的本科生来源有90%来自美国本土,但在数学系例外,数学系的本科生一半以上都是外国留学生。

    “数学史的交流属于拓展训练,不计入导修课评估报告中。”沈奇收放自如的进入主题,数学史是开胃菜,非欧几何才是主餐。

    课题气氛归于严肃,轻松了一会儿,到头来21岁的助教哥哥还是要玩真的。

    大课教授负责基础理论的讲解,导修课助教负责辅导学生复习,布置作业、检查作业。

    历经大课、导修课、参与小组讨论、完成作业、考试等一系列考验后,这些二年级学生才能获得一门课程的学分。

    普林斯顿的师资多,学生少,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本科教育。

    普大学生的压力很大,挺辛苦的,但接受过这种高水平高质量教育的学生,走出普林斯顿校门后展现出的风采和气质有那么一种独特的味道。

    普林斯顿本科毕业生的就业率高达94%以上,这在失业率如此严重的美国可谓“普大出品、一将难求”。

    沈奇进入主题开始导修,他同样以一个专业问题起头:“约翰-格罗斯顿,请用一句话回答我,非欧几何与欧几里得几何的区别是什么?我想穆勒教授已经教过你们了,让我们复习一下这个最基础的概念。”

    来自英国的约翰-格罗斯顿立即回答:“在欧氏几何中,若一条直线与另外两条直线相交且使其一侧的内角和小于两个直角,则该两条直线在该侧延长后必定相交。而在非欧几何中……”

    沈奇打断了约翰-格罗斯顿的回答,不满意的摇摇头:“嘿,约翰,我并不希望听到一字不改的欧几里得第五公设,这是中学生的及格标准。而你,约翰-格罗斯顿,是普林斯顿数学系二年级学生。我需要更有创意的答案。”

    “杰克-马,请你继续回答这个问题。”沈奇锁定一位亚裔面孔的学生,他记得学生花名册上有一位叫“jak-”的学生,国籍是美国。

    jak-这个名字一看就是亚裔,并且有很大可能性是华裔。

    果然,这位东方面孔的年轻人是杰克-马,他个子不高,皮肤有点黑,烫着时髦的发型。

    杰克-马给出了他的答案,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说明他在美国呆了很长时间,他应该是在美国长大的:“欧氏几何中的球面,对于在球面上爬行的蚂蚁来说是非欧几何的平面,蚂蚁在爬行过程中不会感觉到球面的弯曲。”

    沈奇打了个响指,非常满意杰克-马的回答:“嘿,嘿,杰克,杰克,完美的答案,a+!这才是普林斯顿的风格。”

    “嘿嘿嘿,是的呀,谢谢夸奖。”杰克-马受到表扬后一点儿都不谦虚客气,看来他已深受美国文化的影响。

    沈奇进教室后快速提了几个问题,包括两个数学史问题和几个非欧几何问题,十二位学生每人都接受了沈奇的提问。

    沈奇记住了导修班中每一位学生的面孔,和花名册上的英文姓名对号入座。

    目前来说表现最好的是意大利留学生卢卡,以及亚裔美国人杰克-马。

    优秀的学生总是能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沈奇在不知不觉中转变角色,他的第一堂导修课还算成功。

    至少到目前为止,十二位数学系二年级学生对导修课老师沈奇给出好评。

    一百二十美元的课时费,沈奇赚的轻松而惬意,他喜欢这种课堂氛围,他希望能将自己的一些数学经验和认知与这些师弟们分享,并对他们起到帮助。

    热烈的讨论、各抒己见是导修课的主旋律,时不时还会来一场头脑风暴,针对某个议题进行发散式的逻辑推演。

    数学系的议题往往就是一道数学题,靠刷题起家的沈奇现在不刷题了,他负责出题和布置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