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48章 你们非常可爱(三更求月票)
    不需证明的常识性认知为公理,经过受逻辑限制的证明为真的陈述为定理。

    欧几里得用十条公理推导出465条定理,用465条定理构造了整个经典几何世界。

    各国中学生所学习的几何母版,其实就是欧几里得著于两千多年前的《几何原本》。

    《几何原本》在世界范围内的出版发行数量仅次于《圣经》,我们依旧在学习两千多年前的几何教材,或许还将继续学习两千年。这就是“经典教材”的定义。

    欧几里得先设定公理再证明定理,从而推导出整个经典几何世界的严谨思维令人惊叹。即便在今天,这种逻辑推理思维与整体构筑能力也堪称变态。

    唯一的疑点是,“欧几里得第五公设”的常识性认知值得商榷。

    欧几里得最早设定的10个常识性认知,其实是5个公理+5个公设。

    近代数学将公设与公理合并,对于常识性的认知统称为公理。

    “欧几里得第五公设”所描述的常识性认知,可等价表示为:过已知直线外一点,能且仅能作一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

    “第五公设不难理解,并成为社会上大多数人的常识。”沈奇在黑板上随手画了一条长达一米八的直线,非常的直,像是拿尺子比出来的。

    “我问山姆,嘿山姆,过已知直线外一点能作几条直线与已知直线平行?”

    “山姆告诉我,只能作一条平行线。山姆说这是他中学数学老师教他的,他认为这是常识性的问题,就如信用卡必须按时还款,否则将被起诉。”

    “我问丽萨,她给我相同的答案。”

    “对了,山姆是老虎旅馆的经理,人很不错。而丽萨是经济学三年级的学生,超级火辣,人很可爱,她常去老虎旅馆玩。”说到这里,沈奇在黑板上画了个点。

    “哇喔,奇,你已经和丽萨约会了?”十二位数学系男生中的一半是宅男,并没有女朋友,他们感到羡慕。

    “这不是重点。”沈奇心疼的看着这些宅男单身狗,承诺道:“几个月之后你们进入普林斯顿满两年,我会介绍你们加入老虎旅馆,普林斯顿最漂亮、最劲爆的姑娘们都在那里愉快玩耍。”

    “great-key!”

    “伟大奇!”

    宅男们鸡冻了,沈奇在他们心中的形象愈发光辉伟岸,老头子教授们可不会带他们去俱乐部认识漂亮姑娘。

    “言归正传,重点是经济学专业的丽萨也学习基础数学理论,但她并不认为过直线外一点,能作出两条以上的平行线。”沈奇敲了敲黑上的那个小点,说到:“丽萨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们可以替她完成。欧几里得第五公设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常识,但当光线通过大质量星球时,我们必须使用非欧几何,因为光线会弯曲。”

    沈奇在黑板上徒手画了一个圆,特别的圆,圆成这样了○

    圆内两点a、b由一条曲线连接,这条曲线在非欧几何中代表直线。

    “从宇宙的角度审视地球,过ab外一点,我们可以作出无数条平行线。”

    沈奇给学生们温习罗氏点和罗氏直线的知识点,加深学生们的印象。

    穆勒教授在大课堂上讲的很快,两节大课之后已讲到了黎曼几何。

    导修班是有必要的,这些二年级学生尚在学术成长期,他们需要一对一的单独辅导,否则有可能抓狂。

    伟大的欧几里得留下了一条破绽,第五公设的普适性值得商榷,而这正是非欧几何的开端。

    非欧几何分为两个主要流派,罗巴切夫斯基几何与黎曼几何。

    罗氏几何即双曲几何,更多是从几何角度出发。黎曼几何即椭圆几何,因为流形的引入,黎曼几何与微分、拓扑、群论相交叉,研究起来的难度更大。

    沈奇在罗氏几何中,通过作图演绎出了过直线外一点的无穷多条平行线,传统意义上的平行概念消失,弯曲空间中的平行遵守罗氏平行公理。

    在这个特殊的空间中,三角形的内角和不再是180度,而是小于180度。

    三角形的样子也不再是刚正不阿的传统三角形,沈奇用“魔鬼喇叭花”图案,生动演绎了罗氏三角形内角和小于180度的原理。

    卢卡是个很有天赋的学生,他举一反三的作出了一组“大魔鬼三角形”,诠释了罗氏几何中不存在任何一对不全等的相似三角形。

    意大利人似乎对于作图、绘画、建筑有着天生的灵感和直觉,沈奇欣赏卢卡这个意大利学生,卢卡天赋佳、形象有特点,并保持了意大利男人一贯的骚气。

    卢卡不是宅男,他有女朋友,来美国后谈过好几个,目前处了个美国对象,姑娘挺俊俏,是阿拉巴马州卡尔霍恩县安尼斯顿镇镇长的女儿。

    在普林斯顿,学渣真的找不到女朋友。

    只有在搞定学业的前提下,男孩纸们才有精力和时间去社交,去参加体育运动展现肌肉,从而吸引并结识漂亮姑娘。

    杰克-马这位亚裔男孩也是沈奇欣赏的人,沈奇发现杰克-马喜欢在几何分析中加入代数处理。

    杰克-马通过一组漂亮的二维流形解释了常曲率空间中的测地线性状问题,得到了沈奇的赞誉。

    导修课堂上的学术气氛比较热烈,沈奇用深厚的数学知识及通俗易懂的讲解方式,赢得了全部学生的尊重与好感。

    作为见面礼,沈奇只留下了一道作业题,他在黑板上画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图形,像是把埃菲尔铁塔作倒影处理后与原像一同展现。

    “三天之内,我希望能收到你们的作业,我的电子邮箱写在了黑板上,你们可以发电子版作业给我,当然也可以提交纸版,我的办公室在路德大楼2楼a02室,欢迎随时来找我。”

    “下节导修课的开端,我将和你们一同探讨这道题目。好了,今天的导修课到此结束,这是我来普林斯顿后度过最愉快的两个小时,你们非常可爱。”

    沈奇笑着挥挥手,离开了教室。

    十二位学生陷入了沉思,他们盯着黑板上漂亮而古怪的图案,半小时之内没有一人离开教室。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半,对于这些二年级学生来说,晚自习才刚刚开始。

    助教的任务是辅助教授,引导本科生完成核心课程进修。

    和一群可爱的各国大男孩们度过愉快的两小时后,沈奇投入到他的主业中,他的主线当然是科研线。

    “穆勒-沈定理”的证明工作按计划实施。

    沈奇用三天时间完成了一个小细节处理,证明每个弱*闭凸集是近迫集,使得‖x*-yn*‖→dist(x*,a*)(n→∞)不失一般性。

    今天是沈奇收作业的最后期限,十二份作业交齐了。

    埃菲尔铁塔作倒影处理后与原像一同展现,这道黎曼几何的题目有一定难度。

    只有三位学生运用高斯-博内定理成功证明了,埃菲尔铁塔和它的倒影是弯曲空间。

    另外九位学生或多或少出现了错误判断和解释。

    抄作业在普林斯顿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后果严重到会让一位学生信誉全失。

    沈奇相信他的男孩子们不会抄作业,他逐一批改十二份作业。

    “约翰,b。”

    “阿尔希拉尔,b。”

    “卢卡,a。”

    “斯蒂芬,a。”

    “杰克-马,a。”

    沈奇认真负责的批改作业,学生们的导修课作业成绩是要留档的。

    “杰克-马,我再看看,嗯,a+。”

    沈奇越看杰克-马的作业越开心,这小伙子可以的,他在黎曼几何中的微分处理得有我大二时的水平了吧,必须跟他添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