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53章 即将逝去的青春2
    在国际四大数学期刊之的《数学年刊》上表论文,是件喜事。

    以自己的姓氏命名一个新的数学定理,也是件喜事。

    人逢喜事精神爽,双喜临门的沈奇最近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了。

    沈奇在几个月之前,原本是找一篇法尔廷斯表于8o年代的论文,结果无意中现了未被i认可的“穆勒-曼宁定理”。

    沈奇的初心是想尝试一件有趣的事情,没想到收获颇丰。

    “左眼皮跳啊跳,好事要来到~”沈奇哼着小曲儿,漫步在普大校园内。

    一转眼今年的感恩节就快到了,过完感恩节,圣诞节近在眼前。

    过完圣诞节,欧叶和周雨安就该来美国读研了。

    穆勒教授说,只要沈奇坚持每周三去数学系大楼三楼喝咖啡,凭借“穆勒-沈定理”和表在《数学年刊》上的论文,沈奇肯定可以通过博士毕业答辩。

    也就是说,沈奇喝咖啡喝到明年9月,就能获得普林斯顿的phd。

    普林斯顿phd的获取时间下限是1年,即从成为博士研究生的那天起,至少需要1年时间才能获得phd。这是普林斯顿的规定。

    沈奇服从规定,博士研究生刚进入状态,你就逼着我拿phd,多不合适呀。

    博士研究生还属于学生阶段,半研半学吧。

    一旦博士答辩通过拿到phd,那么沈奇就得找工作了。

    沈奇的学生时代快要结束,满打满算还剩1o个月。

    沈奇很珍惜即将逝去的学生时代,他希望能在剩下1o个月的学生时代中,再做一些有趣的事情,以纪念终将逝去的有趣青春。

    “奇,很精彩的论文。”埃隆-林登施特劳斯教授偶遇沈奇,跟沈奇聊了起来。

    “埃隆,你的《数论方法》第二卷什么时候出版?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拜读。”沈奇在数学系的人缘越来越好,地位逐步提升,他很自然的称呼菲奖得主林登施特劳斯为埃隆,亲切,热情,犹如老友。

    普林斯顿的教授群体既教研究生也教本科生,在本科生课堂或普大某个角落遇见一位菲尔兹奖、诺贝尔奖得主,属于常态。大多数菲尔兹奖、诺贝尔奖获得者并没有什么架子,当然也有脾气古怪的大牛。

    不管是正常的还是古怪的,在学术第一的普林斯顿,赢得教授、学生甚至清洁工、图书管理员的尊重和关注,最有效的方式是在学术上取得成绩。

    林登施特劳斯与沈奇边走边聊:“《数论方法》第二卷的编写工作实际上才刚刚开始,我试图解释数论的真正用途,这需要一些时间。”

    数论在大多数人心中简单而又复杂,精致却不是太实用。

    林登施特劳斯致力于从应用角度出研究数论,并作出了突出贡献。

    “林登施特劳斯公式”解释了遍历理论的测度刚性及其在数论中的应用,林登施特劳斯因此获得2o1o年的菲尔兹奖。

    “命名俱乐部”并不是一个实际存在的组织,但它存在于普大学者的意识中。

    某某定理、某某公式、某某猜想、某某理论、某某系统、某某方程……普林斯顿数学系还活着的大牛中,最高命名纪录是12个,纪录保持者是约翰-米尔诺,他刚刚退休去欧洲安度晚年了。

    数学史上的纪录由高斯保持,以“高斯”命名的定理、公式多达11o个,其中也包含了一些物理公式。

    沈奇因“穆勒-沈定理”成为了“命名俱乐部”中的一员,他跟数学系的大牛教授们越混越熟络。

    “其实我也想梳理一版数论研究心得,谈谈我对数论的浅薄认识。”沈奇说到。

    “为什么不呢,奇,你可是证明过沃什猜想的人。”林登施特劳斯鼓励沈奇出一部学术专著,并补充了一句:“而且你拿过i金牌。”

    “埃隆,你也关注i?”沈奇有些意外,好汉不提当年勇,这都过去四年多了,还提这些干嘛。

    “,我代表以色列拿到铜牌。”林登施特劳斯说出了一个秘密。

    “铜牌……”沈奇非常意外,你才铜牌啊。

    “1988年的铜牌比较珍贵,相当于21世纪的金牌。”沈奇说到。

    “也许吧……期待你的专著,奇。”林登施特劳斯走到斯贝尔曼大楼,遂进入楼内,他今天有节数论课,教本科生。

    沈奇找到了第二件有趣的事情,出一本专门探讨数论的学术专著。

    出数论方面的学术专著是个大项目,不是朝夕之功,沈奇开始构思,并收集资料。

    和数论相关的学术专著、教科书太多了,沈奇不想单纯的写一本数论理论专著,这并不有趣,甚至有些乏味。

    “数论史?是的,我可以从这个维度入手,写一本有趣的数论科普书籍。”

    数论这个分支的展历史近两千年,从丢番图到哥德巴赫、费马、梅森、黎曼,再到近现代的哈代、拉马努金、塞尔伯格、华罗庚、陈景润,以及半路出家的怀尔斯、法尔廷斯……可以写的东西太多了。

    “这部科普类的数论专著,应该是七分讲数论展史和数论学家的轶事,三分讲理论知识。”沈奇给尚未起草的《数论史》定下基调。

    沈奇的远期雄心壮志是写一部史诗般的《数学史》,这可能要耗费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先从《数学史》中的一部分开始吧,试试水,练练手,写一部《数论史》。

    《数学史》也好,《数论史》也罢,作者必须是数学家而不是文学家。

    当然了,基本的文字组织水平是必须的,数学家至少要做到语句通顺,词可达意。

    “所以‘穆勒-沈近迫定理’的证明度要加快了,完成这个补充定理,我就集中精力编写《数论史》。”

    证明“穆勒-沈近迫定理”的同时,沈奇继续带着导修班,辅导他的十二个男孩子。

    导修班上,沈奇保持他一贯的辅导风格,讨论数学专业知识之前,先来一道数学史相关的问题。

    沈奇在黑板上写下一些符号:f(x)、Σ、e、i

    沈奇提出问题:“是谁明了这些符号?我希望你们考虑清楚之后再回答,如果答错,我将非常生气,并会毫不犹豫的给你一个c。”

    f(x)表示函数,Σ表示求和,e为自然对数底,i代表虚数单位。

    数学系的学生天天和这些符号打交道,男孩子们异口同声的答到:“莱布尼茨!”

    “嘿,奇,这题太简单了。”

    “不可能有人不知道,是莱布尼茨明了函数以及求和的符号。”

    “奇,来几道有难度的题目吧,你可是证明了‘穆勒-沈定理’的人。”

    “你在《数学年刊》以及《美国数学会杂志》上表过论文。”

    男孩子们纷纷抗议,沈奇今天出的数学史题目太简单了,他们要求加难度。

    //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