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54章 王子屯的繁荣与隐患
    沈奇在黑板上画了个图形,由一个圆和很多条曲线组成,看上去就像一只大章鱼。

    “用现代微分几何学的观点来看,二维的黎曼几何就是高斯的内蕴微分几何。结合黑板上的图形,谁能给我一个解释,在二维流形上来说明常曲率空间中的非欧几何实现途径?”沈奇开始和学生探讨专业的非欧几何知识。

    “我算出来了,该曲面的高斯曲率k为常数α,当α大于等于0时,这个抽象曲面可以定义在整个(u,v)平面上。”卢卡最先发言。

    “那么当α小于0时的情况呢?”沈奇追问。

    “该曲面的定义域是u平方加v平方小于负的4/α。”阿杰抢答。

    “卢卡、杰克的答案加一起,就很完美了。”沈奇表示满意,卢卡和阿杰的表现一向积极,而且思路敏捷。

    “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不同的看法。”美国农场主的儿子斯蒂芬不甘落后,发表了他的观点。

    “在我看来,非欧几何类似微积分,正确的答案不止一个,我想还可以这么解释黑板上的这个图形……”英国金融大亨的儿子约翰表示不服。

    导修课堂上的讨论氛围非常热烈。

    学生们在讨论中取得进步,从他人身上学到亮点。

    导修课结束后,沈奇让阿杰、卢卡、斯蒂芬、约翰四人留下。

    “在我带的这个非欧几何导修班中,你们四人是最出色的。”沈奇欣赏出色的学生,能在普林斯顿脱颖而出的学生必有过人之处:“告诉我,除了非欧几何,你们还擅长其他什么课程?”

    “坐标几何,度量几何,射影几何。”卢卡是几何控,他疯狂迷恋各种几何学。

    “其实我的数学只是业余水平,我更擅长跟姑娘们交往,如果跟姑娘交往也算一门课程。”卢卡风骚的弄了弄发型。

    “卢卡,你和你的阿拉巴马女孩交往的怎样?”沈奇问到。

    说到泡妞,谁都没意大利男人更拿手,意大利男人拥有雕塑般的立体轮廓,除了长的帅,他们泡妞的另一绝技是脸皮厚。

    “早就没有和阿拉巴马女孩交往了,我现在的女友是科罗拉多女孩。”卢卡得意洋洋的说到。

    “我都没泡到过科罗拉多女孩!”来自科罗拉多州的斯蒂芬特别不忿,他羡慕又谴责的说:“意大利男人的特色,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上一个!”

    “姑娘们的话题到此为止,斯蒂芬,你呢,你喜欢什么?”沈奇问斯蒂芬。

    “相比于几何,我更喜欢离散数学,我不会放弃成为硅谷it工程师的努力。”美国男孩一旦认死理儿,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离散数学在计算机科学中运用广泛,农场主的儿子斯蒂芬想往这个方向发展。

    “你呢,约翰?”沈奇继续询问。

    “非欧几何对我来说是一门课程,为了学分和毕业证书,我需要学习它。博弈论和金融数学分析方法,对我来说是一种职业,我后半生的职业。”约翰说到,他迟早要回英国接手家族的金融服务公司,他在普林斯顿的学习很有目的性。

    最后轮到家里最穷的阿杰发言:“我也喜欢博弈论,以及概率论、统筹学、计算数学,我钟意实用的课程。”

    沈奇:“没有人对数论,或者数学史感兴趣?”

    “纯数问题没什么用,能赚钱吗,不能呀!数学史,交给历史爱好者去研究吧。”阿杰非常实在,他只爱能赚钱的实用科目。

    “好吧,希望你们在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沈奇宣布解散。

    这四位二年级学生各有特色。

    意大利人喜欢姑娘,他对于几何学有很高的天赋,泡妞是他的主业,几何是业余爱好。

    英国人目的性极强的进修能为他家族带来利益的课程,按部就班,从一岁起就规划好了一辈子的职业道路。

    科罗拉多农场主的儿子一心想进入it行业施展抱负,在他看来种地养马没什么前途,硅谷才是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核心之地。

    唐人街水果铺老板的儿子则想发大财,以改变家族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品质。

    现在的年轻人啊,要么就是花天酒地纵情享受,要么就是努力赚钱出任ceo名利双收。

    能静下心来研究纯理论的年轻人越来越稀少,即便是在学术至上的普林斯顿,享受主义、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风气也在渐渐抬头。

    学数学不难,难的是调教年轻人。

    “所以啊,还是穆勒教授、法尔廷斯教授这种老一辈的学者是真正做学问的人,普林斯顿再这么堕落下去,迟早要玩。”沈奇掐指一算,三十年之后,老一辈的学术大师全都不在了,普林斯顿也就玩完了。

    近二十年以来,二十位菲尔兹奖得主中,只有一位是普林斯顿自己培养出来的,他是陶哲轩,陶哲轩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就读于普大数学系。

    诸如奥昆科夫、林登施特劳斯等比较年轻的菲奖得主,他们没有在普林斯顿读书的经历,他们成名后被挖到了普林斯顿任教、做研究。

    所以普林斯顿繁荣的表面下,存在危机和隐患。

    沈奇早就发现了王子屯的危机和隐患,他不想说而已。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王子屯,你们该引起警觉了,现在开始从娃娃抓起,还来得及……”

    在圣诞假期之前,沈奇完成了“穆勒-沈近迫定理”的证明。

    沈奇将论文拿给穆勒教授过目:“由上述证明,我得到了xα*→x0*,则x0*是{xn*}∞n=1的焦点,因此存在{xn*}∞n=1的子列{xnk*}∞k=1,使得x*的每个闭凸集是逼近紧的切比雪夫集。”

    穆勒教授过目之后说到:“果然从霍斯戴夫拓扑途径得不到这个补充定理的严谨证明,奇,你运用到了分离法,这很有创造力,以及强大的逻辑推导能力。”

    “穆勒-沈近迫定理”和已被i承认的“穆勒-沈定理”存在一定联系,也具备独立性。

    “穆勒-沈近迫定理”的证明工作基本上由沈奇一个人完成。

    没出多少力的穆勒教授不好意思将自己的姓氏摆上去,他建议:“新的定理命名为‘沈氏近迫定理’比较合适,因为我并没有参与这个定理的证明工作。”

    看,这就是普大老一辈科研工作者的思想觉悟。

    沈奇强烈建议将穆勒教授的姓氏加上去,两人合作的如此愉快,不必在意这些小细节。

    穆勒教授坚持不入坑,他认为“沈氏近迫定理”是最合理的命名方式。

    拗不过德国老爷子,沈奇修改了论文,将“穆勒-沈近迫定理”更改为“沈氏近迫定理”。

    包含“沈氏近迫定理”的论文名为《巴拿赫空间闭凸集问题解析》,这是“穆勒-沈定理”那篇《数学年刊》论文的姊妹篇。

    《数学年刊》一年只出版两期,五月一期,十一月一期,所以称为“年刊”。

    下一期的《数学年刊》要等到明年5月,于是沈奇将《巴拿赫空间闭凸集问题解析》这篇论文,投去了《数学发明》。编辑部位于德国的《数学发明》是四大之一,一季度出一期。

    又是一年的圣诞假期到来,沈奇给他的北美版迈锐宝加满油,做了个车身内外清洗美容。

    周雨安先于欧叶出发,他已在飞往纽约肯尼迪机场的航班上,即将降落。

    沈奇启动车子,前往纽约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