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55章 女友驾到
    纽约肯尼迪机场。

    沈奇顺利接到了周雨安。

    “转眼又是一年啊老周。”沈奇和周雨安拥抱。

    “老沈啊,你在美国完好无损,看来装b失败。”

    “此话怎讲?”

    “你要装b成功,肯定被人打死打残了。”

    “我在国内不也没被人打死打残?”

    “美国多危险,别跟国内比。”

    “危险你还来?”

    “我从不装b,所以安全系数比你高。”

    老友相见,边走边聊。

    周雨安坐上沈奇的车子,沈奇启动车子朝普林斯顿方向开去。

    一路上两人唠个不停,把这辈子该讲话几乎都讲完了。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抵达普林斯顿拿苏大街帕默尔小广场。

    “到了,这是拿苏大街,普林斯顿市的主干道。”沈奇将车子停在帕默尔小广场边上,让周雨安领略一下普林斯顿的市容市貌。

    “这就到了?”周雨安说到,他透过车窗东张西望:“主干道上咋没人呢?拿苏大街,这条主干道跟咱大海淀的五道口没法比啊。”

    “普林斯顿的格局是一校一镇,一半人口在学校里读书、做学问,另一半在镇子里养老,所以街上没人。”沈奇解释到,再次启动车子驶进校内。

    研究生住宿公寓在普大最里面,因此周雨安可以从头到尾了解一遍普林斯顿大学,导游是沈奇。

    普林斯顿校内多是希腊复兴式、哥特式和学院哥特式的建筑,建筑群分布在草坪树木之间,这里环境清幽,和纽约的繁华喧闹形成鲜明对比。

    “老虎,好多老虎。”眨眼之间,周雨安见到了七八只老虎,铜铸的老虎雕像。

    “橙黑相间的老虎是普林斯顿的吉祥物,所以校内到处都是老虎雕像。普林斯顿的体育队跟人家干架的时候,啦啦队的口号是go-tiger!go-tiger!非常有气势。但很遗憾,普林斯顿的橄榄球队经常被人家打成狗,这里最热门的运动是橄榄球。”沈奇是个合格的导游。

    “最讨厌橄榄球这种粗野的运动,话说有人打乒乓球吗?”周雨安问到。

    沈奇摇摇头:“我都没见过乒乓球桌。”

    “我查过资料,普林斯顿这个王子屯,还真是因为王子而建。”周雨安很快就被王子屯的美丽清幽环境所吸引。

    沈奇点点头:“对啊,pron以前叫prine-town,这个地名是为了纪念奥兰治王子,prine-of-orange,奥兰治王子又称大橙子王子,他是荷兰拿苏王室的执政。”

    “普林斯顿最早是荷兰的殖民地,普林斯顿人民以为大橙子王子喜欢橙色,所以橙色成为了普林斯顿的代表色,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欧洲,全荷兰人民都知道了大橙子王子喜欢橙色,于是橙色成为了荷兰的代表色。”

    “一直到现在,荷兰各种体育代表队的第一队服颜色都是橙色,‘橙衣军团’的历史起源就是大橙子王子以及普林斯顿。”沈奇说到。

    周雨安是荷兰足球队的球迷:“真的假的,我大郁金香足球队的队服颜色,居然是这么来的?”

    车子继续往校园深处开,沈奇一手把方向盘,一手指着窗外:“这是琼斯楼,里面有个东亚图书馆,胡适曾在这里当馆长。”

    “这座杰斐逊堂风格的建筑是辉格堂,这里是学生活动中心,辉格党是共和党的前身,然而现在的新泽西州是民主党的票仓。”

    路过一栋高层建筑时,沈奇减慢车速:“这栋建筑为普大最高,它高于一切,它是数学系大楼,中国人都叫它范氏大楼。范氏就是‘范氏大代数’的那个范氏,.fine曾经是普大数学系主任,普林斯顿在老范的运营下一举超越哥廷根,成为新的数学之都。”

    “范氏大楼,圣地啊,膜拜一下。”周雨安双手合十,面向数学系大楼拜了拜。

    车子驶进了一处石拱门,沈奇停车:“到了,这里就是研究生住宿公寓,周雨安你住这里,我也住这里,《美丽心灵》摄制组曾在这里取景拍摄,住宿环境相当不错。”

    “帮我搬箱子啊沈奇,我行李太多了。”周雨安下车,打开后备箱,很吃力的倒腾大箱子。

    “弱鸡,你自己搬,来到美国你必须学会独立,不要什么事情都指望我。当初我一个人来到美国,孤零零的坐长途大巴抵达普林斯顿,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搞定,谁开车接我,谁帮我搬行李?不存在的,都得靠自己。”沈奇回想昨日种种,真不容易。

    “我在美国无亲无故,不指望你还能指望谁啊沈奇大佬!”周雨安蹲地上敲击轮胎,好委屈的样子。

    “弱鸡啊弱鸡,希望几年后你能活着离开美国。”沈奇力大无穷的提起周雨安的行李箱,朝住宿楼走去。

    周雨安的家庭条件没沈奇家殷实,他住的是两人间宿舍。

    安顿好了周雨安的住宿,沈奇带周雨安进一步熟悉普林斯顿的环境。

    圣诞假期很快过去了,1月份,春季开学,周雨安开始了他的研究生第一学期学业,沈奇继续攻读博士生。

    又过了几天,沈奇收到欧叶的微信:“我在中国首都机场,马上起飞。”

    沈奇:“ok,纽约见!”

    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一早,沈奇驱车再次抵达纽约肯尼迪机场,接女朋友。

    欧叶最终没能去成普林斯顿大学,但幸运的是,她被常春藤八大名校之一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部录取,将在哥大攻读数学系硕士,并争取博士生能去普大读。

    哥大就在纽约,即便在纽约,沈奇还是要去接欧叶,机场到哥大有一段距离。

    沈奇根据欧叶所乘国际航班的预计落地时间,提前一个小时抵达肯尼迪机场的到达厅。

    左等右等,度秒如年,沈奇终于等来了女票。

    只见那道纤瘦而熟悉的身影出了闸口,一头乌黑长发披散,眼神中写满期待,她不是别人,正是欧叶。

    “小叶子!”沈奇大喊一声,蹦蹦跳跳的朝欧叶飞奔过去,狂野的张开双臂准备给女友献上最温暖的拥抱。

    忽然,只见欧叶身后的人群中闪出一条大汉,他面如霜,眼神犀利,一手拖一个大箱子毫不费力。

    酷酷的大汉身后背一个超级大的军用旅行包,脚踏军用皮靴,看上去孔武有力,威武雄壮。

    “沃靠……老欧也来了!”沈奇蹦着跳着一个踉跄,险些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