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66章 拜访师兄,探望女友
    哥伦比亚大学,龚长伟的办公室。

    “沈奇,你来我们学校来的可真勤快。”龚长伟靠在椅子上,铅笔在手指间转的很溜,他的头发越来越少,转笔技术练的越来越精纯。

    “首先要恭喜你啊师兄,我觉得你今年有希望拿菲奖。”沈奇自己倒了杯水,他跟龚长伟混的很熟了。

    “顺其自然吧。”龚长伟说虽这么说,但他的眼神告诉沈奇,他想获得菲尔兹奖。

    今年一共有三位中国数学家收到了i邀请,将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45分钟的报告,三位数学家是龚长伟、云威、许洋,三人全都出身燕大数学系,本科皆是在燕大读的。

    四年一届的国际数学家大会是数学界最高规格的会议,有资格获得本届菲尔兹奖的数学家,必然是要在本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报告的。

    报告规格分为四个档次,从高到低依次为1小时、45分钟、30分钟、15分钟。

    根据惯例,在上届或上上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做过报告,本届又被i邀请做1小时最高规格的报告,这种数学家获得菲奖的机会非常高。

    据小道消息称,全球范围内有九位数学家,他们在今年收到了i的1小时报告邀请函。

    今年的四位菲奖得主极有可能从这九人中产生,这九人皆在上届及上上届大会上做过speaker。

    沈奇为什么认为获得45分钟第二档次报告资格的龚长伟,也有机会争夺菲奖呢?

    因为在40岁以下的数学家中,在数论领域,龚长伟做到了最顶尖。

    云威、许洋的主攻方向都是代数几何,这个领域太热门了,历届菲尔兹奖,三分之一以上的获奖名额都颁给了代数几何领域的数学家。

    热门领域意味着竞争激烈,本届大会九位获得1小时最高规格待遇的数学家中,有三位主攻代数几何,云威、许洋面临的竞争无比惨烈。

    所以沈奇觉得龚长伟有望爆冷,他当然希望师兄获奖、

    如果龚师兄能装成这个大逼,成为首位获得菲奖的中国籍数学家,沈奇将为他送上祝贺。

    “哎,其实挺难的,数论能突破的课题全都被突破了,无法突破的始终无法突破。”龚长伟不转笔了,今年是他最后一次参与菲奖的竞争,下一个四年,他将年逾四十。

    “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师兄,没准就爆冷了呢。”沈奇说到,“欧叶拜你为师,你要拿到了菲奖,欧叶也跟着沾光,我谨代表欧叶衷心祝福你能获得菲奖。”

    “你这狗粮,我不吃!”龚长伟笑了起来,问到:“对了沈奇,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不会是从普大专程赶来我这撒狗粮的吧?”

    “不是不是,我是专程过来找你请教专业问题的。”沈奇随手在桌面上拿了张白纸,抽支铅笔写下他的“沈氏匹配法”和第一个表达式:“师兄,请指教。”

    龚长伟接过白纸看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这这……这是你想出来的?”

    “最初的idea是我提出的,现在我们普大数学系有一个团队在攻克这个课题,我算是这个课题项目的实际负责人吧。”沈奇说到。

    龚长伟取下眼镜,擦了擦,戴上眼镜后仔细研究沈奇的手稿,越研究他越惊讶:“所以沈奇你取特征相匹配的两个非显然零点,通过变量和复变量的巧妙处理,以一种完全创新的手法推导出了黎曼猜想ζ(s)的一个重要表达式。这个表达式非常有说服力啊,第二个呢?类似的表达式应该有一组吧?”

    师兄果然是顶级专家,一针见血,字字说到点子上。沈奇兴奋了起来:“第二个还没弄出来呢!”

    “没弄出来,你还这么开心?”龚长伟将手稿还给沈奇。

    “所以师兄你认同我的思路。”沈奇说到,哥大和普大的数学系各有特色,哥大和普大最顶尖的数论专家皆认同沈奇的思路,这让沈奇愈发自信。

    “i怎么没邀请你去做报告?凭你手中的这张纸,即便是黎曼猜想证明的半成品,你也有资格上会。我龚长伟从燕大毕业这么多年,一辈子研究数论,到头来发现最大的竞争对手,原来是沈奇你呀!”龚长伟哭笑不得,却也被沈奇的奇思妙想所震撼。

    “师兄,咱俩永远不会成为竞争对手,这届的菲奖不可能给我,而下届……”沈奇戛然而止,意识到说错话了。

    “下届我就没资格竞争菲奖了。”龚长伟自己说了出来,“不过没关系,我们学数学的人,不是为了获奖而数学,而是因为喜欢数学才学数学。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很期待沈奇你和你的团队能最终证明rh,作为同时代的数学人,能见证rh被攻克,是幸运的。”

    “师兄,下一个猜想,我希望能跟你合作。”沈奇衷心的说到,rh是没办法了,这是普大的重点项目,拉外校的人进课题组不太好意思跟组织解释,除非是家属。

    “你先把rh搞定再说吧,喂,沈奇,需要我帮你去i那边问问吗?我认为你应该上会,即便你很年轻,但也可以破例的嘛,至少应该给你15分钟的表现机会。”

    “你这新方案还没正式发表,会议报告是最合适的展现机会,等期刊那边审完了,都猴年马月了,rh这种难题不审个一两年能搞定吗?”学理工科的人普遍有一个优点,或者说是缺点,就是心眼实在,喜欢帮助人,比如说龚长伟。

    “费佛曼主任帮我去问了。”沈奇说到。

    龚长伟觉得自不量力了:“好吧,当我没说,i主席是你们费佛曼主任的学生,费佛曼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在芝大教学生了。”

    “费老大还有这种学生,i的主席?”沈奇在普大呆的越久,发现普大的人脉、能量真的是无比巨大,这种组织举全校力量,想捧红一个学术明星或者埋没掉一个无名天才,理论上都是可操作的。

    国际学术界、数学界同样有圈子,好在沈奇在圈子里混的还算不错,他尊重教授,团结同学,善待导修班的学生,口碑传出去了,左右逢源,大佬们都很欣赏他、捧他。

    毕竟普林斯顿是学术至上的地方,只要为人不是太讨厌,宗教信仰上不是太极端,学术能力强的年轻人更容易混出头。

    沈奇看看时间,还有两分钟欧叶就该下课了,他问到:“欧叶入学一个月了,没给师兄你添麻烦吧?”

    “不会添麻烦,她比较乖,来了哥大一个月都没出过校门。”

    几分钟后,女生宿舍。

    哥大的研究生宿舍女生楼,也没有宿舍管理员之类的岗位,一楼的大门需要刷指纹进入,还算安全吧,除非是女生自己带不法分子进入宿舍楼。

    欧叶刷指纹,带沈奇进入女生楼,来到她的房间。

    “最近身体怎样?”沈奇坐在欧叶的书桌前,埋头写着什么。

    “按时吃药,一切正常。”欧叶说到。

    沈奇:“有一组新方程,你帮我解。”

    “几次方程?”欧叶问到。

    “二次方程。”沈奇在欧叶的笔记本上写完了一组方程。

    “二次方程……”欧叶后退几步,退到床上,抱着被子蒙头捂脸,好紧张的样子。

    “你钻被子里干嘛?来,小叶子,出来解方程。”沈奇回头一瞅,拿着笔记本走到床边,拍了拍被子里的欧叶。

    欧叶露出半个脑袋,看到了笔记本上的方程:“啊,解这个二次方程?”

    本子上写的是基于“沈氏匹配法”设定的二次方程组,沈奇解释到:“为了分析黎曼ζ函数,我需要你帮我做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从零点方程入手,找到第三个表达式。计算量很大,所以我问你的身体如何。”

    欧叶露出全部脑袋,她对沈奇写的零点方程非常感兴趣:“第二个表达式,完成了?”

    “我回到普大后,将联合法尔廷斯教授一起解决第二个表达式,而你,欧叶,将协助我完成第三个表达式。”沈奇握住欧叶的小手,鼓励到:“虽然你刚入学读研究生,但我认为你在我的指挥下,可以发挥出博士生的水平,纯粹的素数计算,玛丽也不如你。”

    “玛丽又是谁?”欧叶问到。

    “玛丽是我的同事,反正你比她厉害就对了。”沈奇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