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科学突破奖大会将持续4天,前三天生命科学、基础物理、数学分领域做学术报告会,最后一天颁奖。

    nasa会场,每位报告人及嘉宾手中皆有一份学术报告议程手册。

    其中数学领域报告议程中最引人注目的speaker 是:

    “《巴拿赫空间中的‘穆勒-沈定理’及补充近迫定理》,《基于‘双生匹配法’的黎曼猜想证明》,报告人沈奇,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

    几位国际知名的中青年数学大师聚集在一起,他们都是报告人,以及获奖候选人。

    中青年的定义是“30岁以上,40岁以下”,他们告别了懵懂的青春,尚未进入传统意义上的大叔阶段。

    从经历、经验、身体状况、精力、职业状态、进取心等方面综合考量,30-40岁或许是男人最黄金的一段时期。绝大多数杰出的科学家,他们名震学术界的第一个大成绩,通常出自他们的中青年时期。

    一位蓄着胡子茬、刮着圆寸头的白人帅哥笑道:“双生匹配法证明黎曼猜想,他可真能吹。”

    “詹姆斯,沈奇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是普林斯顿的新锐红人。”另一位戴眼镜、年纪稍大的白人男子说到,他是意大利数学家阿莱西奥-费加利,目前在普林斯顿数学系任教。

    圆寸头的白人数学家来自英国,他是数论领域年轻大师的代表人物詹姆斯-梅纳德,关于素数分布的处理方法,有以他姓氏命名的“梅纳德匹配法”。

    “我不认为这个22岁的中国人,可以证明黎曼猜想。”梅纳德有理由这么认为,对于黎曼猜想的研究,他和他的牛津大学团队走在世界前列。

    而沈奇宣称证明了黎曼猜想,只不过是公开了一个泛泛而谈的摘要,并未见到实质性的具体论述。

    中国数学家龚长伟不高兴了:“詹姆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证明黎曼猜想?”

    “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沈太年轻了,他缺乏必要的学术沉淀。如果黎曼猜想被中国人证明,那这个人只有可能是你,龚。”梅纳德跟龚长伟挺熟的,两人皆是40岁以下的顶级数论专家,认识很多年了

    来自普林斯顿的费加利说到:“这是年轻人的时代,詹姆斯。而且沈,他不是普通的年轻人。我并不精通数论,但在巴拿赫空间这个领域,我想我有发言权。简单来说,从巴拿赫空间的‘穆勒-沈’定理,以及补充近迫定理上来看,沈已具备基础理论高端研究人员的学术水平。”

    费加利成名于欧洲,后被普林斯顿挖去当教授,他在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变分法、巴拿赫空间等多个数学领域皆有出色的研究成果,被称为“强化版陶哲轩”。

    “嘿,费加利教授,龚教授,这位22岁的博士研究生究竟有什么魔力,你们这么捧他?”梅纳德摊手说到,“当然,他是龚教授的中国同胞,是费加利教授的校友,你们有理由为他造势。”

    龚长伟说到:“这与国籍、学院无关,只跟数学本身相关,梅纳德教授,让我们回归纯粹的数学话题,聊聊黎曼猜想吧。”

    龚长伟和梅纳德都是研究数论的专家,他俩是数学大同行中的数论分支小同行。

    龚教授在哥大带的美国团队,和梅纳德教授在牛津带的英国团队,两支数论高端团队既有合作关系,又存在不可避免的竞争。

    费加利教授的学术背景比较复杂,他在意大利读的本科,在法国硕博连读,在瑞士一家研究机构带过欧洲队伍,现任普大数学系教授,带着一支美国团队。虽然这支美国团队中一半的成员不是美国人,但名义上依然是美国团队。

    数学是个小圈子,细分到各个分支,圈子更小。

    研究微分几何的数学家不见得精通数论,研究数论的数学家在偏微分方程领域也许一筹莫展。

    但只要是出身数学系的人,无人不知黎曼猜想。

    龚长伟、费加利、梅纳德三人聊着黎曼猜想,以及自称完成了黎曼猜想证明的22岁年轻人沈奇。

    说主角,主角到。

    一身黑西服的沈奇看到了师兄龚长伟,他走到龚长伟身边,和师兄拥抱,说的是中国话:“伟神,拜大神。”

    被提名数学突破奖的龚长伟有望获得300万美元的巨奖,他用中国话回到:“我觉得你小子,马上就要成神了。”

    龚长伟见过沈奇关于黎曼猜想证明的第一个表达式,他猜测沈奇团队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研究成果,这个成果足以闪耀本届科学突破奖大会。

    龚长伟也知道,他的学生欧叶正在帮沈奇研究核心技术。

    欧叶没有获得本次大会的邀请函,她前几天问了龚长伟一个关于黎曼zeta函数的问题,问的非常深刻,让龚长伟大感意外。

    龚长伟给予了欧叶一些专业性的建议,他觉得欧叶跟沈奇极有可能在搞大事情。

    上了沈奇这条船的人越来越多,或直接的,或间接的。

    和龚长伟打过招呼后,沈奇跟费加利握手:“费加利教授,你已经连续缺席了一个月的咖啡时间,我特别想念你。”

    “是吗,我也想你。”费加利热情的跟沈奇握手,其实他俩没有熟到称兄道弟的程度,都在普大数学系混饭吃,算是互相认识吧。

    “周雨安说你是普林斯顿最有个人魅力的教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沈奇不露声色的帮周雨安说了句好话,顺带恭维了费加利教授。场面话嘛,总得会几句。

    费加利是周雨安的导师,他最近满世界飞,到处做报告、刷奖项,有望在今年获得菲奖的大忙人费加利教授,他对刚来普大三个月的周雨安没什么印象。

    沈奇这么一说,费加利教授突然对周雨安这位中国留学生的印象深刻了起来:“周,他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学生,和你一样,沈,天赋如此出众。”

    一直旁观的梅纳德从没见过沈奇,他保持礼貌的微笑打量着沈奇,仔细观察这位22岁就来圈子里抢饭碗的中国年轻人。

    数学家们的观察力普遍敏锐,沈奇早就注意到了梅纳德这位英国人,这老兄看似彬彬有礼,实在高高在上自我感觉良好,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你好,我是梅纳德,詹姆斯-梅纳德,来自牛津。”梅纳德主动伸出右手,对沈奇表示出友好姿态。

    詹姆斯-梅纳德,来自牛津……原来是你啊大兄弟,“梅纳德匹配法”的创始人。沈奇跟梅纳德握手:“很高兴认识你,梅纳德教授。”

    研究数学的人,见过人名定理、公式的次数,肯定高于见到本人。

    沈奇并未见过梅纳德本人,但他知道关于素数分布的“梅纳德匹配法”,这个匹配法曾经是主流,然而现在已经不怎么实用了。

    “我和龚教授、费加利教授,刚刚正在聊黎曼猜想,正好你来了,能谈谈你对黎曼猜想的观点吗?”梅纳德问到。

    沈奇侃侃而谈:“当然可以,我认为黎曼关于素数分布的猜想是一定成立的,他是个天才,拥有超凡的数学直觉,而且特别准确。”

    梅纳德耸了耸肩:“你说了等于没说。”

    费加利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詹姆斯,在正式报告之前,沈大概只能说到这种程度。我们都是研究数学的人,应该知道规矩。”

    “你将在明天做正式报告,沈,会议议程上是这么写的。”梅纳德说到。

    沈奇点点头:“没错,明天。”

    “那么明天,我将在报告会现场,见证数学史上的伟大奇迹诞生。”梅纳德做出一个很假的期待表情,他对于沈奇宣称的“通过‘双生匹配法’证明了黎曼猜想”始终存疑,但又不敢完全不信,毕竟沈奇来自普林斯顿。

    沈奇毫无压力的笑了笑:“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