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77章 人怕出名
    沈奇送欧叶回到哥伦比亚大学,顺便和龚长伟交流了一下学术问题。

    返回普林斯顿,沈奇梳理了一下近期的收获。

    来普大读书的这一年半时间,发表了五篇论文,其中三篇刊登在四大期刊上,分别解决了沃什猜想、穆勒-沈定理和沈氏近迫定理。

    可以说,这三篇四大期刊论文,这三个重要问题的解决,是沈奇未来一段时间混迹数学界的本钱,是他非常重要的一笔学术资本。

    一年多的时间连续收获陈省身数学奖、福特奖、数学突破奖,沈奇的野心进一步激发,他渴望获得牌子更响亮的大奖。

    单个奖项的品牌力,和颁奖机构的影响力、权威性直接挂钩。

    陈省身数学奖的颁奖机构是中华数学会,福特奖的颁奖机构是美国数学会,数学突破奖的颁奖机构是几位富豪设立的基金会。

    在数学圈业内人士看来,美国数学会的影响力、权威性较高。

    福特奖是美国数学会旗下的一个小品牌,美国数学会旗下还有十几个数学奖项品牌,品牌力最高的是柯尔奖和斯蒂尔奖。

    毫无疑问,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最大的颁奖机构是IMU,他们旗下设立菲尔兹奖、拉马努金奖、奈望林奖、高斯奖、陈省身奖。

    IMU旗下的前两个品牌不需赘述,奈望林奖颁给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数学家,高斯奖颁给应用领域的数学家,陈省身奖和陈省身数学奖是不同的奖项。

    陈省身奖是个国际性的奖项,四年颁发一次,属于终身成就奖的性质,年龄没有超过60岁的数学家几乎难以获得陈省身奖。

    另外两个大品牌沃尔夫奖和阿贝尔奖,其颁奖机构分别是德国沃尔夫基金会、挪威政府,W+A这两个奖也是终身成就奖的性质,米尔纳、怀尔斯、德利涅这些超级大牛获奖时年龄均在60岁以上。

    当然还有号称与诺贝尔奖齐名的,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克雷福德奖,这个品牌六年发一次,没啥捷径,熬吧。

    沈奇掐指一算,自己在未来几年内有可能刷到的品牌大奖其实不多,菲奖、拉马努金奖、柯尔奖、斯蒂尔奖,就这么几个。

    还是太年轻啊,这或许是沈奇目前遭遇到的最大障碍。

    说到学术资本,沃什猜想、穆勒-沈定理和沈氏近迫定理够沈奇吃好几年了,而黎曼猜想,足够沈奇吃老本吃一辈子。

    《基于‘双生匹配法’的黎曼猜想证明》在arVix上只是预录,以证明学术原创性,并供全世界的数学家观摩、品鉴。

    被欧叶喻为“半部成神”的这篇黎曼猜想论文,还是需要正式发表在期刊或学术专著上的。

    沈奇编写的《数学史》有了重要的干货,但距离完本出版还有一定的时间。

    “所以,这前半部,还是投期刊吧。”沈奇开始工作,将《基于‘双生匹配法’的黎曼猜想证明》调整为标准的期刊论文格式。

    工作量不大,只是格式的微调,内容不需要改动。

    刚调整完期刊论文格式,沈奇接到一个电话,IMU的代表登门拜访了。

    在普林斯顿校内,沈奇见到了IMU的代表安德烈-维泽先生。

    IMU的总部设在德国首都柏林,这位维泽先生是德裔美国人,他出生在美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德语和希伯来语。

    数学圈子里的德国人可真不少,不论是历史上还是当代。

    维泽先生亲自给沈奇送来一封邀请函,以表重视。

    沈奇拆开邀请函一瞅:“10月,国际数学家大会,45分钟的报告时间,十分感谢你啊维泽先生,辛苦了。”

    “这是你应得的,沈。”维泽有点羡慕的说到,“曾经我也是一名数学家,现在主要做管理工作。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会坚定的留在慕尼黑当一名数学教授。”

    “你现在也可以这么做,应聘成为教授,维泽先生。”沈奇说到。

    “我十年没有从事数学一线的研究工作,都快忘记了如何展开二重傅里叶级数,没有一家学院会雇佣我这种教授。”维泽递给沈奇一张名片,说到:“一线研究交给你们了,我们负责后方支持。”

    沈奇接过名片看了看:“维泽先生,你还有一个身份呢?斯普林格出版集团高级经理?”

    “IMU很穷,菲奖的奖金也才15000加元,我在IMU是不领工资的。”维泽笑了笑,说到:“我总得生存,我需要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斯普林格出版集团高级经理算是体面人,养家糊口没有任何问题,还能活的很安逸。

    德国斯普林格出版集团是科学文献出版界的巨无霸,与荷兰爱思唯尔集团、英国自然出版集团齐名。

    主打医学、生化的爱思唯尔旗下拥有大名鼎鼎的期刊杂志《细胞》、《柳叶刀》、《四面体》,从事医学、生化领域研究的人群都听说过或者订阅过这些期刊杂志。

    英国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自然》家喻户晓,而斯普林格旗下几乎覆盖了90%以上的重要数学期刊及专著。

    数学四大期刊皆是委托斯普林格代为出版发行,中国的几本核心数学期刊的B辑英文版,也全是委托斯普林格出版,面向全世界发行。

    集团化运作,全球化运营,是当今学术出版界的趋势。

    维泽向沈奇亮明斯普林格高级经理的身份,看来是想谈合作:“沈,实际上你所有重要的数学论文,都发表在斯普林格旗下的数学期刊上。”

    “所以你们才是幕后的掌控者。”沈奇心说你们就是大BOSS呗,我订阅我自己写的论文,还得给你们交钱,当然了,这笔订阅费一般由学校统一支出。

    “不,我们是辅助者,或者说是运营者。”维泽笑着摇摇头,说到:“我们的核心宗旨是为一线科学家服务,这也是斯普林格成立170多年来,始终走在行业前端的资本。沈,你这种迅速走红的数学新星,我们非常愿意与你深入合作。”

    “沈,你完全可以拓展学术影响力,发表期刊论文只是你的一部分工作,你还可以出书、学术专著,从编辑校订到印刷出版,再到全球化的声量传播、销售运营,我们斯普林格全程为你提供最专业的服务。170多年来,我们就是干这个的,而且做到了最好。”

    “维泽先生,你是一个出色的销售人员。”沈奇明白了,难怪维泽不去当数学教授,数学教授能赚几个钱,哪有全球化的学术版权运营赚的多。

    “社会在发展,消费观在变化,除了传统的线下出版运营,我们斯普林格也会在线上为你提供最好的服务。并且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拥有多家优质合作伙伴,如果你愿意,我们将为你组织专场演讲会,比如说世界名校巡回演讲之类的活动,这也是你扩大个人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渠道。”维泽伸出手,作握手状:“期待与你的合作,保持联系。”

    这个合作伙伴可以交往一下,大学再牛那毕竟也是学术机构,带有学术性质的商业运作得找全球性质的专业团队,沈奇跟维泽握手:“好的,如果有需求,我将联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