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86章 同窗情谊
    大佬回归,毕业聚餐进行中。手机端

    沈奇一一询问各位同学的近况和远大抱负。

    令沈奇欣慰的是,虽然班里的唯一‘女’生远在美国,但餐桌上出现了9位其他‘女’生。

    9位妹子是数学系男生的家属,能以家属身份出席聚餐活动,说明妹子们和男票的关系非常稳定了。

    亮明身份的情侣关系超过四分之一,这届数学系男生的脱单率高于往届。

    “都是美‘女’啊。”沈奇举杯,他特别高兴:“来,作为曾经的数学系班长,我敬九位美‘女’一杯,我想说的是,选择理科男,选择数学男,是最正确的人生决定!我干了,美‘女’随意。”

    沈奇仰头干掉一杯白酒,发自内心的高兴。

    “沈博士,我敬你,百闻不如一见,果然纯爷们!”罗季的‘女’友是东北人,东北妹子就是硬气,她一口闷了二两白酒,面不改‘色’心不跳。

    “妹子,你学什么专业的?”沈奇问到。

    罗季‘女’友给沈奇斟酒:“我学法律的,来,再喝一个。”

    罗季赶紧站了出来,挡在沈奇身前:“玲玲,这杯酒我帮我们班长喝,他明天还得演讲。”

    “罗季,你起开!”玲玲就这么一推,将罗季推开几米远,她举杯:“现在这个社会的确很现实,但我们这几个‘女’生都欣赏有才华的男人。沈奇,你有大才,我敬你。”

    “沈奇,敬你!”

    “男神,我先干为敬!”

    “沈博士,我不太会讲话,我干了,这杯你随意。”

    其余妹子纷纷举杯,有人喝白酒,有人喝红酒,有人喝果汁。

    甭管喝啥的,妹子们全都干了。

    啪!

    沈奇猛拍餐桌,他对罗季几个脱单的男生说:“看,我没骗你们吧,书中自有颜如‘玉’,多读书,好好读书,才能娶到美貌与智慧兼顾的好媳‘妇’儿。有‘女’朋友的全给我举杯,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干!”

    “干了!”

    “干!”

    “单身狗助攻一杯!”

    “我要有儿子了,我儿子还学数学!”

    “‘女’儿就不学数学了?”

    “‘女’儿嫁给数学家!”

    “为数学干杯!”

    聚餐气氛特别感人,喝到最后,即将离开燕大参加工作的同学哭了,即将分离赴异地的情侣哭了,单身狗哭了,哭了哭了全都哭了。

    大学同学能哭到稀里哗啦这个份上,是十分难得的真感情。

    沈奇珍重这份数学系同窗情谊,数学给了他一切,成就,荣誉,友谊,还有‘女’朋友。

    哭过笑过疯狂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天亮之后大家该干嘛干嘛,新的人生等待他们。

    沈奇归国后第一场演讲安排在燕大礼堂。

    座无虚席,数学系的,非数学系的,男的,‘女’的,能来的全来了。

    这是短期内沈奇发表的第六场演讲,第一场中文演讲。

    “我知道在座各位中,有很多不是数学专业的,而黎曼猜想又是特别专业的数学问题。”

    “黎曼猜想到底是干嘛的?我为什么要证明它?证明了黎曼猜想,对人类文明进程有什么作用?”

    “首先,我们要从素数说起,2、3、5、7这种只能被它自己和1整除的自然数称为素数。”

    “在纯数学和应用数学领域,素数皆有重要作用。”

    “自从素数被发现的那天起,人们就认为素数分布不遵循任何规律。”

    “直到德国数学家黎曼观察到,素数的分布与一个复杂的函数密切相关,所有素数都可以表示为一个函数,这个函数也就是黎曼zeta函数。”

    “黎曼猜想因此而来,这就是我刚才提及的第一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我为什么要证明黎曼猜想?”

    “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哗!

    啪啦啪啦!

    掌声响起。

    这里毕竟是燕大。

    沈奇在燕大的死忠粉太多了,他怎么说都是对的。

    如果是在水木大学做演讲,那就不好说是怎么一种情况了。

    沈奇继续演讲:“第三个问题,证明了黎曼猜想,对人类文明进程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关于第三个问题,我曾有个非常顽皮的想法,其实曾经的我,极其渴望推翻黎曼猜想。”说到这里,沈奇笑了起来:“这句话,我今天才敢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讲出这句话。”

    这……听众们疑‘惑’了,为什么呢?

    沈奇解释到:“自从1859年黎曼猜想被提出,它一直被数学界假设成立,并衍生出了无数的命题和推论。”

    “如果我推翻了黎曼猜想,或许我的名气会更大,这意味着1859年起到今天,数以百万计的数学文献统统失效,它们全是基于黎曼猜想成立所著。”

    这个想法很大胆!

    皮皮奇!

    全场听众们恍然大悟,是啊,如果黎曼猜想被沈奇推翻,被证伪,那数学界岂不是天下大‘乱’?

    “很遗憾,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我证明了黎曼猜想是一个正确命题,我无法推翻它,黎曼他是对的,无懈可击。”沈奇摊手说到,好可惜的样子。

    哎……

    全场叹气,按照沈奇的逻辑,推翻黎猜比证明黎猜,看上去更刺‘激’啊!

    然而推翻黎猜已经不可能了,可惜,真的是可惜。

    “回到黎曼定理的话题上,对的,黎曼猜想现在更名为黎曼定理,那么黎曼定理对于人类有何实际贡献?”

    “我能想到的应用场景是,黎曼定理可能会带来一种全新的破译方法……我也说不清这是对人类的贡献,或是危害?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

    “我还是那句话,术业有专攻,我只负责理论研究,并提供理论支持,或者推翻某些伪命题。至于应用层面,就‘交’给应用学家去处理吧。谢谢,我的演讲完毕!”

    沈奇鞠躬致谢,完成了归国后的第一场演讲,收获了极其热烈的反响。

    演讲会结束后,沈奇回到了他日夜挂念的燕大数院大楼。

    面向全校师生的演讲,带有科普‘性’质。

    面向燕大数院全体知名数学工作者的专题研讨会,是非常专业的事情,沈奇渴望与燕大数学专家共同探讨专业的数学问题。

    ……

    ……

    (保底月票投起,周末加更!)

    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