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90章 始于水木,走向世界
    水木园,有大学生在议论着什么。

    “今天在大礼堂有场演讲,去不去听?”

    “哪位大牛?”

    “国际著名数学家沈奇。”

    “就是那位证明了黎曼猜想的大神?”

    “对,就是他,超级吊的。”

    “这位沈奇是真大神,普林斯顿数学系博士,年仅22岁,靠,比我还小两岁。”

    “王子屯出品,果然不凡。”

    两位水木大学的男生边走边聊,兴致高涨。

    正在赶往水木大礼堂的沈奇回头一瞅,说到:“同学,我本科是在燕大数学系读的,属于燕大原创设计,王子屯代工的性质。”

    “我去!”两位男生忽然间受到惊吓,他俩定睛一瞧,神色紧张却又激动:“是他,是他,就是他!”

    沈奇面带温馨笑容,拍了拍男生的肩膀:“我是沈奇,欢迎来听我的数学讲座。”

    两位男生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目送沈奇渐行渐远。

    走上水木大学演讲台,沈奇精神饱满,神采飞扬:“合作,合作,我们需要的是合作!”

    “你们以为仅凭我一己之力,就能证明黎曼猜想?”

    “或许吧。”

    切……台下听众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有笑声,有嘘声,还混杂着想打死他却怎么也打不死的复杂情绪。

    “我有一支团队,我们各司其职,我所做的工作其实很简单,提出创意,整合资源。我单打独斗,解决黎曼猜想可能要十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时间。而我和我的团队,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搞定了所有问题。”

    “水木大学的同学们、朋友们,请一定记住,全中国不仅仅只有一家水木,也不仅仅只有一家燕大。”

    “常春藤联盟为什么强大,为何长盛不衰?因为他们八合一,八家是一家!”

    沈奇振臂高呼:“我坚信,只要水木、燕大精诚合作,首都联盟必将名扬天下!”

    啪啪啪!

    这次没有嘘声。

    掌声响起,发自内心。

    沈奇将水木放在前面,体现了尊重的态度。

    在公开的演讲场合,沈奇没有吹嘘燕大数学系如何如何牛叉。

    但在座的听众心里清楚,沈奇能站在这里,以22岁的年龄站上水木演讲台,就是为燕大打了一波史上最强的软文广告。

    水木大学之所以是水木大学,而不是水货大学,是因为他们有海纳百川的胸怀。

    表达了精诚合作的基本原则,沈奇的演讲进入了数学部分,黎曼猜想部分。

    沈奇专业性极强又不失生动有趣的演讲,赢得台下好评如潮。

    燕大的人来互相伤害,这很正常。

    燕大的人来谈深入合作、首都联盟,仔细一想,极其恐怖。水木大学数院的院长盯着台上的沈奇,陷入了沉思。

    “是谁邀请沈奇来我们学校做演讲的,并不是我啊!这是校长的意思,又或者是……”水木数院院长坐不住了,他这种级别的领导考虑的自然深远一些。

    实际上沈奇的初衷特别单纯,没有任何其他因素。

    沈奇并不排斥水木,甚至还有一些镌刻在内心深处的亲切感,他第一次参加c,第一次拿到全国奥数冠军,是在水木。

    第一次观摩学习高级装b,也是在水木。

    追根溯源,沈奇的数学之路,装b之路,还是从水木起步的。

    人嘛,总归是讲感情的。

    水木在数学领域稍微落后了一点点,沈奇想帮帮水木。

    投桃报李,就这么简单。

    大师胸怀,就这么高尚。

    沈奇在水木的演讲十分成功,圈到了不少粉丝。

    会后,有位水木大学的男生找沈奇要签名,他是水木数院的研究生,就是沈奇开讲之前偶遇的那两位男生中的一位。

    “大师,绝对的大师,沈奇,给我签个名吧。”男生毕恭毕敬的递给沈奇一本《吉米多维奇习题集》。

    沈奇提笔写到:“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ζσ,β。”

    男生接过习题集,凝眉思索:“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鸡塔西格玛,不属于贝塔?前面一句,水木大学所有学生都能背诵,后面一句难道是……破解黎曼ζ函数的奥秘所在?”

    沈奇颇为欣慰:“这位同学,你很有悟性,学的哪个方向,怎么称呼?”

    男生:“水木数院研一学生胡聪明,学的是随机分析和应用随机过程。”

    “哦,这是概率统计方向的,偏应用,水木数院的拳头专业。胡聪明,好好钻研你的专业,有缘再见。”沈奇和男生告辞,这便离开了水木。

    接下来的几日,沈奇参加了几场学术研讨会,去到某中学当了半天的数学老师,和相关部门的领导促膝长谈。

    作为一位国际知名年轻数学家,沈奇尽到了社会义务和学术职责,他在国内浪够了,心中惦记美国团队的课题研究进度。

    沈奇行李箱中的一半容积,贡献给了大麻花和老婆饼。

    这两种零食是欧叶的最爱,一种是欧叶家乡的特产,另一种是沈奇家乡的特产。

    乘坐国际航班,沈奇离开了中国,飞往纽约。

    在纽约出关的时候,大麻花被美国海关给没收了,理由是“这种螺旋状物体疑似不明生化武器,我们绝不相信它是无危害的食物”。

    老婆饼的造型看上去像是一种茶点,美国海关放行了。

    哥伦比亚大学。

    沈奇将礼物送给欧叶,他非常遗憾:“大麻花在美国被定性为不明生化武器,过不了海关。所以只带回来了老婆饼,吃饼吧,小叶子。”

    吃着饼,喝着茶,沈奇和欧叶探讨了rt第三表达式的研究进度。

    欧叶做出了一些有意义的工作,她花费数月的时间,推导出了关于对函数logζ(s)的一个推论。

    “奇,你觉得可以吗?”欧叶问到,她吧唧吧唧啃着老婆饼,挺开心的。

    沈奇眉头紧锁:“思路太发散了,零点方程,对函数logζ(s),林德洛夫式……这张网撒的太大,看似面面俱到,实则get不到重心。聚焦,是的,我们需要聚焦,集中全部火力猛攻一点,兴许才能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