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91章 普林斯顿内部预测
    7月中旬,沈奇回到普林斯顿。

    此时距10月下旬的国际数学家大会,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本届菲奖花落哪家,各界众说纷纭。

    i放出的消息是:“令我们苦恼的是,虽然决定颁完四个菲尔兹奖名额,但我们依旧难以做出决断,在诸多优秀数学家中选出最优秀的四位。”

    “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评选程序正在紧张有序的进行中。”

    “本次国际数学家大会将持续9天,在第9个会议日,我们将公布本届菲尔兹奖的获奖者名单。”

    以上是i的官方消息,总结起来就是两点:

    1四人获奖;

    2尚在评选。

    普林斯顿数学系近期最关注的事情,当然是菲尔兹奖。

    全系有十几位数学工作者被邀请参加10月的数学家大会,其中有望获奖的有两人,费加利教授和沈奇,两人在几个月前同时获得数学突破奖,各自拿到100万美元的奖金。

    费加利获得了国际数学家大会1小时最高规格报告资格,沈奇是45分钟。

    普大数学系周三咖啡时间,1986年的菲尔兹奖得主法尔廷斯教授公布了一组研究数据:“综合考虑研究成果、研究方向、年龄、资历、声势等评价要素,我认为,慕尼黑大学的西蒙-布伦德,以及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的约瑟夫-阿尤布,他们两人几乎将锁定两个菲尔兹奖名额。通过数学方法处理,我得到的数据是,西蒙-布伦德的获奖概率达65.76%,约瑟夫-阿尤布是57.35%。”

    法尔廷斯教授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议论纷纷。

    穆勒教授发表意见:“西蒙-布伦德,他是个天才,我在德国任教的时候经常和他交流。格雷德给布伦德开出的中奖率是65.76%,我觉得还是保守了,他的中奖率至少在70%以上,预计超过七成的评委将对西蒙-布伦德投出赞成票。”

    西蒙-布伦德是德国数学家,他是穆勒和法尔廷斯的德国同胞。

    咖啡厅中的另一位德国人玛丽,她也看好西蒙-布伦德:“这届菲尔兹奖是西蒙的最后一届,这个奖项应该颁给他。”

    法尔廷斯在黑板上写下一组数据:

    法尔廷斯说到:“我还是坚持认为,西蒙-布伦德的获奖几率为65.76%,即便如此,他也是最大热门。”

    这间咖啡厅中的客人皆是业内人士,大家清楚游戏规则。

    慕尼黑大学的德国数学家西蒙-布伦德主攻微分几何及偏微分方程方向,并在这两个领域取得了杰出的研究成果。

    西蒙-布伦德获得了本次国际数学家大会1小时的报告资格,而在上届和上上届的大会,他分别发表了45分钟和30分钟的报告。

    年少成名、年轻成神的西蒙-布伦德熬了两届菲奖,他今年已经39岁,人生中最后一次竞争菲奖。

    综合评价,这位39岁的德国数学家以65.76%的最高概率锁定今年的一个菲奖名额,是合情合理的预测。

    即使是沈奇和费加利,也承认这个事实。

    “我跟西蒙太熟了,因为我们的研究领域非常相近。”意大利数学家费加利说到,他擅长的领域同样是微分几何及偏微分方程。

    沈奇喝着咖啡,保持沉默,在他看来如果西蒙-布伦德获得本届菲奖,那么同行费加利只能等待下一届了。

    法尔廷斯在黑板上继续开盘:

    法国数学家约瑟夫-阿尤布的情况跟西蒙-布伦德类似,有背景,有资历,今年39岁,最后一次参与菲奖竞争。

    约瑟夫-阿尤布的中奖率之所为57.35%,低于西蒙-布伦德的65.76%,法尔廷斯给出了他的专业性解释:“如果‘阿尤布恒等猜想’的完成度为100%,那么阿尤布的中奖率将调整至100%。很可惜,‘阿尤布恒等猜想’的完成度在60%左右,所以我对他的中奖率预测为57.35%。”

    “约瑟夫-阿尤布排名第二,没意见。”众人皆赞同法尔廷斯教授的专业性预测。

    沈奇非常好奇的说到:“法尔廷斯教授,根据你的数学处理方法和概率统计体系,今年中奖率排名第三的数学家是谁?”

    法尔廷斯在黑板上写到:

    中奖率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位欧洲数学家,在普大数学系内部拥有很高的认同值。

    然而到了排名第三的澳大利亚数学家威廉姆森这里,普大数学系内部产生了分歧。

    “格雷德,我算是看明白了,你的排名依据是候选人的年龄,越接近40岁的候选人,在你的预测系统中获奖率越高。”费佛曼主任提出了质疑,他说到:“按照这种设定,阿莱西奥、奇,他们两人今年是没有希望的。”

    是啊,沈奇也看明白了,法尔廷斯教授的排名依据,原来是按资排辈。

    当然了,按资排辈是有前提的,澳大利亚数学家威廉姆森在lie理论及其表示论领域,做出了极其巨大的贡献,可谓是该研究领域的当代第一人。

    “约迪-威廉姆森是位杰出的数学家,我认可他在lie理论及其表示论领域的重要贡献,然而格雷德,我还是觉得约迪-威廉姆森的中奖率设定的太高了,虚高。正常情况下,菲尔兹奖颁给lie理论及其表示论领域的数学家,概率不会超过40%。”费佛曼是1978年的菲尔兹奖得主,他结合自己的经历和经验,建议法尔廷斯教授下调约迪-威廉姆森的中奖率。

    “今晚我会重新计算约迪-威廉姆森的中奖率,但不可否认,他是今年菲尔兹奖的热门人选之一。”法尔廷斯是《数学年刊》的主编,他有自己的信息渠道来源,以及独特的计算统计方法。

    沈奇习惯性的掐指一算,根据法尔廷斯教授的专业性预测,今年的菲奖几乎内定了2.5个名额,我在法尔廷斯教授的预测体系里,可能连5%的中奖率都达不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