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299章 我想到了
    当老师最基本的原则是,不要误人子弟。

    沈奇在过渡时期做的还算合格。

    近期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10月下旬的国际数学家大会。

    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沈奇紧张有序的备战。

    乔纳斯、玛丽、欧叶他们三个人负责的任务资料,全部汇总到了沈奇手中。

    沈奇逐一检查核对,进入最后的合稿阶段。

    “乔纳斯负责的第一条路径,基于双生匹配法,通过对函数log(s)得到了nl(s,x)在点s=1解析且亦等于零……马马虎虎吧,乔纳斯就是把神经刀,发挥不稳定,总体来说他负责的第一条路径,我给他打60分。”

    乔纳斯提供的推导结果差强人意,沈奇需要自己完善rt第三表达式第一条路径剩下的工作。

    “玛丽负责的第二条路径,基于素数基本定理,她求得了一个推论以支撑rt第三表达式。她指出,当c是依赖于a的正常数,并且a>1时,有π(x;q,l)=lix/φ(q)+o(xe^-clogx)……玛丽干的很漂亮,我给她打90分。”

    玛丽帮沈奇大忙了,沈奇可以直接使用她得到的重要推论。

    “小叶子负责的第三条路径是最难的,通过零点方程找到rt第三表达式的重要支撑……哟呵,找到了!”

    欧叶的资料是三天前送来普林斯顿的,在沈奇的公寓过了一夜,欧叶已返回哥伦比亚大学。

    沈奇今天认真研究了欧叶的资料,他非常兴奋,他给欧叶打99分。

    沈奇一个电话打给欧叶:“小叶子,当t不是l(s,x)的零点的纵坐标时,你求得的这个零点方程,是你独自完成的?其中有没有龚教授的功劳?”

    欧叶:“龚教授指导了我一下。”

    “就是说,你负责的任务,大部分是你自己完成的?”沈奇问到。

    欧叶:“差不多吧。”

    “你怎么忽然之间这么厉害了?这个零点方程很难的,据我初步判断,你做的很好,几乎完美。”沈奇既惊又喜。

    欧叶:“方程解多了,就熟练了呀。”

    沈奇哈哈大笑:“对对对,没毛病!解方程就是需要不间断的练习,最近一段时间你解方程非常努力,这我是知道的,并予以肯定。三天前,你在我的公寓,竟然……”

    “讨厌!”欧叶在电话那头嗔道,随即嘱咐:“最近我不去你那里了,你也别来找我,安心备战菲奖。”

    “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不会让团队失望!”沈奇笃定说到,结束了和欧叶的通话。

    合稿工作花费了沈奇一周的时间。

    欧叶和玛丽的资料,不需要沈奇付出多少精力去整合,稍微梳理一下就可以了。

    沈奇主要是在完善补充乔纳斯的资料。

    每一位课题负责人,都希望手下个个是精兵强将,并且这些精兵强将永远处在巅峰的学术状态中,课题负责人只用做复制粘贴的工作就ok了。

    这是最理想的设定,然而事实往往达不到理想状态。

    所以课题负责人除了要有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还需要具备极强的战术实操能力,随时要查漏补缺,亲自动手完善课题论文。

    距离国际数学大会还有20天的时候,沈奇在arvix上发表论文《rt第三表达式的研究》。

    这篇论文一共有66页,是沈奇在意大利做的那份报告的更新和补充。

    沈奇为了证明黎曼猜想,推导出了两个核心表达式,那篇论文使沈奇名声大震,一夜之间晋升为国际顶级数学家行列。

    黎曼猜想前两个表达式的论文只有30页,而rt第三表达式的论文有66页,充分说明了第三表达式的推导过程更加复杂。

    在这个特殊时期,菲奖几大候选人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国际数学界和媒体界的深度关注。

    沈奇提前20天发表rt第三表达式的最新研究进度,目的是留一些时间,让国际数学界去研究他的最新成果。

    “沈奇发表了rt第三表达式的最新研究成果,在这篇66页的论文中,沈奇和他的团队通过三种路径,得到了rt第三表达式的两个推论和一个核心方程。这是非常重要的进展,结合黎曼猜想证明的前两个表达式,沈奇几乎锁定了一个菲尔兹奖名额。”—来自美国数学界的点评和预测。

    “首先,我们必须对沈奇做出的贡献予以肯定,但问题是,rt第三表达式并未被完全证明。沈奇在拉马努金奖报告会上提到的第四条路径,至今依旧未见到一个字。”—来自欧洲数学界的点评。

    关于rt第三表达式最重要的第四条求证路径,由沈奇自己负责。

    最近一段时间,沈奇闭门不出,本科生的数论课全部交给林登施特劳斯教授去带。

    能喝的酒全喝了,能烧的论文草稿纸全烧了,沈奇没有写出关于第四条路径的任何一个符号。

    “怀尔斯教授的那套神秘仪式,根本不管用啊。”

    沈奇烧的全是草稿纸,已成文的正式论文,他舍不得烧掉。

    解决数学问题,就应该从数学本身出发。

    喝什么酒,烧什么论文。

    封建迷信思想害人不浅!

    距离国际数学家大会揭幕还剩一周时间。

    沈奇不喝酒不烧论文,他回归到了数学本身,数论本身,解析数论本身。

    数学家们通常将数学分为纯数学和应用数学,数论无疑属于纯数学,而解析数论纯之又纯。

    理论性太强的学科,注定是极少数人的玩具,他们孤独寂寞,高处不胜寒。

    解析数论这种超硬的分析学科在中国并不流行,然而中国近现代最有名的几个数学家,都跟解析数论紧密相关。

    解析数论在中国大体上有两个学派,一个是以华罗庚先生为核心的中科院学派,另一个是以闵嗣鹤先生为灵魂的燕大学派。

    中科院学派另一位杰出代表是陈景润先生,哥猜是解析数论中的著名问题。

    燕大数院专攻数论的林院士师承闵嗣鹤,他跟沈奇有过交流,在沈奇6月底归国的那段时间。

    “我推导出这个式子,其中s是变量,而且是复变量,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在零点时,这个式子完全是通过ξ(s)这个整函数变化得到的,并且它在形式上仍然是整函数……”

    沈奇回想起了林院士当时的观点。

    “于是我们可以试想,s在遍历复平面的过程中,恰巧不偏不倚,不多不少处在某个非显然零点位置上,即与该非显然零点重合,其结果不难推测,这个式子的值为0,rt第三表达式证得……”

    就在此时,普林斯顿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

    轰隆隆!

    惊雷响起。

    下起了暴雨。

    沈奇一个激灵,大脑如过电一般捕捉到了一个牛逼的灵感。

    “林院士说的有道理,却也需要补充完善,才能最终征得rt第三表达式。”

    “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想到该怎样完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