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06章 团队的力量
    沈奇获得菲尔兹奖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回国内,他的名字在网络热度指数上排名第一。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沈奇的名字,查到的资料显示:

    沈奇,男,民族汉,中国著名数学家,主要研究方向:数论。

    主要研究成果: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

    主要奖项:菲尔兹奖、拉马努金奖……等。

    国际国内数学界普遍认为,沈奇是数论大师,他最杰出的贡献是证明了黎曼猜想,并继续延伸拓展,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

    沈奇在巴西逗留了几天,明天他和他的团队将返回美国。

    “实际上,数论并非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沈奇接受斯普林格出版集团《数学家》杂志采访时,如是说。

    《数学家》杂志的记者说到:“然而你最突出也是最有名的研究成果出于数论,因为黎曼猜想。”

    “研究数论,证明黎曼猜想,建立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完全是一个偶然。”已经拿到菲奖的沈奇,他在记者面前透露了一些心路历程:“我女朋友是研究数论的,有时我会和她一起聊聊数论问题。”

    “所以你是因为爱情,证明了黎曼猜想?”记者问到。

    “一半因为爱情,另一半是因为我觉得黎曼猜想比较有趣。”沈奇笑了笑,随即正色道:“我读研读博选择的主攻方向是数学物理,辅研代数几何,我没有忘记初心。”

    “当然了,和我的小嗜好数论相比,我在主攻专业和辅研专业上,并未做出过有价值的研究成果,这将是我未来几年努力的方向。”

    “沈博士,我们继续聊聊你的小嗜好数论吧。之前你说过,一旦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被合理构筑,另外一个关于素数分布的著名难题哥德巴赫猜想,将在不久后被完全证明。”

    “是的,我说过这话。”

    “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能给个预测的时间范围吗?”

    “既然是小嗜好,就不要限定完成期限了。我提供了素数分布的一些理论支撑,我期待全世界所有的哥德巴赫猜想爱好者,向这个著名猜想发起进攻。而我也会利用业余时间,发散式的研究哥德巴赫猜想。谢谢,谢谢你的采访。”沈奇结束了和记者的谈话。

    次日,沈奇、欧叶、玛丽、乔纳斯、穆勒、法尔廷斯、龚长伟等人前往机场,准备返回美国。

    沈奇获得了菲尔兹奖,团队成员的名字亦出现在全世界数学家面前。

    “看来大家都有收获,奇,你回去之后就是教授了。”穆勒对沈奇说到,“不用经历副教授,22岁的正教授,奇,你将成为普林斯顿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比当年的陶更年轻。”

    普大数学系的代表人物陶哲轩年仅24岁就当了正教授,不过不是普林斯顿的教授,陶哲轩24岁时被u聘为正教授。

    系统设定的数学14级参考模板就是陶哲轩。

    沈奇根据1-13级的升级体验,认为14级的陶哲轩代表着陶哲轩巅峰状态的水平。

    22岁时的陶哲轩应该没有14级,尚处在升级过程中。

    22岁的沈奇超越了同期的陶哲轩,成绩和数据说明了一切。

    穆勒又道:“玛丽,乔纳斯,你们也会得到嘉奖。”

    “这得感谢奇,我和乔纳斯单独负责的那部分内容,无法形成一个体系,甚至都写不出一篇完整的论文。”玛丽客观的作自我总结,她以前跟沈奇吵架时管沈奇叫“中国小子”,后来改称“沈”,现在随大流,玛丽亲切的称呼沈奇为“奇”。

    “当然,欧,你的那部分工作,干的也很棒。”玛丽望向欧叶,说到:“我们是一个团队,这次的课题顺利完成,期待下一次的合作。”

    大功告成,获得全世界的认可,普大+哥大的常春藤联合团队气氛融洽。

    在团队合作的过程中,每个人对于其他人的学术特点有了深刻的了解。

    你可以不喜欢某个人,但你无法否定这人的学术水平,数学从来都是用成绩说话。

    欧叶紧紧依偎在沈奇身边,挽着沈奇的胳膊,对玛丽说到:“合作愉快。”

    沈奇抚着欧叶的长发,小叶子长大了,成熟了,格局宽广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女人应该互相帮助。

    说着聊着,沈奇看到远处一白人男子朝他们这个方位移步而来。

    这位长发白人男子是皮特-舒尔茨。

    没拿到菲奖的舒尔茨看上去心情不佳,他走到玛丽面前,说到:“玛丽,好久不见。”

    玛丽冷冷道:“不见更好。”

    “什么时候回波恩?”舒尔茨展开双臂想要抱玛丽。

    玛丽后退几步不让他抱:“我的安排,不需要你操心。”

    舒尔茨扑了个空,他严肃认真的说:“玛丽,你是我的妻子。”

    玛丽同样认真:“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皮特-舒尔茨先生,你可以不签字,根据德国法律,我们分居三年以上就自动离婚。还有六个月满三年。”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舒尔茨仰天长啸,痛苦而憋屈。

    “皮特,没人做错什么。”穆勒站了出来挡在玛丽身前,他直面舒尔茨说到:“每个人都有选择人生的权利,你应该学会尊重。”

    “穆勒教授,@*@……??u!”舒尔茨跟穆勒挺熟的,他说到后面说起了德语,神情激动。

    穆勒不高兴了:“@@!……??u??!”

    另一位德国大神法尔廷斯拍案而起,他怒斥舒尔茨:“@!@……????!”

    舒尔茨貌似被戳中了痛处,他大喊到:“@@!……??rz ?!”

    就连局外人乔纳斯都看不下去了,他这个瑞典人懂德语。

    乔纳斯切换德语模式,以一种谴责的口吻责备舒尔茨:“@!……??t ?!”

    “@*@!……?u!?u!”玛丽气死了,她脱去外套往椅子上一砸,撸袖子就要上去跟舒尔茨讲道理。

    “玛丽,冷静!”沈奇跳了起来,他拽住玛丽的胳膊往后拖,要搞事情回美国再搞,这里是巴西的机场,咱们人生地不熟,千万别乱来啊!

    “@-@……u??!”舒尔茨怒望沈奇,他切换英语说到:“你放开我的太太,德国人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