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数论史》的审核、校订、排版、印刷、发行等全套工作,沈奇委托斯普林格出版集团美国业务部操作。

    利用圣诞假期,沈奇回到中国。

    30日下午,沈奇接受了国家级的表彰。

    当晚七点整,《新闻大事件》准时开播:

    “各位观众,今天《新闻大事件》的主要内容有:

    不放松、不停顿、不懈怠、打赢脱贫攻坚战,领导者在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领导者30日在三亚会见印度总理,希望推动中印关系更好更快更稳向前发展。

    沈奇被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及勋章。

    中国超级天文望远镜观测到新的气体星系。

    元旦小长假各地游客增长,雨雪天气增多。

    伊朗一架载有66人的客机坠毁。

    英首相望与欧盟尽快谈判安全条约。

    美国承认忽视德州枪击案枪手线报。

    今天的《新闻大事件》预计持续35分钟。”

    七点十五分左右,沈奇出现在了《新闻大事件》的电视画面中:

    “大会堂张灯结彩,来自全国科技、教育、文化等战线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

    “下午三时许,领导者授予沈奇‘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向沈奇颁发国家荣誉勋章。”

    “沈奇是我国杰出的数学家,他成功证明了世纪数学难题黎曼猜想,建立了意义重大的数学理论体系,并于今年10月荣获菲尔兹奖,他是首位获得菲尔兹奖的中国籍数学家。”

    “领导者盛赞沈奇为中国数学作出的卓越贡献,他指出,数学是最重要的基础学科,夯实基础,才能打造科技强国。”

    “稍后沈奇做了‘我的梦、数学梦、中国梦’的主题报告,展现了新时代中国年轻数学家的雄心壮志与赤子之心。”

    ……

    酒店内,沈奇正在收看《新闻大事件》,他刚从大会堂回来。

    沈奇的右手微微颤颤,今天他在大会堂与一些人物握手,这些人物通常只会出现在电视画面中。

    而在此时的电视画面中,沈奇与这些人物同框。

    “果然还是紧张了。”沈奇打开床头柜抽屉,取铅笔与备忘录,连写三个微分方程,他的心情渐渐平复,手不抖了。

    虽然握手环节发挥不佳,但沈奇在“我的梦、数学梦、中国梦”的报告环节做的还算不错,赢得了广泛好评。

    沈奇被授予“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勋章的新闻播报完毕后,系统刷出信息:“新成就!宿主获得国家荣誉勋章,奖励50万点学霸积分。”

    “哈?”沈奇有点意外,没有翻倍,这个成就大概属于政治类吧?

    元旦假期结束后,沈奇再回燕大。

    罗季、李真强等老同学隔着老远围观沈奇,不敢靠近。

    “罗季,李真强,你们给我过来!算了,我过去吧。”沈奇走到罗季、李真强面前,与两位本科同班同学亲切握手。

    “我又不是老虎狮子,你们怕什么怕?”沈奇问到。

    “沈教授,你是上过《新闻大事件》的人!老虎狮子能跟你比?”

    “菲奖大佬突然驾到,你得给我们一点时间适应啊。”

    罗季、李真强渐渐恢复常态,与沈奇热烈交谈。

    “罗季,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是燕大数学系研究生,应用数学方向对不对?”沈奇非常关心同学的学业。

    “是的,应用数学没纯数学那么烧脑,我学起来挺轻松的,读研才几个月就发了一篇sci。”罗季转型成功,他向沈奇汇报了近期的学术成果。

    “挺好。”沈奇自认为比较了解本科室友罗季,这家伙是个储备人才,值得关注。

    “你呢,李真强?”沈奇转而询问本科阶段表现平平的李真强。

    李真强是沈奇他们班少数几个通过高考渠道入学的学生,沈奇他们寝室四人全都是竞赛渠道保送燕大。

    本科阶段一度想换专业的李真强坚持到了最后,他考取了燕大数学系研究生,跟着许洋教授做代数几何。

    “代数几何太难搞了。”李真强显的凝重,随即重振旗鼓斗志昂扬:“但我既然选择了数学,选择了代数几何,就一定会坚持下去,我的梦、数学梦、中国梦就一定会实现!”

    “这觉悟,高!”沈奇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李真强的肩膀,还是蛮佩服李真强的:“李真强,我承认读本科时没怎么关心过你,直到现在,我终于发现了你身上的闪光点,锲而不舍,迎难而上,非常好,你属于大器晚成型的选手。我的辅研方向就是代数几何,希望今后有机会合作。”

    罗季有些疑惑:“又是数论,又是代数几何,又是泛函的穆勒-沈定理。沈奇啊,我一直有个疑惑,你到底是研究什么方向的?”

    “我最近在研究物理。”沈奇说到,“虽然我擅长十个以上的数学方向,但我还是想聚焦几个主要方向,真正的全能数学家几乎是不存在的。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在五个方向上做出五个类似黎猜的研究成果,便足矣。最好不要超过五个,否则精力跟不上。”

    “那黎猜之后,你研究什么?哥猜?”李真强好奇的问到。

    沈奇:“我刚才不说过了吗,我最近在研究物理,准备读个物理学的博士生。”

    和老同学的交谈结束后,沈奇见到了燕大数院的林院士。

    林院士握着沈奇的手,一把老泪都快流出来:“盼了几十年,我们中国终于盼来了菲奖。”

    沈奇心怀感激:“林院士,我能完成rt第三表达式,还得感谢您,是您当时提醒了我,s在遍历复平面的过程中处在某个非显然零点位置上,即与该非显然零点重合。”

    “能取得这么杰出的成绩,主要还是靠你自己。”林院士说到,他特别有感触:“邱成桐说过,如果没拿到菲奖,他早就垮掉了。”

    林院士握着沈奇的手久久不放,一个劲的称赞:“对我们来说也一样,如果十年内我们还是拿不到菲奖,我们也会垮掉。沈奇,你是中国数学的功臣,你这个菲奖来的太及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