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13章 拜访高等研究所
    《数论史》并不是单纯的史书,虽然它里面包含了一些数学史事。

    节选其中一部分,沈奇书写如下:

    “数论这门学科起源于希腊,大数学家丢番图引入的不定方程使它成为一门系统的理论。”

    “印度人和阿拉伯人苦苦维系丢番图的方程体系,使数论不至于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希腊、印度、阿拉伯的职业数学家在数论方面作了大量努力,而真正对数论作出广泛贡献并赋予这门学科巨大推动力的人,是法国的一位业余数学家—费马。”

    “费马出身于富裕的商人家庭,他的职业是律师,并对政治非常热衷,一度是图卢兹议会的顾问。”

    “虽然数学只不过是费马的业余爱好,并且他只能利用少量的闲暇时间来研究数学,但他对数论和微积分作出了最顶级的贡献。”

    “费马是坐标几何的两个发明者之一,他同帕斯卡一起开创了概率论的研究,这个研究起源于一次赌钱,费马输了个精光。”

    “费马一生之中提出了几百个猜想,但他只对其中一个作出了证明,而且这个证明也只是概述大意,概述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相比于业余爱好者费马,德国职业数学家黎曼将其毕生精力投入到数学中。”

    “黎曼的身体不好,性格多疑。”

    “33岁的时候,黎曼提出了著名的黎曼猜想,他于36岁结婚,40岁因病去世。”

    “笔者及学术伙伴证明了黎曼猜想,并梳理出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如下:

    -reζ’/ζ(s)=σ-1/is-1i^2-∑pσ-β/is-pi^2+o(1/λ(s)+log(isi+2))

    ……

    {p1,1-p1,p2,1-p2,……,pk,1-pk,……pn,1-pn}

    ……

    x=βk,γ=γk,x^2-x-γ^2+γk^2+βk-βk^2=0,γk(1-2β)+γ(2x-1)=0

    ζ(s)=e^a+bsn∞n=1(1-s/pn)(1-s/1-pn)e^(s/pn+s/1-pn)

    ……”

    “如下”之下的100页内容非常有价值,属于沈奇的学术原创,他在此书中,首度发表完整版的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

    对于数学工作者来说,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长达100页的专业论述,是《数论史》这本书最大的卖点。

    但这个读者群的人数不多,甚至可以说是稀少。

    所以沈奇也没指望《数论史》能大卖热卖,赚不赚钱是小事,出一部数学专著,是一位著名数学家的心愿。

    《数论史》在美国正式发行销售的那天,全美异常平静,没有出现电闪雷鸣龙卷风吸干大海的异像。

    销售数据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来,沈奇保持平常心态,他今年在普大数学系的科研任务完成了一个,出版了一部学术专著。

    系统:“新成就!宿主出版数学专著一部,基础奖励50万点学霸积分,乘以数学主天赋系数2.0,最终奖励100万点学霸积分。”

    学霸积分这种事情靠的是日积月累,沈奇回国领了枚国家勋章,出了本书,把升级物理到10级的学霸积分赚了回来。

    沈奇研究凝聚态物理有一段日子了。

    在物理的学科分类中,凝聚态物理归类为理论物理范畴。

    凝聚态是指固体、液体,以及介于固体和液体之间形态的总称。

    凝聚态物理则是研究凝聚态物质的结构和组成粒子之间相互作用与运动的规律,从而阐明其性能和用途的科学。

    凝聚态物理研究的目标非常广泛,甚至可以说是庞杂,在这个领域中工作的物理学家约占据了全部人数的一半以上。

    凝聚态物质涉及的长度范围从几米到几纳米,涉及的时间范围从几年到几飞秒,涉及的能量范围从几千开到几纳开,涉及的粒子数在10^27~10^21,几乎接近热力学极限。

    说点具体的凝聚态物理应用成果,包括近年来发现的高温超导体、介观系统中的量子运输、光子晶体、c60分子与固体、纳米碳管、巨磁电阻与庞磁电阻等。

    凝聚态物质世界层次的一部分,人类通过肉眼可以直接观察到,而其中许多结构细节必须借助各种显微术来观察,这自然而然的涉及到相关实验。

    沈奇手头没有物理实验的资源,他们数学系最贵重的实验仪器就是高性能计算机,用以验证数据量庞大的数学推测。

    有困难,找师傅。

    沈奇踱步去往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他准备拜访爱德华-威腾。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就在普林斯顿大学隔壁,来到普林斯顿两三年了,沈奇在高等研究所大楼门口的铜像前徘徊过多次,但没有进去过一次。

    这尊铜像是爱因斯坦的半身像,基座上刻着爱因斯坦的名言:“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沈奇盯着爱因斯坦,愣愣发呆自言自语:“我有知识,我不乏想象力,但我没有实验设备,爱因斯坦教授,请你告诉我,你当年是怎样脑补出相对论的?”

    “很简单。”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沈奇回头一瞅:“爱德华,这么巧,我正准备进去找你。”

    来人正是爱德华-威腾,他说到:“物理学家的无上考验在于达到那些普适性的基本规律,再从它演绎出整个宇宙。”

    沈奇看了看爱因斯坦的铜像,对爱德华-威腾笑道:“你说的这是爱因斯坦版的还原论,将复杂还原为简单,再由简单重建复杂。”

    “所以奇,你明白了吗?”威腾问到。

    “嗯,明白了。”沈奇点点头,又问:“爱德华,高等研究所里有凝聚态物理的实验设备吗?”

    “看来你并没有彻底明白,如何演绎出整个宇宙。”威腾招手,示意沈奇跟他进入高等研究所大楼。

    威腾教授具备由简单重建复杂的能力,他演绎出了宇宙,问题是没人给他点赞,因为别人无法理解威腾的宇宙。

    沈奇倒是理解了一部分威腾所设定的宇宙,他怀着敬畏心情,首次迈入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大楼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