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19章 健康最重要
    欧叶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美国医生的诊断跟国内医生差不多,免疫系统失调引发的贫血,慢性临床表现为头晕、乏力,急性临床表现为寒战、高热、呕吐、腹泻、休克。

    医生建议:打针吃药,充分休息,这病只能控制,一时半会儿难以根治。

    “另外我要提醒的是,sex方面不要太过频繁,特别是在欧小姐服药期间,需要克制欲望。”美国医生严肃告诫欧叶和沈奇。

    “谢谢你的诊断和建议。”沈奇谢过医生,带着欧叶离开了医院。

    沈奇和欧叶认识六年,拍拖四年,从中国到美国,从中医到西医,他发现欧叶的病情一直处于所谓的控制阶段,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却也没享受过几天健康舒适的日子,挺可怜的。

    医学是一个极其庞大复杂的学科门类,理、工、文、史、农、医,医学和理学平起平坐。

    普林斯顿为什么从来不设医学?

    正是因为医学太过庞大,建立基础医学与临床技术应用的医学体系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这不符合普林斯顿小而精的研究型大学定位。

    化学+生物=1/2医学?

    这很难划上等号。

    但化学+生物≈药学。

    药学是医学的一部分,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

    绝大多数病患依靠药物治疗疾病,实在是迫不得已了才上手术台。能靠吃药解决问题,谁愿意开刀。

    当然了,不吃药不开刀,健健康康、百病不侵、长生不老,是每个人最盼望的事情。

    沈奇将化学升到6级,现阶段主要是为了辅助凝聚态物理的研究,放眼未来,化学这个学科也许将发挥重要作用,化学是药理专业最基础的课程设置,制药过程是复杂的化学反应过程。

    沈奇正在酝酿的这篇凝聚态物理硕士论文,他命名为《基于球面稳定同伦群的缺陷拓扑学研究》,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个课题。

    凝聚态物理学家通常使用伯格斯回路来定义连续介质和晶体中的缺陷,这个方法太过依赖物理上的直觉。

    数学家采用群论的数学语言、拓扑学的处理手段,来优化凝聚态物理学的基础理论框架,使凝聚态物理学更为精致、精准、精确。

    沈奇正在干的就是这个事情。

    “晶体和液晶的线性奇点,比如位错和向错,必须依靠拓扑学对序参量的可能奇点的分析处理。”

    沈奇在草稿纸上画了很多图案,弯曲晶体中刃型位错的分布,楔形向错,双曲分子的排列,柱状相中的可展开畴……他试图在巨量的基本规律中发现新的奥秘,这是非常复杂的一项工作。

    从简单到复杂,洞察新的普适性规律,回归简单,然后重建复杂。

    重建后的复杂与最初的复杂是云泥之别,沈奇渴望也很好奇得到重建后的复杂。

    咚咚。

    有人敲沈奇办公室的门,随后进来一人,是一位中年白人女性,金色短发,挺胖,她是刚到位行政助理,组织安排给沈奇的。

    “你好,芭芭拉。”沈奇和他的行政助理芭芭拉刚认识几天,正处于相互熟悉的磨合期。

    组织分配给知名教授的行政助理大多是中年女性,行政助理这个岗位的技术要求不高,她们负责教授的订票、报销、安排约见、整理 schedule等日常事务,最重要的职业素养是耐心、细心、礼貌。

    美国主流高校不允许教授指使学生帮他们跑腿打杂,如果学生心甘情愿为教授跑腿打杂,教授一般会支付报酬。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处理,行政助理就是专门干跑腿打杂这事的。

    芭芭拉育有一儿一女,家庭幸福美满,她非常热爱普林斯顿行政助理这个职位,工作不算累,待遇不算低。

    芭芭拉的年龄和沈奇老妈差不多,她办事稳健、巨细无遗:“沈教授,最近几天我收到了多达18份的正式邀请函,以及数不清的电话邀约,你获得菲尔兹奖的热度还在持续,想见你的人很多。”

    “我按照重要度进行了排序,你可以在outlook中选择想要出席的活动,或者约见想要见到的人,我会帮你更新行程表。”

    “另外,你的助教人选需要提上日程,系里下发了一份候选人清单,你可以看看。”

    “好的芭芭拉,有你在我很放心,我会尽快告诉你我未来一段时间的日程计划。”

    沈奇查了查芭芭拉帮他梳理的schedule,这么多俗务,还让不让人专心搞研究了。

    选了几项重要活动,其他的全部推掉,沈奇让芭芭拉去安排相关事宜。

    过了会儿,又来一人,是沈奇的研究生拉尔夫。

    拉尔夫在沈奇的办公桌前坐下,发现桌面上铺满白纸,纸上画有各种各样的图案。

    有些图案拉尔夫从未见过,说不出所以然。

    有些图案拉尔夫十分眼熟,他指着一张纸说到:“这是同伦环的乘积。”

    “是的拉尔夫,你的观察力很敏锐。”

    “沈教授,看上去你在计算球面稳定同伦群,只不过……这个任意大维的同伦类,显的古怪。”拉尔夫的主攻方向是群论,他懂这个。

    “从纯粹数学角度审视,确实古怪,但结合凝聚态物理学的相关理论,它是合理的,至少看上去合理。嗯,我将验证它的合理性,这需要一些时间。”沈奇感到欣慰,跨到凝聚态物理领域,数学系能跟他交流的人不多,拉尔夫算半个。

    “凝聚态物理学?沈教授,你打算离开数学系?”拉尔夫显的吃惊。

    沈奇摇头说到:“不不不,研究凝聚态物理学,不一定非得离开数学系。对了拉尔夫,你找我什么事情?”

    拉尔夫递给沈奇一份资料,说到:“上一节泛函分析课,你留下了一道题目,关于巴拿赫空间上强混合的c0-半群,我已经完成了解答。”

    “这么快?”沈奇有些意外,他接过拉尔夫的作业,快速浏览一遍,推导过程没有明显漏洞,结论完全正确,哟呵,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