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23章 你变了,变的不爱装B了(三更)
    沈奇领取了奥斯特洛夫斯基奖章,以及十万瑞士法郎的奖金。

    a级的奥斯特洛夫斯基奖为沈奇贡献了90万点学霸积分,任务二的进度4/5。

    这是沈奇三年内获得的第九个数学奖项,除了阿贝尔奖、沃尔夫奖等通常只发给老爷子的奖项,其余的主要数学奖项,沈奇拿了个七七八八。

    事实证明,一个千禧难题黎曼猜想,足够沈奇吃一辈子。

    23岁的沈奇还很年轻,他不满足依靠一个黎曼猜想混一辈子。

    但也不可否认破解黎曼猜想的重要意义,以及带来的体系化全新理论支撑。

    在黎曼zeta函数素数分布理论体系的支撑下,沈奇顺理成章的证明了哥猜,证明了这个难倒全世界数学家两百多年的数学难题。

    这就无敌了?

    罕逢对手了?

    数学刷爆了?

    并不是。

    剩下的五个千禧难题,沈奇目前没有对策,搞不定它们。

    除开p对np问题、杨-米方程、n-s方程等跨界难题,纯粹的数学问题霍奇猜想、bsd,沈奇暂时也没有办法搞定。

    霍奇猜想是代数几何问题,bsd是关于丢番图方程的数论问题。

    搞定了黎猜之后,沈奇顺手解决哥猜,但他无法顺手解决bsd。

    路漫漫其修远兮,学无止境,升级的道路还将继续。

    无敌多么寂寞是每个人的终极奋斗目标。

    沈奇现在有点儿寂寞,谈不上超级寂寞。

    颁奖仪式之后的学术交流会上,沈奇和两位朋友亲切交谈:“卡布罗夫斯基教授,萨巴辛教授,我们又见面了。”

    “你的进步太惊人了,一年多前,你是普林斯顿的博士研究生,现在我该称呼你为沈教授。”俄罗斯数学家卡布罗夫斯基,他和沈奇一同领取了本届奥斯特洛夫斯基奖章。

    卡布罗夫斯基的获奖理由是他在数值分析领域做出的贡献,他同时是一位数论专家。

    去年上半年,卡布罗夫斯基领衔的11人评审团赴美,评审通过了沈奇关于黎曼猜想的证明。

    就是从那时起,沈奇一飞冲天,他所获九个数学奖项中的六个,来自于黎曼猜想证明被评审团认可之后的这一年多时间,其中包含了最高荣誉菲尔兹奖。

    沈奇对卡布罗夫斯基心存感激:“卡布罗夫斯基教授,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莫斯科登门拜访。”

    卡布罗夫斯基教授表示欢迎:“你这么年轻,应该来莫斯科玩玩,莫斯科是年轻男人的天堂。”

    “这我可以作证,我去过莫斯科三次,每次都让我流连忘返。相比之下,曼彻斯特无聊透顶。”印度数学家萨巴辛露出男人都懂的微笑,他是曼彻斯特大学的教授,专程从英国过来参加这场学术交流会。

    在一年多前的那场黎曼猜想评审会上,萨巴辛先是刁难沈奇,而后成为沈奇的粉丝,他对沈奇的评价是:一个拥有天才大脑和魔鬼逻辑的人。

    “所以沈教授,你用半年多的时间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确实很了不起。”萨巴辛在arvix上看到了沈奇关于哥猜证明的论文,实际上全世界都看到了这篇公开于一周前的论文。

    “构思了半年,成稿于一周内。”沈奇说到。

    “魔鬼。”萨巴辛怔怔吐出一个单词。

    “叙旧时间结束,接下来请魔鬼先生跟我们讲讲他的证明思路吧。”

    卡布罗夫斯基及其他数学家入座,聆听沈奇关于哥猜证明的报告。

    “相信大家看过我发表在arvix上的论文,八个引理是框架,八个定义是前提,一个方程是核心,四个猜想是成果。”沈奇迅速进入演讲状态。

    “在这里,我只重点论述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过程,其余三个猜想的证明参考哥德巴赫猜想。”

    “八个引理我简单讲一下引理8,前面七个引理都是公认的正确命题,引理8是我自己证明的。”

    “请看屏幕,根据引理7,通过反证法,很直观的证明了如果a是代数数,θ是超越数,那么a与θ的积 aθ必然是超越数,这就是引理8。”

    “接下来我将重点讲述八个定义和一个核心方程。”

    “定义1:f(x)=px+b,令p∈q,b∈z。”

    “定义2:g(x)=1+Γ(x)/x+1+1+Γ(2n-x)/2n-x,令n∈z+。”

    “定义3:令h(x)=cosβ(x)+ sinβ(x)=cosg(x)π+isinf(x)π。”

    “请注意,前三个定义非常重要,如果大家还记得黎曼猜想中的双生匹配法,以及ζ(s)的第二个表达式,那么这前三个定义可以支撑核心方程。”

    “请看核心函数构造方程:cos(1+Γ(x)/x+1+Γ(2n-x)/2n-x)π+isin(px+b)π=-1

    。”

    沈奇一口气说到这里,口渴了,他暂作停顿喝口水,留些时间给在座的数学家们理解他的思路。

    “很明显,求出这个函数构造方程的解,就等同于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1+1问题。”萨巴辛教授说到,其实他已经看过沈奇的论文,知道沈奇求出了方程的解。

    大家就是想听沈奇亲口说出,是的,没错,这个方程的解是……

    “是的,没错。”沈奇喝完矿泉水,神清气爽还想再喝一瓶。

    “大家肯定会问,三个定义看似足够,我为什么要定义八个?”

    沈奇切换到下一页的五个定义,说到:“欧洲是世界足球的中心,大家一定喜欢看足球比赛,最关键的时刻,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进三个球是不保险的,他必须进八个球,葡萄牙才有希望战胜西班牙。”

    呵呵。

    数学家们笑了起来,懂了。

    学术交流会在轻松融洽的氛围中进行。

    沈奇做博士研究生时,即便是普林斯顿的博士研究生,也有人刁难他,欲使他下不了台。

    沈奇拿到九个数学奖项,其中一个是菲尔兹奖,在座的数学家能做的就是聆听,提出客观的意见和问题,友好交流,和谐共处。

    地位和尊重需要靠自己争取,沈奇从容不迫回答各位数学家的问题,会议室外等候着不少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