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归正传,我们回到函数构造方程cos(1+Γ(x)/x+1+Γ(2n-x)/2n-x)π+isin(px+b)π=-1。”

    沈奇的报告进入了收尾阶段:“当n=1时,这个方程的一组解是x=1与(2n-x)=1。”

    “当n=2时,这个方程的一组解是x=2与(2n-x)=2。”

    “当n∈z,?n>2时,根据引理1即威尔逊定理,我们可以明显的得知,这个方程存在一组奇素数对解!”

    “这说明了什么,这意味着什么?”

    沈奇本来挺平静的,言及此处还是莫名的兴奋了起来:“这个结论是建立在代数基本定理上的,也就是说,在n∈z,?n>2时,函数构造方程不仅存在一组而且必须存在一组奇素数对解,哥德巴赫猜想1+1是毫无疑问的真命题!”

    “如果哥德巴赫猜想1+1是是伪命题,那么代数基本定理是不可靠的。如果代数基本定理不可靠,那么……那么我也说不清指引我们五百多年的代数基本定理如果是错误的,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所以哥德巴赫猜想1+1必须是真命题,证毕。”沈奇想想也很可怕,如果代数基本定理是错误的,整个数学界就崩塌了,完蛋了。

    “它必须是真命题。”卡布罗夫斯基教授说到。

    “沈教授,你的证明思路非常巧妙。”萨巴辛教授说到。

    在场的数学家一致认同沈奇关于哥猜1+1的证明,沈奇本次赴欧的学术任务顺利完成。

    当然了,这几十位数学家不能代表整个数学界,最终要以i的意见为准。

    学术交流会结束后,沈奇接受了采访,他说的很简洁,随后消失在媒体的视野中。

    记者们并不满足菲尔兹奖得主说一句话就闪人的局面,他们找到了沈奇教授的朋友,印度数学家萨巴辛,想要挖出更多的料。

    来自英国名校曼大的萨巴辛教授面对记者说到:“是的,沈教授成功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以及相关的其他三个猜想,你们只需要知道这点就足够了。我如何评价他?我曾经说过,中国钥匙拥有天才的大脑和魔鬼的逻辑,是的,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新闻消息很快传了出来:“天才?魔鬼?继黎曼猜想之后,沈奇成功证明哥德巴赫猜想。”

    “谁能阻挡沈奇的步伐,下一个被解决的猜想将是什么?”

    “接受我社采访时,沈奇只说了一句话:不要太过在意那些猜想,体系决定未来,纲领拯救数学。”

    “或许新纲领和数学大一统,才是沈奇的终极目标。”

    “新纲领和数学大一统?我们好像在跟上帝对话,在西方数学文明中,上帝是数学家,他制订纲领,他完成统一。”

    ……

    沈奇是人不是上帝,他和女朋友悄然离开苏黎世,来到了瑞士第三大城市巴塞尔。

    巴塞尔位于瑞士、法国、德国三国交界处,这个城市的历史和瑞士这个国家的历史类似:一部分法国人不愿做法国人,一部分德国人和意大利人同样如此,于是他们成立了瑞士联邦。

    瑞士是永久中立国,这个国家很富裕,这个国家的人民有钱也有时间。

    欧拉不是穷人,他有大量时间研究数学、物理学、天文学、弹道学、建筑学、航海学。

    毫无疑问,对于博学多才的欧拉来说,数学是他的主天赋与最爱,他一生中发表了多达886篇(部)论文和学术专著,其中58%来自数学。

    欧拉用情专一,他非常爱他的太太和13个孩子,他出生于巴塞尔,在这座城市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沈奇和欧叶抵达巴塞尔之后的第一个旅游景点,就是欧拉故居。

    “欧拉,偶像啊。”沈奇在欧拉的塑像前啧啧称奇。

    “嗯,我超喜欢欧拉的。”欧叶的欧不是欧皇的欧,也不是欧阳锋的欧,她自称是欧拉的欧。

    沈奇围绕欧拉塑像不停转圈,口中念念有词:“他停止了计算,他停止了生命。”

    欧叶十指紧扣,她闭上眼睛像是在默哀:“他停止了计算,他停止了生命。”

    夫唱妇随的台词不是无中生有,“他停止了计算,他停止了生命”是欧拉去世时,他的友人发出的痛彻心扉哀嚎。

    据《数论史》记载,1783年9月18日的晚餐后,76岁的欧拉一边喝着茶,一边和小孙女玩耍,突然之间,烟斗从他手中掉落下来。

    欧拉说了一声“我的烟斗”,遂弯腰去捡,结果再也没能站起来。

    他停止了计算,他停止了生命,停止呼吸前,欧拉的遗嘱是:“我死了。”

    “你最欣赏欧拉哪一点?”欧叶问到。

    “他的学术论文和学术专著数量是886,正常人不可能完成这种变态更新量。”沈奇发自内心的服气,甚至有些受挫。

    从高二算起,沈奇从业六年,发表论文数量17篇,学术专著一部,高中生数学科普书籍一部,按照这种更新速度,他一辈子也无法超越欧拉。

    “欧拉,超级勤奋的天才。奇,你要努力哦。”欧叶看到沈奇受打击的样子,莫名有点小刺激。

    “我很羡慕欧拉,学术登顶,妻贤子孝,儿孙满堂,无疾而终,数学史上排名第一的人生大赢家就是他。”沈奇很有感触的说到,数学家修炼到顶级也终将死去,但数学家的传奇永垂不朽。

    旅游度假的欢愉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几天后,沈奇返回普林斯顿。

    媒体报道沈奇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并附沈奇版歌猜论文的网络地址。

    最近一段时间再也没人发表新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arvix恢复了平静,之前发布的大量歌猜论文悄无声息的被作者们撤下。

    对沈奇的歌猜论文进行评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审稿人不好找。

    沈奇是菲奖得主,i找几位普通的数学教授、学者当沈奇的审稿人显然不合适。

    《数学年刊》是普林斯顿自家办的期刊,合作方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数学部。

    法尔廷斯主编邀请高等研究所数学部一位菲奖得主、一位沃尔夫奖得主、一位阿贝尔奖得主,来评审沈奇投递到《数学年刊》的论文《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

    三位老爷子是数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其中阿贝尔将得主凯勒,他比沈奇爷爷的年龄还要大一岁。当今数学界60岁以下的数学家,几乎没人可以镇得住沈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