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半年多写了篇物理论文,沈奇还是得发出去,毕竟是来之不易的劳动成果,更加是一种积极的信号释放:我沈奇正式进军物理界了。

    这种理论性极强的物理论文,没得选了,沈奇只能发去《physical-review-letters》。

    prl是美国物理会主办的国际上最顶级的专业性物理期刊,翻成中文是《物理评论快报》,这是份周刊,目前的if值是7.872。

    关于《基于球面稳定同伦群的缺陷拓扑学研究》这篇论文,威腾提了些宝贵意见。

    沈奇按照威腾的意见进行修订,他征询威腾的意思后,将威腾的名字放在自己名字后面,这篇论文的作者是沈奇、爱德华-威腾。

    沈奇隔三差五的溜达去高等研究所,和威腾聊聊物理,聊聊人生,聊聊浩瀚宇宙星辰大海。

    做威腾的物理学博士研究生比较轻松,威腾也没有硬性指标下达给沈奇,他让沈奇自由发挥,什么沈奇时候想博士毕业了,什么时候提交毕业所需的研究成果。

    威腾能帮助沈奇的是,提供理论指导及其他必要的资源。

    prl一周出一期,刊登最新最酷炫的物理研究成果及相关报道。

    周刊的审稿速度快过年刊、季刊、月刊,prl的幕后组织是美国物理会,他们拥有健全高效的审稿体系。

    沈奇的论文《基于球面稳定同伦群的缺陷拓扑学研究》,很快来到了耶鲁大学物理教授本-艾格斯的手中,他是美国物理会的会员,美国物理学会巴克莱奖获得者。

    艾格斯教授首先是被这篇论文的题目所吸引,而后两位作者的名字让他无比震惊。

    “沈奇、爱德华-威腾,他俩发什么疯?”艾格斯的压力很大,他正准备审核的这篇论文,作者是两位菲尔兹奖得主。

    巴克莱奖是物理界的大奖,艾格斯压力再大也得扛住,他必须有信心,毕竟他是拿过巴克莱奖的专业物理学家。

    审完一遍沈奇和威腾的论文,艾格斯凝眉思索,久久无言。

    再审一遍,艾格斯的表情无比凝重,他看懂了这篇凝聚态物理学的论文。

    “沈奇和威腾基于同伦群,计算出了亚当斯谱序列中的永久循环,老天,我这是给他们通过呢,还是不给通过?”

    艾格斯教授陷入了两难境地,他师从p.w.安德森,是p.w.安德森物理体系的坚定支持者。

    在p.w.安德森所著的经典教材《高级凝聚态物理》中,运用传统的物理方法定义晶体中奇异点或奇异线等缺陷。

    艾格斯给他的学生上凝聚态物理课,传授的就是这种经典物理方法。

    而现在,沈奇、威腾捣鼓出一种基于同伦群的新方法,他俩的用意是,对凝聚态物理学中的传统物理方法进行升级更新。

    “prl编辑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如此特殊的作者,这种敏感的论文,怎么能交给我来评审呢?”艾格斯感觉自己被陷害了,他不愿得罪威腾和沈奇,同样不想背叛老师p.w.安德森。

    霍金先生仙逝之后,当今物理界依然存在四位公认的物理学顶级大牛。

    按照岁数排序是:

    杨振宁,老爷子九十多岁快一百岁了。

    p.w.安德森,他比杨先生小一岁。

    斯蒂芬-温伯格,这位哈佛大学的希金斯教授比p.w.安德森小十岁,也有八十几岁了。

    爱德华-威腾,他不到七十岁,还年轻着呢。

    四位物理大佬的共同属性是,他们全是理论物理学家。

    爱德华-威腾的独特亮点是,他是四人中唯一的一位拿过菲尔兹奖的人。

    其余三位则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p.w.安德森的学生遍布全世界,prl的编辑估计也记不清谁是p.w.安德森的学生。

    总而言之艾格斯教授非常为难,他的恩师p.w.安德森因年岁已高目前行动不便,身体状况堪忧。

    而威腾活蹦乱跳的,他还能在物理界活跃至少十年。

    沈奇?

    这家伙才二十几岁……

    惹不起惹不起。

    仅就《基于球面稳定同伦群的缺陷拓扑学研究》这篇论文而言,艾格斯在学术上并不否认沈奇和威腾的研究成果,这也正是他的为难之处。

    ……

    普林斯顿数学大楼,沈奇的办公室。

    沈奇对于磊大发雷霆:“于磊,你搞什么飞机!刚去加拿大没几天,就把人家黄花闺女给睡了!”

    “小奇哥,你冤枉我了!我没有睡她,我没有睡她!”于磊大呼冤枉,因为激动过度,身体剧烈颤抖。

    沈奇气不打一处来:“小盖伊教授的投诉电话直接打到了我这里,他形容你为‘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作为你的导师,我沈奇丢不起这人,国际影响太恶劣了!”

    “那天我喝多了,没有守住节操,我是被动的啊小奇哥!”

    “于磊你的意思是,她睡了你?我承认你长的帅,长的帅就可以为所欲为?”

    “哎,一言难尽,都是酒精惹的祸。”

    “于磊,不管是真心交往,还是one-night,我无权干涉你的私生活,我曾经也说过,希望你身边能有漂亮女孩子陪伴,学术、社交两不误。但你必须给我记住,兔子不吃窝边草,你绝对不能睡团队中的女孩子,这是最基本的原则。”沈奇敲了敲桌子,稍微息怒了一些。

    于磊信誓旦旦:“记住了,我记住了,我牢牢记在心窝窝里!小奇哥你可千万别赶我出师门!”

    “行了,谁年轻时没冲动过,没犯过错误?这事儿翻篇了,我会跟小盖伊教授解释的。”沈奇不怕学生犯错误,就怕学生不老实,阳奉阴违的欺骗他。

    “谢谢小奇哥。”于磊感动的鼻子一酸,小奇哥对我真好,他护犊子……咦,不过小奇哥提及的基本原则貌似有特例啊,小欧姐是他的同班同学,是他的团队成员……

    “说说你的课题吧,于磊,推进到什么程度了?”沈奇言归正传。

    于磊将一堆资料递到沈奇面前,他显的疲惫却也有成就感。

    这个跨国跨校联合项目是《多复变全纯函数的研究》,沈奇仔细审阅于磊负责的部分,他的怒气全部消了,不管如何,于磊在学术上是十分用心的,这让沈奇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