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29章 谁更迷人
    “于磊,总体来说,你这段时间在学术上的表现还算合格。”

    沈奇认同于磊最近的努力,在这个与维多利亚大学合作的项目中,于磊耗尽了他的全部智慧和数学才华。

    其实沈奇在这个函数论的课题上,并没有给予于磊过多细节上的指导,他只是拉了个框架,指明方向性。

    于磊还是有数学底子的,毕竟他曾是全中国top6之一的奥数国家队队员,在水木大学数学系接受过洗礼。

    于磊出差加拿大的那一周,欠了些风流账,当地的地头蛇盖伊家族之所以没有打断于磊的腿,一是给沈奇面子,二是得罪普林斯顿有风险,三是于磊的确为项目做出了一定贡献。

    此时,沈奇有必要给予于磊更详细的指导,以帮助于磊尽快成材,他指出资料中的一处漏洞:“于磊,在此处你不能轻易断言f1不存在子列在点z=0的正规处,你缺少天衣无缝的严谨论证。我并非全盘否定你现在的论证,只不过是希望你能做的更好。”

    “洗耳恭听。”于磊立即变的严肃认真,进入了全神贯注的学术战斗状态中。

    沈奇随手抽了张白纸,边写边说:“如果存在f1的一个子列,使得{fn}在点0处正规,则必然有一正数,使得ifn(z)i≥对所有的z∈△δ……我简单推演了一下,这里的g是一个非常数亚纯函数。”

    沈奇将白纸调转180度,让于磊看到纸上的式子。

    于磊两眼放光,他发现了比漂亮姑娘更刺激的存在:“你简单推演出的gn(ζ)=fn(zn+pnζ)/pn,略过了蒙泰尔定理,游离于茹利亚方向之外,却更加迷人。”

    法国数学家茹利亚在同胞蒙泰尔的理论基础上提出了茹利亚方向,对于超越整函数或超越亚纯函数,茹利亚方向是复平面c内由原点出发的具有下述性质的半射线j={z|arg z=θ0},这是函数论中的重要理论依据。

    沈奇在草稿纸上随手画了两下,提出了一个新的创意,如果不依靠于茹利亚方向,是否同样能够得到全纯函数的正规族?

    “这是信手拈来的沈奇方向啊……”于磊跟了沈奇近一年的时间,终于从沈奇身上学到一点真本领:“沈氏学派果然博大精深,小奇哥随手抛出点干货,就非常之牛逼!”

    “嗯,你进入状态了,很好,望保持。”沈奇满意于磊的反应,他问到:“数学和姑娘,谁更迷人?”

    “还用问吗?”于磊理所当然的答到,不假思索的给出答案:“当然是姑娘更迷人!”

    沈奇:“所以我白说了?”

    于磊:“数学无法用迷人来形容,它是迷药,是毒药!在姑娘面前,我尚可保持清醒,在数学面前,我难以戒掉毒瘾。”

    “说的这么发自肺腑,你把我感动到了。”沈奇笑道,他给于磊讲了讲他对函数论的理解,以及对这个课题后续研究方向的观点。

    在沈奇的指导下,于磊受益匪浅,在学术上也更加自信。

    另一条战线上,沈奇的另一位学生拉尔夫稳扎稳打。

    拉尔夫性格沉稳,他从没给沈奇捅过篓子,他不喝酒不抽烟不烫头发不撩妹,这么老实本分的美国年轻男子不常见。

    沈奇经常告诫于磊,少泡妹子多读书。

    对待不泡妹子只读书的拉尔夫,沈奇的态度截然不同:“拉尔夫,你需要一位姑娘,你可以尝试交往一位女朋友。”

    因人而异吧,长期不跟异性保持正常的互动关系,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拉尔夫说到:“实际上我曾短暂交往过一位女朋友,不到一周,我们分手了。”

    沈奇问到:“为什么呢?”

    “因为宗教信仰,我拒绝婚前xing行为。”信教爱国的拉尔夫是美国好青年,他很快将话题转移到李超代数上,这是他的课题任务:“沈教授,关于超群的弗罗贝尼乌斯核不可约表示的结果,团队中的耶鲁成员有他们的观点,我们产生了一些分歧,课题进度因此暂缓。”

    “细节,我需要更多的细节。”学生遇到问题,老师解决问题,这是沈奇的职责。

    拉尔夫递给沈奇两份资料,一份代表他的想法,另一份来自耶鲁,《线性李超代数及其超群的研究》这个项目,由普林斯顿、耶鲁联合推进。

    沈奇翻了翻资料,眉头略微皱了皱,说到:“拉尔夫,这个问题有点棘手,你先喝杯咖啡,给我点时间分析一下。”

    “好的。”拉尔夫第一次看见沈奇露出这种表情,心里不免有点紧张。

    看来他也是人,并非无所不能的神……拉尔夫坐在沙发上喝咖啡,他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高斯、欧拉、牛顿、阿基米德四位大数学家的画像,心说,他们也不是神,他们是接近神的人。

    沈奇走到黑板前,思索片刻之后持粉笔开始推演。

    约化李代数的经典理论指出,每个不可约模的投射覆盖有z-过滤。

    李之后的代数学大家是布饶尔、汉弗莱斯、霍尔姆斯和中野重雄,他们先后完善了李代数及lie理论。

    去年和沈奇一同获得菲奖的澳大利亚数学家威廉姆森,他在此领域做出了新的贡献。

    当代中国最出名最权威的代数学大师是席瑞华院士,他在代数群及量子群这个细分领域做到了世界顶尖。

    普林斯顿和耶鲁联合推进的《线性李超代数及其超群的研究》项目,当然不是泛泛而谈的充数之作,它的学术价值极高。

    沈奇通过拉尔夫提交的资料发现,拉尔夫被耶鲁那边怼的不行了,关于超群的弗罗贝尼乌斯核不可约表示的结果,拉尔夫陷入了死局

    拉尔夫纠结于布饶尔型的互反律,但他又不具备汉弗莱斯严谨到变态的逻辑推演能力,霍尔姆斯和中野重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创造力,以及威廉姆森、席院士洞察一切的感知力。

    这个李超代数的课题推进到现阶段,已经超出了沈奇之前圈定的学术论证范围,拉尔夫搞不定了,必须师傅沈奇亲自出手,为拉尔夫指明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