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奇哥,你指导我完成了这篇论文,你的名字应该出现在作者名单中。论文中有菲奖大佬的名字,被收录的可能性接近百分百。”于磊说到。

    “总有一天,菲奖大佬的名字不会出现在你的论文中。”沈奇审完于磊的论文,说到:“这篇论文的质量没问题,唯一需要修改的是几处字眼,这个超越亚纯函数的处理方法不要叫‘沈氏方向’,它算不上一种方向性的理论体系,顶多算是个定理。”

    “那就叫沈氏定理?为了区别沈氏近迫定理,或者称为沈氏超越定理?”

    “根据论文中出现的顺序,叫定理2.1就行了,人名命名的定理由i发布,他们爱怎么叫怎么叫。”

    “明白。”于磊按照沈奇的意思修改了论文,定理2.1加个备注,此定理由沈奇证明。

    不久后拉尔夫的论文也完成了,同样挂上了沈奇的名字。

    于磊、拉尔夫的论文分别投去了四大数学期刊中的两家,《数学年刊》、《美国数学会杂志》。

    《数学年刊》很快审核收录了于磊、麦克-雷纳、沈奇、弗雷德-盖伊等四人联合起草的论文《多复变全纯函数的研究》。

    《美国数学会杂志》那边尚在审稿,暂无消息。

    “我发表四大期刊论文了!哈哈哈,我于磊也有今天!”于磊兴奋的大喊大叫,他在水木大学读了四年本科,这四年中,水木大学只有一位教授在四大数学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

    这学期是于磊在美国读研的第三个学期,他很有感触的说到:“那年我刚读大一,我们水木数院的王教授在ja上发了篇论文,我记得很清楚,那篇论文是关于椭圆曲线的论述,王教授的名字在全院通报表扬。哦,对了,当时他只是王讲师,发了那篇ja论文后,他成为了王教授。”

    沈奇笑道:“你学成回国之后,也是于教授了。”

    “都是托你的福啊,沈老板。”于磊开心的大笑,心存感激。

    沈奇回到教职工宿舍,系统刷出信息:

    “新成就!宿主在《数学年刊》上发表论文一篇,基础奖励5万学霸积分,乘以数学主天赋2.0,乘以该期刊最新if值4.012,最终奖励401200点学霸积分。”

    “数学晋升14级的条件全部满足,宿主可解锁数学14级。”

    论文上有沈奇名字,他就可以收获学霸积分,不管他是以第一作者身份,还是指导者身份。

    终于可以解锁数学14级了,14级在系统中的定义是“几乎无敌了”。

    沈奇拿出1999万9018点学霸积分,将数学升为14级。

    滋滋!

    抖动!

    沈奇如触电般抽搐了一下,这种反应可能代表着功力大增。

    系统刷出新的信息:

    “数学14级,晋升15级的条件为:

    1、6000万/6000万(经验值或学霸积分);

    2、破解霍奇猜想、伯奇-斯温纳顿-戴尔猜想,二选一;

    3、破解p对np问题、杨-米尔斯理论和质量缺口假设、纳维-斯托克斯方程,三选一;

    以上三个条件同时满足,宿主可晋升数学15级。

    4、提出新的数学纲领,或完善现有纲领,最终实现数学理论大一统。

    条件4为非必选项,一旦完成条件4,前三个条件自动忽略,宿主将直接晋升数学15级。”“结余15322809点学霸积分,请宿主确认。”

    晋升数学15级,极具挑战性……沈奇擦了把额头上沁出的冷汗。

    必选条件是,6000万学霸积分,剩下五个千禧难题中破解两个。

    一击必杀的条件是,通过纲领式的操作,完成数学大一统。

    现有的数学体系中,有人钻研数论,有人研究泛函或者几何。

    如果完成了数学理论大一统,以后就没那么复杂了,数学家用一种数学语言可以解释全部的数学问题。

    就如当年的秦始皇,他说,要那么多种货币干嘛,给我统一了,全国通用一种货币;要那么多种文字干嘛,烦死了,给我统一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超难,这是神仙皇帝们干的事情。

    “数学大一统是15级干的事情,统一是省事儿了,可我现在做不到啊。”沈奇早有统一数学理论的宏伟志向,但他知道这绝非朝夕之事。

    五选二的千禧难题,也非省油的灯。

    沈奇曾对媒体说过,他这辈子也破解不了p对np问题。

    “好难搞啊!”沈奇喊了一声,然后换上运动装、跑步鞋。

    “干嘛呢你?”欧叶从卧室中探出脑袋。

    “我出去放松一下。”沈奇一溜烟跑了,下楼跑步。

    欧叶回到卧室,继续和电脑中的老欧视频通话。

    老欧一脸严肃:“沈奇他难搞什么?什么难搞?”

    “课题项目啦。”欧叶解释到。

    “他去哪里放松?”老欧严肃中显的紧张。

    欧叶:“跑步,锻炼,释放压力。”

    老欧存疑:“真的吗?”

    欧叶:“真的,老爸。”

    “小叶子,你是个老实本分的姑娘,一个人在美国,要时刻留个心眼。”老欧隔着太平洋教导女儿。

    “我不是一个人,沈奇陪着我呢。”

    “你……哎,给我把沈奇喊回来,我跟他说几句。”

    “哦。”

    欧叶最听老爸的话,她拨打沈奇的手机号码,客厅中响起沈奇手机的铃声,他没带手机出门。

    室外,沈奇一路狂奔跑到了普林斯顿体育场附近。

    普林斯顿体育场是个美式橄榄球场,是普林斯顿老虎队的主场,常春藤联盟的橄榄球赛在此进行。

    “下场对阵耶鲁,我们一定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

    “耶鲁不算什么,这个赛季最强的是康奈尔。”

    老虎队的两位队员刚刚结束训练离开体育场,边走边聊。

    刷!

    沈奇从他俩身边冲过,带起一股旋风,刮的两位强壮的橄榄球队员睁不开眼。

    “这人是谁?”

    “跑这么快!”

    “我们队的跑锋,也就这种冲刺速度了!”

    “是他!”

    “数学系的沈奇教授!”

    “我们的沈教授!”

    其中一位队员是数学系大二学生,他吃惊的合不拢嘴:“我知道沈教授爱好慢跑,可是……他的冲刺速度为什么这么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