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坐标,但问题是,时间无法求得,地震强度无法求得。”

    这是困扰沈奇的两大难题,时间、地点、强度,这三个指标决定了如何对应可能会到来的地震。

    至于四组坐标是否准确,沈奇也不知道,需要验证。

    四组坐标位于南北太平洋上,和美国、俄罗斯、新西兰三个国家相关。

    这是个秘密,沈奇不敢到处乱讲,否则有可能引发当地居民的恐慌情绪。

    资料显示,美国乌尼马克岛常住居民为39人,俄罗斯尼科尔斯科耶岛常住居民为22人,新西兰坎贝尔岛常住居民为10人。

    虽然乌尼马克岛、尼科尔斯科耶岛、坎贝尔岛三个岛屿上的动物数量远多于人类,但毕竟还是有极其少量的人类在岛上活动,除了原住民亦有一些搞科学勘探的生物学家或地质学家。

    出于科研工作者的良心,沈奇立即给美国地震网、俄罗斯地震网、新西兰地震网发邮件。

    在邮件中,沈奇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我是普林斯顿数学系教授沈奇,经过我的计算,我发现贵国某某坐标处有可能发生地震。

    地震时间,不详。

    地震强度,不详。

    如果贵网近期监测到该坐标位置发生里氏2.0级以上的地震,请立即与我联系,谢谢。

    于此同时,沈奇梳理出一版简要的论文,题为《新型地震模型的研究》。

    在这篇科普性质的论文中,沈奇用简明的语言描述了地震原理,并附他推导出的核心数学式子。

    至于这个式子的具体推演、计算过程,略去。

    基于数学模型的计算机编程内容,一概不谈。

    在此文中,沈奇只讲地震数学物理模型的理论原理,看不到任何一个具体的经纬度坐标。

    什么北太平洋、南太平洋,乌尼马克岛、坎贝尔岛,那是绝对不提的。

    地震模型的科研成果屡见不鲜,沈奇并非首位发布地震模型研究成果的人。

    世界上著名的地震模型有古登堡-里克特模型,布里奇-诺波夫模型,等等。

    模型摆在这里,谁爱预测谁去预测。

    反正我老沈不在公开场合预测地震。

    沈奇将科普版的《新型地震模型的研究》论文挂在arvix上,长吁一口气,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沈奇在美国的知名度较高,美国地震网第一时间回复了沈奇:

    “沈教授,你发来的邮件已收到。”

    就这么一句话,看不出美国地震网是什么态度。

    稍后俄罗斯地震网回复沈奇,战斗民族的态度比较直接:

    “我们俄罗斯地震网有数千人从事地震研究、预测、监测,感谢你的提醒,但我们相信自己的团队,谢谢。”

    国土面积最小的新西兰是最后回复沈奇的,新西兰地震网甚至暗讽了沈奇:

    “我网养的猫,于不久前做出了更精准的预测。不管如何,还是感谢沈教授的提醒。”

    嘿,好你个新西兰,居然讽刺我……沈奇还是有些不爽的,甭管他预测的是否准确,他的出发点出于好心。

    理论总是走在应用前面,未加验证的理论并且和自然灾害相关,谁敢轻易相信?

    一旦国家层面发布自然灾害预警,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你,哎,果然还是做了。”欧叶惴惴不安,她在arvix上看到了沈奇的论文《新型地震模型的研究》。

    沈奇解释到:“这只是纯粹的理论研究,人类从19世纪就开始系统化的建立地震模型,很常规的工作了。咱们的老祖宗张衡,他那个时代是汉朝,他有被汉朝政府抓起来吗?没有吧。张衡活了六十几岁,他在古代属于高寿人群,并没有引起人神共愤。”

    欧叶还是不放心:“奇,我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沈奇挂在arvix上的是常规性的地震模型理论研究论文,这引起了科学界的一些关注。

    这篇论文挂在arvix上的物理版块,这是沈奇所公开的第二篇物理论文。

    第一篇物理论文是关于凝聚态物理的研究,已发表在prl上。

    数学界、物理界更多是在谈论沈奇跨界跨的风生水起,并没有太多人真正关注沈奇的常规性地震模型论文。

    全球范围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沈奇预测了具体的坐标位置,这些位置有可能发生地震。

    沈奇每天都在关注美国、俄罗斯、新西兰三国的新闻报道。

    美国地震网、俄罗斯地震网、新西兰地震网并未发布乌尼马克岛、尼科尔斯科耶岛、坎贝尔岛等海域的地震或海啸预警信息。

    一个月过去了,世界太平。

    生活重归平静,欧叶渐渐忘记沈奇的异想天开,这是她赴普林斯顿读博的第二个学期,她忙碌了起来,手头有个课题项目。

    周雨安对沈奇所提出的新型地震模型倒是很感兴趣,这涉及到一些偏微分方程的处理,是周雨安擅长的领域。

    “你是不是哪里算错了?”周雨安问到,他在沈奇的办公室喝咖啡。

    沈奇一边操作鼠标浏览新闻,一边说到:“算错也属正常,我也希望我算错了,世界和平,没有灾难,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局面。”

    话语刚落,国际地震中心在其官网上发布一条最新消息:

    “格林尼治时间今日下午17时32分左右,新西兰发生里氏5.5级地震,震中位于坎贝尔岛南部188公里的海域(南纬56度34分,东经168度05分),震源深度33公里。”

    “这……新西兰地震了……”沈奇没想到这个消息来的如此突然。

    “这……沈大仙,你……”周雨安怀着复杂心情来到沈奇身边,共同关注国际地震中心发布的最新消息。

    一个凡人能预测到地震,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里氏5.5级地震,这意味着灾难,必然对一个国家造成伤害。

    “还好,震中位于太平洋海底,距新西兰的坎贝尔岛接近200公里,这个岛上只有10位常住居民,他们应该是安全的,就算海啸来袭,他们也有时间提前做好准备。”沈奇之前发给新西兰地震网的两组坐标是【南纬55度,东经167度】、【南纬55度,西经167度】。

    国际地震中心刚刚发布的新西兰地震坐标是【南纬56度34分,东经168度05分】。

    这和沈奇之前预测的坐标,在经纬度上偏差了1度,误差距离接近100公里。

    周雨安嗖嗖冒冷汗:“地球上的100公里,在地球仪上只有大约0.15毫米,沈奇你的预测精度已算很高了,你,你,你特么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