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我去宾大喝了杯咖啡,和他们聊了聊学术问题,仅此而已。不用担心,我们是安全的。”沈奇若无其事的说到。

    接下来一段时间,沈奇该干嘛干嘛,在数学方面指导他的两位研究生,在物理方面继续研究他的地震学模型。

    让沈奇头疼的是,他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不管沈奇去到哪里,他总能觉察到周围存在一个或几个可疑的陌生人。

    这些陌生人或是散步,或是坐在石凳上,手中常备之物是一杯咖啡、一份报纸或一本杂志,但他们的注意力并不在咖啡、报纸和杂志上。

    傻强说过,一个人如果不专心,那他一定是条子。

    沈奇心中有数,这些不专心的可疑陌生人幕后的组织,比美国警局更有势力。

    今天跑步的时候,沈奇再次发现了那些可疑人物中的一个。

    这位三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坐在数学大楼门口的草坪上,翻阅一本《科学》。

    当沈奇第三次跑过数学大楼时,这名男子依然坐在草坪上。

    沈奇走到男子身边坐下,说到:“老兄,你每天都在看这本《科学》,这期并不是最新的。”

    男子手中的这期《科学》上,刊登了沈奇接受采访的那篇文章。

    在此文中,沈奇表示“地震不可预报”是伪命题,没有足够的理论支撑。

    男子笑了笑,说到:“但这期《科学》特别精彩,值得我每天读一遍,其中我最喜欢的文章,是沈奇教授接受采访的这篇,他认为地震是可被预测的。”

    沈奇伸出右手作握手状:“你好,我就是沈奇。”

    男子友好的跟沈奇握手:“你好,沈教授,我是哈里-曼森。”

    哈里-曼森?鬼知道是不是你的真实姓名。

    沈奇盯着哈里-曼森说到:“你当过兵。”

    “嗯哼。”哈里-曼森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美国国防部的外勤,基本上都有服役经历。”沈奇说出了他的理由。

    “观察力敏锐的沈教授既然猜到了我的身份,那希望我们能友好相处。”哈里-曼森并不否认他的身份,他的行为已不属于悄悄咪咪的跟踪。

    沈奇本着良好的沟通意愿,提出了自己的诉求:“前几天我跟你们说过,我不会预言再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如果出于人力不可抗拒的因素,我必须要进行预测,并且预测结果和美国相关,那我会优先通知美国国防部而不是美国地震网。”

    “你看,哈里,我已经做出了巨大让步,请不要继续监视我好吗?这里是普林斯顿大学,不是战场,不存在政治斗争,我希望普林斯顿依旧纯净,这可是你们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研究型大学。”沈奇显的痛心疾首。

    “沈教授,我们是在保护你,这是我们的责任。”哈里-曼森严肃认真的说到。

    沈奇摊手说到:“我遵纪守法,人见人爱,并不需要所谓的保护。”

    “不,沈教授,你需要美国的保护,你处于危险中。”哈里-曼森看上去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要见你们的部长。”沈奇不高兴了,你们美国保护着全世界,可全世界天天都在打仗,你们就是最大的危险制造源。

    “有机会的,沈教授。如果乌尼马克岛和尼科尔斯科耶岛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发生了地震,我们对你的保护等级将提升为最高。”哈里-曼森挺强势的,我们就是要强行保护你。

    “靠。”沈奇忍不住爆了句中文粗口,遂起身跑掉。

    在美国的领土上,能有什么办法?

    沈奇告诫自己,在美国的领土上,今后一定要慎言。

    乌尼马克岛和尼科尔斯科耶岛的上岛民,撤离他们的家乡故土有一段日子了。

    位于北太平洋的这两个岛屿及附近海域并未发生地震,国际地震中心、美国地震网、俄罗斯地震网连微震也没监测到。

    越平静,越纠结。

    正如俄罗斯的一个寓言故事,一位俄国老父亲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儿,有一天,他们家附近忽然驻扎了一支军队,老父亲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头发一把把的掉落。

    几个月之后,老父亲的女儿怀孕了。

    老父亲结束了煎熬:“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美、俄罗两国对于乌尼马克岛和尼科尔斯科耶岛的地震监测工作,依旧不敢放松戒备。

    美国国防部对于沈奇的保护,仍在继续。

    沈奇提出的新型地震模型,引起了国际地震界的高度关注。

    美国地震学研究联合会(iris)由美国100多所大学联合创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华盛顿。

    iris一年一度的学术例会照常举行,沈奇和普林斯顿其他地震学家应邀前往华盛顿,参加iris地震学术会议。

    在会议大厅,沈奇见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地震学家威灵顿教授。

    作为“地震不可预报理论”的坚定支持者,威灵顿教授曾抨击沈奇,认为沈奇的新型地震模型不靠谱,能猜中一次地震靠的是运气。

    再然后,沈奇预测的第二个地震点发生里氏7.0级地震。

    “那么沈教授,请跟我们具体讲讲你的新型地震模型吧。”威灵顿教授的态度剧变,一个人能在短期内,在大致地理范围内预测到两次地震,此人必然身怀绝技。

    “好的。”沈奇手持翻页笔,开始讲解他的ppt:“首先,我们必须给地震定量,定量地震学才是有意义的地震学。”

    “我所提出的这个新型地震模型,实际上还是个半成品,它需要进一步完善,需要完善的部分中的60%是物理学问题,剩下的是数学问题。”

    “流体力学,非线性动力学,常微分和偏微分方程,湍流,混沌学……需要综合创新的科目实在太多。”沈奇望向台下,全美知名的地震学家、地球固体物理学家基本上都来了。

    能参加iris而非美国数学会组织的学术会议并做特邀报告,沈奇是欣慰的,这说明他在物理学、地震学上的研究,得到了物理界、地震界同仁的认可。

    靠,哈里-曼森,他们也跟来了,真是阴魂不散……沈奇敏锐发现了蹲点在会议大厅角落的哈里-曼森等人。

    沈奇赴美的初心是从事单纯的学术研究,他不愿跟美国政府和军方纠缠在一起。

    然而还是那句话,这是美国的领土,美国政府、军方有话事权。

    “借此报告会,请允许我说几句题外话,我特别反对bbc的某些言论,我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科学家的终极目标是造福人类,而不是引起人类的恐慌。什么北纬45度线,什么米兰、萨格勒布、波特兰等大城市如果发生地震……纯属无稽之谈!”沈奇怒斥bbc不负责的言论,他显的十分气愤。

    台下众人被沈奇的气势震慑住了,无人言语,他们均在体会沈奇的观点:科学家的终极目标是造福人类,而不是引起人类的恐慌。

    沈奇的上半场报告结束,休会30分钟,然后沈奇将继续他的下半场报告。

    休会时间,沈奇跟威灵顿等专家学者热烈交谈,原本势不两立的“地震可预报派”和“地震不可预报派”相互包容理解,大家拥有同一个目标:造福人类。

    就在这时,会议大厅内外响起急促的广播:“iris、美国地震网、国际地震中心于刚刚同时监测到,波特兰西部约147公里处的海域发生里氏7.2级地震,震源深度30公里,地震引发的强烈海啸,有可能袭击波特兰港口!”

    “老天,我的家乡就是波特兰!”威灵顿教授抱头大喊,显的十分紧张,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沈奇:“你……沈教授,又是你……”

    哈里-曼森等美国国防部的外勤跳了起来,波特兰是美国西海岸重要城市,波特兰大都会区的人口有几百万,其重要性远胜北太平洋上的一个无名岛屿。

    “这……”沈奇震惊了,他赶紧解释:“这是自然现象,不关我的事,绝对不关我的事!我从来没有预测过,波特兰附近会发生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