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博士学位是个成就,沈奇获得了50万点学霸积分,他将《论复杂性》这篇论文投去了《物理评论快报》,刷一刷自己在物理界的声望。

    好事成双。

    中国方面传来一条消息,令沈奇激动不已。

    燕大数院向沈奇发来聘书,欲聘请沈奇为燕大数院客座教授。

    燕大数院历史上只聘请过六位客座教授,目前在世的有两人,邱成桐、格里菲斯。

    邱先生是菲奖得主,格里菲斯是沃尔夫奖得主,两人皆是数学界大佬级的人物。

    燕大的客座教授即人们通常所说的讲座教授,为了区别燕大数院在任的11位长江讲座教授,故名客座教授。

    客座教授是无比尊贵的头衔和荣誉,只有在某个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大牛,才有资格被燕大数院这种国内顶级科研机构聘请为客座教授。

    在燕大数院的历史上,比六位客座教授地位更高的只有两人:陈省身、樊土畿。

    陈先生的光辉历史无须赘述,樊先生出身燕大数学系,跟苏步青、华罗庚是一代人,他是中国现代数学的奠基人之一。

    陈先生、樊先生是燕大的名誉教授,两位卓越的数学家虽已离开我们,但他们的名字永远镌刻在燕大及全体中国数学人心中。

    邱成桐当了几年燕大客座教授后早已卸任,他现在的身份是哈佛大学终身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博文讲座教授兼数学科学研究所所长,水木大学邱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

    p.格里菲斯,这位老爷子就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里,沈奇经常遇见他。

    燕大的客座教授相当于名誉头衔,没有硬性的科研任务和教学任务,每年有1到2个月在燕大做做讲座,指导指导数学杰出青年,是客座教授的工作任务。

    你可以理解客座教授是兼职性质,或许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兼职之一。

    p.格里菲斯担任燕大数院客座教授的任期已满,他没有跟燕大续约,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了。

    燕大数院需要聘请一位成就耀眼、名冠全球、正当年的新客座教授,菲尔兹奖得主沈奇出身燕大数院,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沈奇欣然接受母校燕大的客座教授聘书,不日将回国接受正式任命。

    今夜沈奇心情大好,恰逢晴夜,他开车带着欧叶来到普林斯顿以南5公里的荒山野岭,夜观星象。

    381毫米的施密特-卡塞格林式天文望远镜体积很大,要玩这种设备,你必须拥有一辆大型汽车,因为最佳的天文观测地点通常在野外,野外的光污染程度较轻。

    路灯、户外广告牌、写字楼和私人住宅都会产生光污染,这是天文学家及天文爱好者最痛恨的事情之一。

    普林斯顿大学已算环境清幽的世外桃源,但到了夜晚,学生宿舍及图书馆的灯光依旧长明。

    普林斯顿以南5公里的荒山野岭对沈奇来说是最佳的观星地点,他之前独自来过几次,今夜是第一次带欧叶来。

    一直到今年7月之前,沈奇从未玩过天文望远镜,他花了数周时间研究381毫米施密特-卡塞格林式天文望远镜的说明书,实操了几个月,现在玩的666。

    沈奇的天文望远镜价值3万美金,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这已算高端货。

    想玩的再高端点儿得去天文台,那里有更先进的天文观测设备。

    2000美金以上的天文望远镜一般附带赤道装置和定位装置,通过计算机导星系统,天文望远镜能自动锁定观察者所想观测的天体。

    也许你根本分不清哪颗是天狼星,哪颗是南河三,没关系,高级天文望远镜会帮你找到夜空中最亮的星。

    “来,小叶子,你的眼睛对着目镜,ok,很好,保持这个姿势,接下来你将看到最震撼的画面。”沈奇手把手教欧叶看星星的正确姿势。

    “小叶子,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哇喔,酷!”

    “我来帮你描述一下,你眼中所见的这颗行星隐藏在一片浓密的二氧化碳大气下,其中还夹杂着硫酸雨,那里的地表如此滚烫,熔点328度的铅瞬间化为液态。何为地狱,此乃地狱,是的,小叶子,你正在观测的这颗星星是我们的邻居---金星。”

    “哇喔,酷!”欧叶只会喊这一句了。

    沈奇调整一下赤道装置,指导欧叶继续看星星。

    “我们看远一点,离开太阳系,进入银河系。小叶子,你是否看到了两颗明亮的小球靠的很近?”

    “对啊!”

    “它们是两颗恒星,它们组成了双星系统,在强大的引力作用下,双星跳起了华尔兹,每秒都有数百万吨的气态恒星物质在两颗恒星之间流动,这场拉锯战会以其中一颗恒星的爆炸毁灭而宣告终结,这场大爆炸将在瞬间使附近所有行星化为焦土。是的,小叶子,你正在观测的两颗恒星,就是天琴β。”

    “好可怕……”

    “实际上宇宙中的大多数恒星都按照双星或者聚星模型在运动,太阳如此孤单,它是宇宙中为数不多的单恒星,屈指可数的单身狗。”

    “我的理解是,如果单身狗太阳,身边有了伴侣,我们地球就完蛋了?”

    “据我推测,是的。”

    “超级可怕……还是单身狗好……”

    “小叶子,你还记得庞加莱的三体模型吗?”

    “嗯,本科学过,拓扑学,好难的。”

    “死啃教科书,当然很难理解。出来看星星,难题迎刃而解。来,我教你庞加莱的三体模型。”

    “唔……这是野外!”

    “那我们去车里。”

    七座的奔驰gls放倒后排座椅,打开全景天窗,躺在车里的沈奇、欧叶用另一种方式看星星。

    “小叶子你看,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恒星是天狼星,它的星等为-1,只要离开污染严重的大城市,人类通过肉眼很容易能锁定天狼星。”沈奇一手搂着欧叶,一手指向璀璨星空。

    “好想就这么,一直看下去,好美。”

    “那就一直这么看下去。”

    “可是奇,你明天就要走了。”

    “不管中国还是美国,我们看到的星星是一样的。”

    “嗯,研究星星,总比研究地震好……”

    两人在星空之下缠绵,天亮之后沈奇离开普林斯顿前往纽约机场,他乘坐飞往中国首都的航班,即将出任一个重要的兼职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