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奇在留言簿上留下寄语:宁静致远。

    吴主任深有感触:“宁静致远,做学问的人唯有耐得住寂寞,方能有所作为,实现远大抱负。”

    “好字,好寓意。”邝董称赞到。

    做生意的人讲礼数,邝董拿出一份聘书,欲以年薪200万软妹币的酬劳聘请沈奇担任晨兴数学中心学术研究高级顾问一职,这份年薪略高于沈奇在普林斯顿当教授的工资。

    “无功不受禄,受之有愧。”沈奇认为这不妥,值得商榷。

    “沈教授,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大数学家向来视钱财如粪土,但我真的是一片诚心啊,我们中心非常渴望得到你的指导。”邝董拽着沈奇的手,掏心窝子的说到,看不出丝毫做作。

    “还是不妥,还是不妥。”沈奇连连摆手,他刚刚被聘为燕大客座教授,现在香港老板又以高新请他做顾问,名利双收颇为丰盛,容易招人说闲话。

    “沈教授,这份酬劳是按国际标准设定的,邱教授在我们中心享受同等待遇,如果沈教授觉得不妥,那么……哎。”邝董叹气,面露难色,好委屈的样子。

    邱成桐先生叱咤数学界几十年,担任的职位、挂名的头衔十几个,其中一个身份是晨兴数学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

    很不巧,沈奇这次回首都没有碰到邱先生,邱先生在香港开讲座。

    “哦,这样啊。”沈奇从邝董口中了解到,邱先生已经享受了晨兴数学中心的国际标准待遇。

    “你看,你和邱先生都是菲尔兹奖得主,希望沈教授能给我们一个机会。”邝董见沈奇的态度有所松动,赶紧趁热打铁。

    年纪并不大的邝董很会做人,说话又好听,他能把家族生意越做越大,必有过人之处。

    盛情难却,沈奇只好接受了这份年薪200万的顾问工作,但他提了个条件,最多只给晨兴数学中心当两年顾问。

    两年就两年,邝董笑逐颜开,皆大欢喜。

    接下来是沈奇的讲学时间,学术报告厅坐了二十几人,年龄最大的是吴主任,他五十多岁,其余皆是四十岁以下的年轻数学研究员。

    邝董是个生意人,他听不懂真正的数学讲座,安排好一切之后,邝董这便离去,谈他的大买卖去了。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全世界挖人,专挖名震江湖的老爷子,普高所更像是老干部研究所、元老院、长老会这般的存在。

    晨兴数学中心效仿普高所的独立学术研究模式,但在用人上大胆启用新人,中心的办学理念是:“我培养,我创造,我为自己代言。”

    沈奇非常认同晨兴数学中心扎根本土、培养国产青年数学工作者的理念,引入外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国际上的大牌外援也请不来。

    沈奇、邱成桐是中心聘请的挂名专家,不用朝九晚五的坐班。

    真要他俩全职在晨兴数学中心做研究,两位菲奖得主肯定不干。

    从1996年中心成立起,晨兴数学中心每年挑选六至九个重要的研究专题进行攻克,它们一般是国际数学界比较热门、比较有潜力的研究方向。

    领人薪水,当人顾问,帮人家解决技术难题,沈奇提出建议:“吴主任,各位同仁,这次我回国时间有限,套路化的讲课我看就免了吧,那是讲给本科生和研究生听的,要不咱们直接解决中心面临的实际问题?”

    这个沈教授,真够高效的……吴主任和诸位年轻研究员一商量,行,就这么办,请沈教授帮我们解决困难。

    “小陶,先讲讲你的研究专题。”吴主任吩咐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

    “好。”小陶穿着格子衬衣,其貌不扬的他毕业于复旦数学系,数学博士。

    小陶手持翻页笔,讲解他的ppt:“沈教授,你的时间宝贵,我长话短说,我的这个专题通过组合反演技巧和级数重组的方法,目的是求得两个基本超几何级数的变换公式,这是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徐利治先生和古尔德先生联合发表的古尔德-徐反演公式,也就是这个式子……”

    虽然小陶讲述的略枯燥,但沈奇还是礼貌认真的聆听,审视小陶的ppt。

    这是个无穷级数的课题,小陶在我国著名数学家徐利治的经典理论上加以创新,取得了一定的研究进展,也遇到了一些难以攻克的障碍。

    此专题从去年跨到今年尚未完结,小陶着急,吴主任发愁,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邱先生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邱先生擅长的领域是微分几何与偏微分方程,他的代表作品是29岁时发表的论文《微分几何中偏微分方程的作用》。

    此文发表之后的第四年,当时33岁的邱先生荣获菲尔兹奖。

    即便是在数学内部也有隔行如隔山之说,21世纪的今天很难涌现样样精通的全能型数学家,邱先生他搞不定小陶的这个无穷级数专题。

    “……所以,我们的难点是,无法证明这种极限情况及特殊情况的罗杰斯-拉马努金恒等式。”

    小陶有些焦虑,虽然中心对他们这些研究员没有下达硬性的科研指标,然而研究数学的人谁不想出点喜人的小成绩呢?

    沈奇站了起来,走到黑板前:“陶工,你先坐下,不要心急,莫要慌张,这个课题虽难,却也有一种特殊技巧可利用,即第二类互反序列关系。”

    小陶大眼瞪小眼,吴主任陷入沉思,其他人面面相觑。

    学术报告厅笼罩在一股尴尬气氛中,吴主任和他的研究员们欲言又止,最终小陶壮着胆子问到:“孤陋寡闻的我能熟练运用第一类互反序列关系,可是沈教授,你所提及的第二类互反序列关系,记录在哪本文献或哪篇论文中?我从来不知道还有第二类关系啊。”

    “其实吧,我也是借题发挥,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我尝试证明第二类互反序列关系,在我的证明过程中如果出现错误,请大家随时提出。”沈奇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扑通!

    研究员们晕倒一地。

    顽强的爬了起来,吴主任和研究员们静静观看沈奇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