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351章 有想法
    “创造困难,创造困难……咋创造呢?”吴主任抓耳挠腮,他习惯按部就班循序渐进,让他临时创造一个困难,创造不出来。

    “吴主任,咱们中心主攻拓扑学的研究员有好几个,梁工擅长代数拓扑学,魏工在几何拓扑学上颇有心得,秦工研究的拓扑线性空间被划分到泛函分析,但秦工同样具备深厚的拓扑学功底。”沈奇这几天接触到了中心全部的研究员,他记住了每一位研究员的学术特点和性格特征。

    “拓扑学中的同调论、同伦论也是我的研究方向之一。”吴主任说到。

    “既然如此,那我帮吴主任创造困难吧。”沈奇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1、标准球面s

    2、欧氏空间r

    3、双曲空间h^3

    4、sxs

    5、hxs

    6、特殊线性群的万有覆盖上的左不变黎曼度量

    7、幂零几何

    8、可解几何

    写完这八行,沈奇拍拍手上的粉笔灰。

    吴主任非常熟悉黑板上的内容:“这是瑟斯顿几何化猜想的八个标准模型,佩雷尔曼在2003年证明了这个猜想,而庞加莱猜想是其中一个特例,所以佩雷尔曼证明了庞加莱猜想。”

    沈奇看上去有想法:“没错,但咱们即将开展的工作,和瑟斯顿、佩雷尔曼、庞加莱均有所区别,我们借用前辈的成功经验,我们加以创新。”

    “所以……”吴主任有些疑惑。

    “所以吴主任,集中咱们中心全部的拓扑学力量,对这八个模型进行衍生推导,推导方向应往代数上闭链的子空间上面靠。”沈奇给出了方向性的建议。

    在数学界打拼了三十年,经验丰富的吴主任一个激灵,他的手在发抖:“沈教授的意图,难道是……最难的那个数学难题?”

    沈奇点点头说到:“霍奇猜想被数学家们认为是七个千禧难题中最难的一个,既然霍奇猜想连接了代数几何、拓扑、数学分析,那么我们可不可以逆推,代数几何、拓扑、数学分析等三个方向三箭齐发,逆向推导证明霍奇猜想?我在普林斯顿的两个博士生正在从事代数几何方面的研究,吴主任,你愿意接受拓扑版块的任务吗?”

    “当然!”吴主任兴奋的直哆嗦,他问到:“瑟斯顿几何化猜想八个标准模型的代数上闭链的子空间的衍生推导,这个新课题申报973也没问题啊!那么沈教授,你会跟我们一起战斗吧?”

    “未来一两年我呆在国内的时间不会很多,一年也就回国一两个月吧,如果中心需要我,我愿意提供技术支持。”沈奇表明了他的态度。

    吴主任当机立断:“好,就这么定了,你就是这个新课题的学术带头人,我当你的副手,我们中心擅长拓扑学的研究员们,全都供你调遣。”

    沈奇:“有机会的话,中心可派遣一位研究员来普林斯顿访问交流,我负责在普林斯顿那边接应,趁我在普林斯顿还有点权利,能帮一个算一个吧。”

    吴主任双手紧握沈奇的手,特别的感动:“沈教授,我代表晨兴数学中心、代表我们的年轻研究员、代表中国数学人感谢你,你是真心为中国数学操心,为中国数学培养后来人!我们中心挂名的大牛有不少,真正为我们办实事的只有沈教授你一位!你的年纪虽轻,但胸中有乾坤。”

    全中国每年赴普林斯顿数学系交流访问的名额非常稀少,晨兴数学中心可以提申请,关键是普林斯顿那边得有教授级别的人物愿意接收访问学员。

    沈奇在晨兴数学中心呆了几天,为中心办了几件大事、实事,赢得了中心全体数学工作者的敬佩与尊重。

    沈奇也有收获,钱不钱的是小事,他在无意中为霍奇猜想拼上了第二块版图。

    数学14级升15级的条件之一,是解决霍奇猜想、bsd这两个千禧难题中的至少一个。

    沈奇在几个月之前和于磊、拉尔夫一同设计博士课题时,拼上了第一块版图,代数几何是霍奇猜想中最重要的一个版块,霍奇猜想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代数几何超级难题。

    于磊、拉尔夫的博士课题和代数几何相关,由沈奇亲自动手完成框架设计。

    “霍奇猜想的证明还差最后一块版图,数学分析。”

    沈奇回到了燕大,作为燕大数院客座教授,他又开了一场讲座,面向全校学生。

    燕大数院的消息很灵通,他们很快得知了沈奇对晨兴数学中心的偏爱。

    沈奇读本科时的数分老师,现任燕大数院数学分析教研室主任的鲁国珍请沈奇喝茶。

    喝着聊着,鲁国珍说到:“晨兴数学中心是很有背景的,他们的资金来源由香港大老板提供,另一个大靠山是科学院数学研究所。说简单点,香港老板负责经费,科学院负责学术上的庇护,我非常看好晨兴数学中心未来的发展,特别是沈奇你当了他们的高级顾问之后。”

    沈奇敲了敲桌子:“喂喂,鲁主任,我咋觉得你话中有话呢?你变了,变的爱挖苦我了。”

    鲁国珍:“沈奇你也变了,变的不爱燕大了。”

    沈奇:“我不就是帮晨兴数学中心解决了几个数学问题吗,顺便帮他们开了个新课题。晨兴数学中心的高级顾问,对我来说就是个兼职。燕大的工作才是我的本职,本末不会倒置。”

    鲁国珍问到:“那普林斯顿呢?”

    沈奇喝口茶说到:“普林斯顿就是混个学术背景和资历啦,常规操作。”

    鲁国珍笑骂:“臭小子,有种你回到普林斯顿也这么讲。”

    “鲁主任,咱不扯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了,咱说点干货,你手下搞数学分析的骨干有多少人?”沈奇正色问到,准备谈正事了。

    鲁国珍得意洋洋:“那太多了数不清,数院的半壁江山都是我的。”

    沈奇才不相信:“你就吹吧!孙主任第一个不服。”

    鲁国珍老不高兴了:“沈奇你就是偏心,老孙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永远比我高。喂,服务员,这什么茶?太苦了,麻烦焕壶新茶!”

    “别换了服务员,这茶挺不错。”沈奇笑着对服务员摆摆手,随即对鲁国珍说到:“鲁主任,霍奇猜想的数学分析方法,有没有兴趣合作?”

    噗!

    鲁国珍一口茶水喷的满地都是,他擦了擦嘴唇上残留的茶叶,惊讶的盯着沈奇:“你……你终究要对霍奇猜想动手了?”